闲云旧事 壹

cp瑜亮

早些年公瑾小疾时,不肯去看西医,往往是派我去药房按不知从那搜来的野方子抓药,买回大包小包的草药,放入小砂锅里煎上半日,丝丝缕缕的药味从罅隙间飘出,黏在房子里的每一寸每一角,久而久之,便永远地留了下来。
家里人习以为常,但倘若有客人到访,就比较麻烦。上个月的某日,有文化局的一位姓路的先生上门谈事,他站在门口时笑容满面,进门后轻轻一呼吸,苦涩的药味漫入鼻腔,脸色立即变了,但不好捏住鼻子,只能皱着眉头,问道:“您家有病人?”
“是,味比较大,不好意思。”我十分抱歉,赶忙将窗户打开得更大些,窗帘拉得更开些,再讲电扇拧到最大档。
“您别忙,我不介意的。”电扇呼呼地转动,屋内的空气似乎清新了些,客人...

闲云旧事


*周瑜×诸葛亮
*亮哥的第一人称
*别看啦,是坑,现在走还来得及

楔子

关于自传,我向来是不大写的,仅偶尔受他人之托写几页序。一是我平生从未有过大灾大难,日常小事不值得供诸位花费时间阅读,二是常忙于工作,除了不写不快的故事外,竟再无余力兼顾其他,三是怕有甚么不妥当之处,无意中误人子弟,实在是罪过。
这几年,公瑾的病复发频繁,从初夏住院至今,仍需时刻有人在近旁照看,考虑种种,我于四月辞去工作,同他住在病房内,一心陪护他。
前段时间,公瑾每夜发病疼痛难忍,我衣不解带地守着他,日夜操劳,因此《蜀中一日》暂时停载,万望诸位谅解。
这几日,他病情稍微稳定,我得了空,饭后正坐在桌前读书,他倚着床背吃...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