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猛兽

*张楚

*妖怪paro

*挑战北京卷:绿水青山图

 

 

张新杰望着将雨不雨的天,反手从背后箭筒中取下一支箭,搭弓,拉满,放箭。利箭破风而去,呼吸之间,百米外的一只肥硕野兔已死于箭下。他卸下箭筒,背起装满果蓏菌菇的竹篓,拎起兔子的耳朵,信步下山。

此山名为百松山,位于西安,毗连华山,峰峦高耸,山势险峻,绵延千里,放在当代,早应被人开发成景点,再申报个世界自然遗产什么的。但百松山毫无开发的痕迹,山上生有数千株稀有松树,棵棵都是百年以上的好松,更有数不胜数的珍稀玩意,愣是没人上山去取。

当地政府的说法是,此山已被人承包,使用期70年,证件未到期,任何人都不得以个人...

特权

 

*四期智障日常
*多cp
*ooc

 

 

一月的广州,风不大,难得地飘了些小雪,入骨的湿寒让远道而来的北方客瑟瑟发抖。
今年的全明星赛告一段落,南派的以蓝雨为代表主张去搓一顿,而北派的以王杰希领头,早早收拾好东西,拎着保温杯就要走人。
黄少天看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王杰希,大肆嘲笑:“王大眼,怎么样我们南方人的冬天比你们北方的厉害多了吧!你怕冷我懂,身子虚嘛,特别像你这样的老年人,回去洗洗脚早点睡,小心生病了状态不好就输给我们蓝雨了!”
王杰希眼皮懒得抬一抬,正想带队离开,却看见身后小草们渴望的目光,便说:“你们想去就去,只是记得早点回来。”
微草的小辈们一听,甚...

5·20……没文,画个儿童简笔画来凑数|・ω・`)

雨天(上)


*CP出场顺序是:王柔→张楚→叶橙→肖戴

*时间线不同

*7K字注意

*原著向

 

 

 

 

 

07:00

 

 

唐柔醒来时身边已经空了,窗帘被拉开一小段,她眯了眯眼睛,看向阴沉的天空,细微的雨声还在敲打着玻璃。

昨夜似乎下了场大雨,风吹得很大,乍暖还寒的时节,唐柔被冷得尽量往床上唯一的被子里缩,迷迷糊糊间她感觉王杰希起身去关紧了窗户,还抱了一床棉被回来,细致地裹住她,让后半夜变得暖呼呼。

她搂住棉被,忍不住把脸埋进去傻乎乎地偷笑。

糟糕,全都是他的味道。她想。

 

 ...

依赖


*张楚

*一句话叶橙

*cider:一种低度数果酒

 

 

我的男朋友,醉酒后超黏人!

 

 

 

全息投影的巨大荣耀字样跳出,关注这场终极博弈的支持中国队的观众全都疯了一样鼓掌呐喊,解说员全力嘶吼着——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总冠军,中国队!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一个月的浴血奋战,终于换来丰厚的回报。

参与团队赛的六人从比赛席挨个走上台,而其余八人激动地冲下观战席,与他们抱成一团。半晌,十四人一列排开,望向观众,迎接他们的是如雷响的掌声和欢呼,或许是现场灯光太晃眼,或许是音响太大震得脑壳疼,或许是结果让人犹如梦中,以至...

惊喜

 

*张楚

*时隔两个月的更新......

*愚人节快乐!

 

 

 

我的女朋友,很皮。

 

要说谁最能惹恼张新杰,这世上除了楚云秀外再无他人。

新一年的全明星赛当天,楚云秀趁着张新杰午睡时给他别上一个奶瓶发卡,并合照留念上传微博,牧师大大睡颜和小奶瓶太奇妙,立即被粉丝收藏P成一套表情包,与叶修式嘲讽,韩文清式凶恶,周泽楷式可爱流传整个荣耀圈。

楚云秀,又一次成功地让张新杰登上热搜!

张新杰:......一觉醒来,世界变了。

 

 

要说谁能镇住楚云秀这个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大魔头,牧师

在知乎上看到的,心疼陕西人民一秒钟。


论西安人张新杰为什么从来不看陕西卫视


要不是电脑坏了手机没电平板不在家,楚云秀不至于沦落到看电视的地步。

不过这样说也不好,电视不要面子啊?

在研究遥控器功能时,楚云秀仔细回忆了下,好像自己从独居开始就不怎么爱看电视了,一是手机功能日益强大,能躺在被窝里看为什么还要坐着?二是电视追剧广告多,每天还只是放一两集,还不如囤着,等哪天有空了一口气追完爽快。

只是可惜了朋友送的60英寸大电视。楚云秀叹了口气。

张新杰端了盘水果过来,见状问道:“怎么了?”...

宵夜

*张楚

*【】内为全职原文,有点长

*时间点为第十赛季的霸图全明星

*文州生日快乐!

 

 

 

我的男朋友,是一个心脏大师。

 

 

【“咦,B队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争执?”潘林忽然叫道,“导播,导播。”

画面可以往B队那边拉近,但是这边的却没有安排接受语音的装置。

“有人能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吗?”潘林叫着。

“是叶修和韩文清起了争执了吗?”李艺博看着画面,似乎争执的中心人物是叶修来着,顺势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姓,不过再看下去的话,好像也不是韩文清在和他针锋相对,好像是……所有人在针对叶修。

“你想随便打一场单挑这么省...

奶糖

 

*张楚

*每吃掉一颗大白兔奶糖,就会有一只大白兔受到伤害

 

 

 

 

我的女朋友,非常喜欢吃甜食。

 

 

“我再吃最后一颗,真的,最后一颗!”楚云秀努力睁大眼睛,好让张新杰看到她眼里的真诚。

“不行。”张新杰冷酷无情,并把一整袋的大白兔奶糖都拿走。

“不——!新杰——!你就这么忍心看到你可爱的女朋友吃不到她最爱的糖吗!”楚云秀见此感觉心都要碎了,整个人倒在沙发上撕心裂肺痛彻心扉不能自理。

张新杰睨了眼她的尔康手,抄着手说:“兔兔那么可爱,你就这么忍心吃它吗?”

楚云秀一脸震惊:“???你...

生病

*张楚


我的男朋友,是一个工作狂。


“我不是。”倚在床背的张新杰反驳。

“得了吧你,”楚云秀坐在床沿,伸手放在他额上探体温,还是烫手,“累到发烧的人没资格反驳。”

“这俩天确实事有点多,但平时不是这样的,”张新杰握住她的手,拉进被子里双手拢住,皱眉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是是是,你是全联盟时间观念最强,计划最周全的新杰大大。”楚云秀笑得无奈。她将温水和药递给他,“乖,按时吃药。”

张新杰接过,一口便将药吞下,完全没有像她吃药时那么艰难。

楚云秀看着他滑动的喉结,默了一瞬,喊道:“新杰。”

“嗯。”...

1 2 3 4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