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旧事 壹

cp瑜亮

早些年公瑾小疾时,不肯去看西医,往往是派我去药房按不知从那搜来的野方子抓药,买回大包小包的草药,放入小砂锅里煎上半日,丝丝缕缕的药味从罅隙间飘出,黏在房子里的每一寸每一角,久而久之,便永远地留了下来。
家里人习以为常,但倘若有客人到访,就比较麻烦。上个月的某日,有文化局的一位姓路的先生上门谈事,他站在门口时笑容满面,进门后轻轻一呼吸,苦涩的药味漫入鼻腔,脸色立即变了,但不好捏住鼻子,只能皱着眉头,问道:“您家有病人?”
“是,味比较大,不好意思。”我十分抱歉,赶忙将窗户打开得更大些,窗帘拉得更开些,再讲电扇拧到最大档。
“您别忙,我不介意的。”电扇呼呼地转动,屋内的空气似乎清新了些,客人...

闲云旧事


*周瑜×诸葛亮
*亮哥的第一人称
*别看啦,是坑,现在走还来得及

楔子

关于自传,我向来是不大写的,仅偶尔受他人之托写几页序。一是我平生从未有过大灾大难,日常小事不值得供诸位花费时间阅读,二是常忙于工作,除了不写不快的故事外,竟再无余力兼顾其他,三是怕有甚么不妥当之处,无意中误人子弟,实在是罪过。
这几年,公瑾的病复发频繁,从初夏住院至今,仍需时刻有人在近旁照看,考虑种种,我于四月辞去工作,同他住在病房内,一心陪护他。
前段时间,公瑾每夜发病疼痛难忍,我衣不解带地守着他,日夜操劳,因此《蜀中一日》暂时停载,万望诸位谅解。
这几日,他病情稍微稳定,我得了空,饭后正坐在桌前读书,他倚着床背吃...

家长里短


*黄忠×魏延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忠延续一秒
*又臭又长又没糖,往下滑时请做好心理准备

六月,暑气渐重。 黄忠再也受不了魏延在二环路上的高级公寓,胡编乱造个“水土不服”的借口,便提着早已打点好的行李,连带着魏延养的小黑狗,乘上167路公交,重新回到了四合院的大家庭里。这边魏延深知老黄头的脾性,自己又不愿委身去挤他那小破屋,也暂时任他去了,只不过每天下班后面对冷清的屋子,总感到一阵寂寞。 
黄忠回来仿若蛟龙回渊,如鱼得水,周围都是熟悉的街坊邻居。每日早上跑步锻炼,午后与几个老兄弟呆在院中的老槐树下下棋,到晚了,便拉着小黑出门散步,退休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坐在小马扎上,...

【瑜亮】日常事

*〖演员〗周瑜×〖副总〗诸葛亮
*几个月前写了一点的坑,今天趁着有空乱七八糟地填了。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工作结束,明天回来。”
“几点的飞机?我去接你。”
“上午八点左右。”
“好,明天见。”
“晚安。”

经过长达13个小时的飞行,来自纽约的飞机缓缓降落在北京的停机坪上。机舱内的旅客们从纽约的梦中醒来,拿着行李相继风尘仆仆地踏上北京的早晨。
周瑜蒙着眼罩一动不动,周围人发出的嘈杂响声毫不影响到他沉浸在昨夜的繁华风光中,不愿醒来。
直到机舱内只剩寥寥几人,经纪人徐盛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小心翼翼地叫醒周瑜。
“瑜哥,咱们该走了。”
“……”无人应答。
“瑜哥,人都走光了,再不走可就要被空警赶下去...

【月亮】傻白甜

*黄月英×诸葛亮
*校园paro

“啊——呼——”又一声哈欠从身后传来。
正在整理笔记的黄月英闻声直起腰来,四处望了望,没发现任何老师后才放心地转回头,便看见她的后桌诸葛亮一脸困倦地一手撑着沉重的脑袋,一手百无聊赖地翻着课本。
“诸葛,”黄月英小声唤他。此时是自习课,四周都十分安静,她一出声便像是石子投进湖面,泛起的涟漪让周围的闲人纷纷侧目。
黄月英只觉如芒在背,赶紧又压低几分音量:“你需要风油精吗?下节课就要小测了,提起精神好复习。”
“嗯?”诸葛亮抬眼,看着面前的姑娘皱着眉用气音说话的样子,笑道,“想说就说,我不会记你名字的。”
班长一言既出,大部分人的喉咙像闷熬了很久的汤,一揭盖便咕噜...

玻璃渣


*魏延×黄忠
*忘年恋

安静的办公区里突然响起一串轱辘滚动声,王平脚一蹬地面,跟着椅子原地转了半圈。他站起来环顾四周,问道:“谁喝咖啡?我去泡。”
同事们头也不抬地回应,王平数了下人数,大概有三十多人,他看着同事们都顶着硕大的黑眼圈还一刻也不敢停歇地工作,苦笑了下,闪身进茶水间忙活起来。
不多时,他端着托盘盛了十杯咖啡走了出来,挨个发送。
“谢谢啊,但是现在不用了。”王平正把杯子放到魏延桌子上,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完成了?”王平顺势探身看向魏延的电脑荧幕,是不同于其他同事的一片干净,显然对方已经赶完了任务。
“恭喜啊。”王平道。
“谢谢,”魏延起身抻了个懒腰,然后拍了拍王平的肩,笑道,“你...

【备香】【乡村爱情三十题】聘礼没给够,两家打起来了


*淳朴直白乡村风
*刘备×孙尚香

在沂水村,生活着一群平凡质朴的人们。
村西的刘家里有一个擅长编织的年青人,叫做刘备。
村东住着猎户孙家,世代习武,连幼女孙尚香也能舞得一手好剑。
刘备成年后在家附近开了一间杂货铺,除了日用品副食以外,还卖一些他自己编的草席草鞋竹篓、朋友诸葛亮的字画对联、二弟关羽做的卤蛋卤鸡翅等熟食,三弟张飞锻造的菜刀铁锅……总之是一家货真价实的杂货店。
孙尚香经常跟着兄长们进山打猎,采集野菜,偶尔会因力气过大而搞坏工具,这时就需要往刘备的店里跑了。
近来孙尚香的脾气不太好,稍有不顺心就整个人就像点燃的爆竹一样噼里啪啦地发火,以至于还没走到山脚竹篓就坏了。
没办法,极其宠爱这个...

【策瑜】望西

*孙策×周瑜
*差劲的文言文
*跟历史上不符
*第一次尝试这么写文,有什么错误,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吧!
准备好了就往下了噢?

却说周瑜吐血昏去后,梦闻独身单衣纵马,行于穷冬烈风,山间小道之中。道旁无木,惟雪满群山。
瑜策马前驱,往十步,曰:“此风厉也。”
又行数十米,天忽聚阴云,顷刻间暴雨落下,中杂碎霜千粒。瑜衣衫尽湿,寒意砭骨,瑜曰:“此雨大也。”
瑜仰天视曰:“风雨者,不可挡也。”
人马难行,瑜欲辄返,却闻风雨中一人低语:“公瑾,勿退!公瑾,勿退……勿退……”
瑜心一凛,振作精神,随即鞭马抵风缓步向前。二时辰后,寻得一山洞急避之。
系马于洞口,令其刨雪掘草根食之。洞内有枯枝数根,设法聚堆点燃,且...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