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所谓浪漫

*王柔+张楚
*大学paro
*来搞笑的

离唐柔生日还有两周,王杰希便开始发愁该送什么礼物才能讨女朋友欢心。这个世界难题,困扰着无数人,若是搞不好,吵架和分手哪一个都让人头大。而他一个理工男,天天关在实验室里摆弄化学药剂,对应季上市的时装化妆品一概不通,也没研究过女友偏好的品牌和尺码三围,买了不合适的,更糟心。
唐柔家境优渥,送贵重的,她未必稀罕,送普通的,太没新意,想着自己动手最有诚意,但王杰希看着面前的强酸强碱蒸馏水,陷入了沉思。
经过种种考虑,再加上前几年的惨痛教训,他决定先去刺探刺探情报。
某天下了课,在图书馆蹲点半小时的王杰希逮到了物理系的学弟张新杰,于是,图书馆某角落,一张桌子,两个男人,面对面正襟危坐,板着脸严肃地就“女人喜欢什么礼物”的课题展开激烈讨论。
“……所以,我想请你帮忙问一下楚云秀,唐柔最近有什么想要的物品。”王杰希开门见山。
“她的生日是4月13?”张新杰翻看手机备忘录,查看课程,“明天我就去找云秀,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那谢谢你了,回头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王杰希露出春风般温暖的微笑。
“学长别客气,”张新杰笑得纯良,“听说学长有几张元和居的优惠券……”
“你明晚来我宿舍拿吧,刚好还剩两张。”话未完,王杰希便一口答应。
后来,王杰希回忆起这一天,总感觉张新杰镜片下满满的都是阴谋。


翌日中午,张新杰和楚云秀在食堂打了饭,找位置坐下后,楚云秀边吃边叽叽喳喳地叨叨这几日发生的各种事,张新杰习惯食不语,坐在她对面当沉默的观众,偶尔应和几声表示自己在听。
等他吃完,楚云秀餐盘里的饭菜才少了小半,张新杰将特意留下的鸡腿夹起来,稳稳堵住她的嘴。
刚出锅的鸡腿,这会儿温度刚好,口感饱满汁香肉浓,哄得楚云秀立即安静下来,像只小狗啃得津津有味。
他才开始说王杰希拜托的事。
“他找你当军师?”楚云秀吮着骨头问。
张新杰点头。
想起去年自己生日时,酷热的夏天,他送了件春节时看中的羽绒服的事,楚云秀忍不住嗤笑道:“你和老王都是一肚子的不合时宜。”又一脸痛心疾首,“嗨呀!老王算计了一辈子,怎么就找了你这个狗头军师呢,失策啊失策!”
“……云秀,学长答应事成之后给我两张元和居的优惠券。”张新杰努力挽尊。
“哦哦?!这个……让我好好想想……送花?”
“太俗。”
“去逛街?”
“我查了下,那天他们俩都有主课,没时间。”
“干脆送他盒冈本直接出去开房吧。”
“不太好。不过这个提议我觉得我们可以……”
“张新杰你流氓!”
“咳,小声点。”
……
几轮下来,楚云秀实在没辙了,随口道:“要不让老王配几瓶敌敌畏好了,我们宿舍最近好多蟑螂。”
“最近?”张新杰质疑。
“……好吧,是一直都有,难道你们宿舍没有?”楚云秀不服。
“你觉得林敬言会容许它们活着?”林敬言是他们宿舍的老妈子,座右铭是劳动最光荣,天天在宿舍里任劳任怨搞卫生。
“上天为什么不给我们宿舍一个林大大!”楚云秀哀嚎,她们宿舍的卫生需要一个林敬言来拯救。
张新杰笑着摸摸她的头。
“讲道理,最近这些小强真的是太猖狂了。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和小戴正在床上看剧,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一只小强,就趴在床头看着我们,刚开始我们还没注意到,小戴一抬头就看到两条长须晃啊晃,当时把她给吓得抱着我哇哇大叫。我立马爬起来,对着它一个衣架甩过去,你猜怎么着,它居然会飞!逆天了!又大又黑还会飞!!”说到激动处,她突然拿起勺子往餐盘猛地一敲。
张新杰一惊,推了推下滑的眼镜,努力微笑着听女朋友满嘴跑火车。

其实也不是夜黑风高的杀人夜,只不过楚云秀和戴妍琦周末窝在宿舍里刷剧,为了不反光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昏暗的室内让涉世未深的小蟑螂误会了,兴冲冲地爬到垃圾桶觅食,结果被俩姑娘拿着衣架嗷嗷叫着追打。嗷了半小时,俩人都累成狗,蟑螂没打着,倒是苏沐橙回来了。
双方交接武器,校花担起杀生重任。彼时,蟑螂潜伏在浴室的水管底下,苏沐橙雄赳赳,气昂昂,跨进浴室,两秒后,她如疾风般冲出,紧紧抱住戴妍琦,哭着大喊:“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它会飞!”
楚云秀看着床上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姐妹,只好咬咬牙再次挺身而出。这次她学聪明了,先用撑衣杆将蟑螂从空间狭窄的浴室里逼出,然后勇猛地追着它满宿舍乱窜。蟑螂爬到了洗手池里,楚云秀小心翼翼地靠近。
苏沐橙在旁加油呐喊:“上啊秀秀,跟它solo!solo!!”
戴妍琦挥手助威:“云秀姐稳住!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了!!”
楚云秀回头笑骂:“solo个头啊!我需要AOE,别叫了怎么办我现在好方!”
吵闹间,恰巧唐柔社团活动回来,看见姐妹们在阳台嚷嚷,过来一看,十分淡定地扒下戴妍琦左脚的拖鞋,走上前去,手起鞋落,再拿开,那只顽强地与人类博弈了两小时的蟑螂成了一坨马赛克。
结束了,那场以戴妍琦一声尖叫引起的闹剧,最后“啪”的一声草草收场。丢脸三人组呆在原地,而唐柔神情自若地放下凶器,洗完手,回头问她们:“今晚订外卖还是下馆子?”
半晌,丢脸三人组才如梦初醒,齐齐扑上去抱住唐柔,喜极而泣:“柔柔!!你真是306的大英雄!除暴安良,维护了人类的尊严!👍👍👍”
“好了,好了,傻孩子们。”唐柔轻轻拍抚着她们的背,那一刻,她整个人闪耀着母爱的光辉。

听完张新杰复述的简化版故事,王杰希问:“生日送杀虫剂会不会引人误会?”
张新杰有些犹豫,“虽然很奇怪,但这确实是她们最近较为需要的东西。”
王杰希沉吟:“我手头上还有三个实验,没时间配制,在网上买?”
“心意最重要。”
“有道理。”
王杰希从抽屉里拿出两张券子送走了张新杰,回到桌前打开电脑认真地研究起哪个牌子的杀虫剂效果更好。

4月13日,唐柔一大早就被快递小哥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迷迷瞪瞪地下楼领了件。
“柔姐,谁送的,零食吗?”戴妍琦好奇地凑近。
“杰希送的。”听了这话,苏沐橙和楚云秀也过来围观。
“化学系和金融系五百米的距离,有必要送快递?”苏沐橙问。
唐柔也正疑惑,拿剪刀划开封口,一打开——四个金属喷罐整齐码着,旁边还夹着张王杰希手写的说明书。
四脸懵逼。
唐柔拿起一瓶,端详了会满是英文的瓶身,“好像是……杀虫剂?”
最近沉迷古装剧的戴妍琦大惊失色,嚷道:“大王这是要我们一人一壶自行了断?!”
楚云秀抬手赏她个“板栗”,“小戴你醒醒。”
苏沐橙问:“可是王大大怎么知道我们需要杀虫剂?”
唐柔回忆道:“我没跟他说过。”
“呃……”楚云秀干笑,“前几天我无意间向新杰吐槽了几句。”她还真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话居然被这俩直男采纳了。
“无意?”唐柔抓住关键词,仿若洞察一切的目光射向楚云秀。
楚云秀扛不住,双手高举,“我招!我全部都招!”然后将张新杰找她刺探情报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大通。
故事讲完,众人了然。
苏沐橙叹气:“唉,有男朋友真好。”
戴妍琦也叹:“唉,有个有钱的男朋友真好。”
倒是唐柔与楚云秀交换了个眼神,俩人皆是无奈地摇摇头,笑得一脸甜蜜。
男人啊,在浪漫面前终究是个门外汉。

—END—

苏沐橙抬手捏住鼻子,转头瓮声瓮气地问戴妍琦:“小戴你闻到了吗?”
戴妍琦捂着眼睛:“什么?沐橙姐。”
这恋爱的酸臭味,这闪瞎人的粉红泡泡。
尚未脱团的二人优雅地呵呵一笑,然后抱紧彼此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打蟑螂那一段是宿舍里发生的真事,拿出来添油加醋乱写一通,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ノ♥
沐橙和小戴相依为les_(:з」∠)_

评论(14)
热度(136)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