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应朋友的脑洞写了这篇不知什么玩意的玩意。

*文中一切都为虚构,不要当真。


1.


如你所见,我是一条锦鲤。不是金的,也不是银的,我只是条红白锦鲤,虽然普普通通,但在这个小城市里活下去也足够了。

我出生在某养殖场的某个水池里,我很幸运,是一条观赏鱼。

养殖场很大,东面起是观赏鱼的池子,共20池,西面起是食用鱼的池子,也20池。我家隔壁刚好是食用鱼的池子。

每到月尾早晨,一群人便会来到西面的鱼池,张开大网,捞起无数松浦镜鲤。镜鲤们还未从睡梦中醒来就被带离水面,它们惊恐地嚎叫着,奋力甩动扁平宽...

故事乱编

*红楼梦画风的白雪公主后续,私心加了伏黛
*慎入!

第一回:风雪夜痴心人不眠

时值凛冬,星垂平野,狂风肆虐,怒雪翻飞,纷纷扬扬洒了一地的碎琼乱玉。
白雪公主杵在落地窗前望着满目苍白,久立无言。自鸣钟响过三声,管家抱着一件狐裘走来,轻声道:“夫人,二更了,早些歇息罢。”
白雪公主道:“先生回来了么?”
管家道:“没有。”
白雪公主一听,呆呆地又看了一回,遂冷笑道:“罢了,待他回来,天都荒了。”说完转身回房。管家见她颜色不好,不敢怠慢,连忙追上,叫来女仆服侍公主睡下。
白雪公主躺在床上,心中犹记挂着威尔王子,直辗转到三更才睡去。刚闭眼半晌,忽听得窗外一阵鸦叫,猛然惊醒,却是王子回来了。白雪公主问道:“你从...

昨晚宿舍里的睡前故事是《白雪公主》,说着说着,结果变成了大家争执白雪公主到底是被磕醒的还是被王子吻醒的。
我觉得不行,其实白雪公主是这样醒来的——

王子终于找到了白雪公主,她正躺在水晶棺内,双眼紧闭,面色苍白。王子怀着满腔深情,跪在了白雪公主的棺前,俯下身轻轻吻上了她的唇。
白雪公主果然悠悠转醒,她坐起身,美丽的蓝眼睛带着惊奇看着面前高大英俊的王子,朱唇轻启,说:“嘿!老哥儿!你今天没刷牙吧!”
王子惊讶说:“噢!你怎么会知道?”
白雪公主冷笑说:“呵,老娘老远就闻到一股大蒜味了。”
王子羞愧说:“不好意思,来的匆忙,忘了刷牙。”
白雪公主笑说:“你是不是傻?你难道穷到没钱买绿箭了吗?”说...

瞎逼逼开个脑洞。
————————
天神近日总睡不好觉。
今夜也是如此。即使是早早上床,可闭了许久的眼仍没有半分睡意。
天神很急躁,因为睡不好觉,他白天的状态就会很差,前几天不慎失手在一个小县城多加了片乌云,结果小县城下了三天的暴雨,山洪卷走了数百人的性命,还得他亲自跑一趟地府求着阎王爷把这数百冤魂放回人间,才勉强补回过错。而且,睡不好觉,他的黑眼圈会特别明显,过几天又是蓬莱仙会,各路神仙都会去参加,他可不想在宴会上让心悦已久的花神看见自己这么个憔悴模样。
他辗转反侧,不得安生。最后实在受不住了,越性起了身,披上件大氅,推门信步走出庭院。
夜深,天地万物寂然无声。他四处漫步,游荡着,不觉已走了三千里,只觉...

接个梗。

大家中秋快乐!

 

 

Q:喻队在国家队时有发生过什么尴尬的事吗?

喻:有的。那时候两个人住一间房,我跟少天一起。某天少天买到了一款限量版游戏,晚上回去我们就在房间里玩,少天玩起游戏来容易激动,喜欢大喊大叫。少天你来示范一下。

黄:我来啦我来啦开始了啊——啊队长!快上!!队长!走着别犹豫!!上啊!!嘿你个小辣鸡看爷爷我x翻你!!!队长别动!让我来!!队长快出去!我要上了!!!

喻:对,差不多就是这样。因为酒店隔音不太好,所以有些扰邻。我们正在游戏时,王队来敲门了,隔着门板友善地告诉我们明天还有比赛,不要纵欲过度。

西瓜

 

*CP一凡

*私设多,ooc

*画风清奇,脑子有坑

 

 

张一坨是土星人,这个陆凡经过众多大风大浪后,已经能接受宇宙中还存在着外星人的设定了。

张一坨很能吃,这个陆凡看着越来越扁的钱包,深有感悟。

但某天下班回家后,陆凡看到头顶一条绿色长藤的张一坨还是愣了愣。

“陆凡你回来啦!”正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的张一坨听到响声回头向她打招呼。

“你头上的这条东西是啥?”陆凡换好鞋,走过去跪在沙发上扒拉着他的脑袋好奇地打量。这藤似乎是从他的脑袋上长出来的,隐约还能看见细细长长的黄白色根须。

“我也不知道啊。早上的时候觉得头好痒,挠到一根小苗,然后就...

对峙

*几年前写的文,发出来存一下档

胡先生和胡太太又吵架了。两人都是二婚,没什么感情基础,家里介绍觉得不错就草草决定在一起。结果才结婚一年,彼此摸清了对方的劣性,夫妻关系也恶化到极点,一周大小争吵不下十次。而这次战火的开端则是胡太太认为胡先生昨夜对她的新昵称是在辱骂她。
胡先生伴着夜幕的脚步归家。他是家小公司的部门经理,年近四十,半秃顶加啤酒肚,典型的普通大叔形象。此时夫妻两人冷战,入门后互不理睬,他便坐在客厅角落,一根接着一根抽完了包红塔山,面色愁苦地像部门持续下滑的业绩表。
胡太太从里屋走出来,坐下与他面对面无声对峙着。十几年的教学经历教她明白怎么对待做错的学生。
胡先生吐出一口烟雾,好似制造了一...

【脑坑】小羊多莉的诞生

*脑坑系列-2
*没毛病

在苏格兰某山村的一个牧场里,有三只母羊相爱了。
但它们的爱情是禁断中禁断,无法得到众羊的认可,它们被羊群疏离,被驱逐到了羊圈的边缘。由于它们不愿与公羊交配,生不出孩子产不出奶,还得时刻提防着牧场主的屠刀。
母羊们虽然长年被排挤,但它们相互扶持依靠着彼此生活,也十分的快乐。只有唯一的不足——它们无法生出一个属于它们三羊的小羊。对于极其渴望做母亲的它们来说,这个残酷的现实一直是埋伏在心底的痛苦。
每当春季到来,万物复苏,众生躁动时,它们只远远地站在牧场一角吃着干枯的草,看着发情的牛羊猪犬欢快地进行搏斗,争夺与雌性交配的机会。
直到有一天,一群科学家来到了牧场挑选实验的动物。母羊们...

雨世

*旧稿
*给这个月凑个偶数

风起。
道路两边成行的树木被带动歪向北边。少年贴着左侧的墙根快快走,他的黑发被逆风吹乱,未拉上拉链的深蓝外套下摆使劲往后翻飞,裹着他纤瘦的身躯往南前行。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刮台风,但上阳市居民受骗多年,全当它打屁似的还不在意,以至于阮萧现在闹得一身狼狈。
阮萧家在城南,学校在城北,好死不死刚一放学台风就呼啸而至。刚开始还好,他还可以努力挣扎着跑两步,但台风越刮越猛,加上现在已是初秋,早上他为了耍帅又只穿了件薄外套,现在哆嗦着要抱紧双臂。
上阳市靠近大海,远远的,淡淡的海潮味伴着一大片乌云飘来,嗒嗒地落下雨。
“靠!”阮萧把背后的双肩包取下,顶在头上挡雨,重新迈开步伐小跑起来。雨...

【脑坑】护宝笔记与大圣归来

*去年的旧稿
*有话好好说打人不能打脸

“小哥,刚刚上面的人说楼里有条暗道,好像是通往一个洞穴的……”吴邪一边听着对讲机的消息,一边向身旁撸刘海(划掉)的张起灵转述。
张起灵面无表情,心中却是一惊,未等他开口询问,对讲机就忽然传出一声大叫: “有妖怪啊!…”随后是一阵紊乱的电流声。
“喂喂喂!什么妖怪?!说清楚啊!”吴邪冲对讲机吼道,但再也没有声音回应他了。
“我们去看看。”张起灵拦下他想砸东西的冲动。立即起身拿上黑金古刀向外走去。
吴邪也迅速召集了胖子等人,清点好装备,跟上前头的张起灵。
众人破解重重机关,一路闯荡,终于找到了一个隐蔽的洞口。
正当逐一进入时,忽有两只类似蟾蜍又似蜥蜴,口吐人话的怪物蹦了...

1 2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