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傻白甜大礼包


其实是合集( 'ω' )
吃完糖记得刷牙 (●'◡'●)ノ♥

张楚

从苏黎世凯旋的国家队众人到某节目做嘉宾。
“好的,下一个问题是——”主持人转身看向大屏幕念:“网友‘吃我张楚一嘴糖’说,请新杰大大说出楚队的一个秘密!”
“哦!这个要求厉害了,毕竟说秘密这种事。”主持人笑得一脸促狭。
而张新杰在台上台下的起哄声中面不改色,先是转头瞧了眼身旁的楚云秀,接收到女友警告的目光后,笑道:“她有两颗蛀牙,一左一右,特对称。”

叶橙

阴雨天总算是过去了,风清气爽,连早上的太阳都不禁令人眯起双眼。
苏沐橙出门买菜去了,走之前没忘向叶修下达大扫除的指示。
此时的叶修打了个哈欠,拿着剪刀有一下没一下地修剪着阳台上的盆栽。
也不知道苏沐橙是从对门李大嫂还是一楼的柳大妈那儿得知,说每年清明地府都会放假,让死者回到亲人身边呆几天。
苏沐橙一听,感到大事不好,以前只是跟叶修到公墓里去看望哥哥,家里乱糟糟的,也没有祭品,要是哥哥在,会不会觉得他俩过得很寒酸?
所以到了清明,她赶紧鼓动叶修收拾收拾屋子。
对此叶修表示:“封建迷信你也信?”
“信!”苏沐橙坚定地回答。
“……沐橙啊,我们都知道,沐秋不是那种注重表面的人,”叶修一脸深沉,“比起扫地,他肯定更愿意看我打荣耀。”
“……这就是你逃避劳动的理由?”苏沐橙微笑,“正好小戴留有一套魔道学者的cos服在这,叶修大大,咱们来玩现实版的荣耀吧!”
“……gg,你赢了。”

拖完地时已经11点,叶修主动领了擦落地窗的活儿,嘴里叼根烟端着水盆和抹布上上下下地忙活儿,末了看着脚边的一盆脏水,再看看身后大大小小花枝招展的盆栽,灵光一闪,找来个小纸杯,欢乐地给烈日下的花朵们送去“甘露”。
“都说尘归尘,土归土,其实尘也是土,来,多吃点土,快快长大。”
“叶修,吃饭了——”里边传来苏沐橙的声音。
“来了。”叶修起身拎着空盆慢悠悠地往盥洗室走。

睡过午觉,俩人照例去南山公墓去看望苏沐秋。回来时叶修瞧见小区内有人家在烧纸钱,于是让苏沐橙先上了楼,自己跑过去,买了几叠纸钱,合人家一齐烧了,又拿着三柱香,朝天拜三拜,嘴里念念有词:“沐秋啊,以前没给你送钱,委屈你了,这次你先拿着,明年再给你烧多点,回地府去买几件好装备。我和沐橙都很好,你要是你不放心,就多来梦里看看她,她很想你。”说完,叶修觉得自己有点傻,作为一个新世纪社会的唯物主义青年,竟然相信神魔鬼怪的存在,实在是荒唐。但这个想法在他回到家看见苏沐橙哼着小曲在厨房里准备丰盛的晚餐时就打消了。
算了,傻就傻吧,只要她开心就好。

王柔

“好的,观众朋友们,正在直播的是兴欣客场对战微草的擂台赛。寒烟柔对战王不留行,现在比赛到了白热化,王不留行的血条剩63%,寒烟柔则处于劣势,只有37%了。
好的,寒烟柔再次发起攻击,龙牙起手,击出一个冰炫纹,王不留行低空闪过,反向扔出驱散粉,寒烟柔躲过,怒龙穿心!紧接着又送出一个光炫纹,唐柔开始爆手速了,寒烟柔的攻击趋势步步加紧,王杰希该怎么躲过了呢?……王杰希躲过了!!不可思议!!这个飞行角度!魔术师!!王不留行展开反击,熔岩烧瓶,暗影斗篷,连出两个大招……
王不留行放出寒冰粉,寒烟柔被冰冻,一波重力加速拍带走了寒烟柔最后一丝血!荣耀!王杰希赢了!”

寒烟柔的血条清零,视角变灰。唐柔紧紧抿着唇,两秒后才放开鼠标键盘,正想拔卡退出,却见王不留行从空中缓缓落下,下了灭绝星辰,站在倒下的寒烟柔身边,做了个手势。
是王杰希做的微操,但唐柔看不出这是什么意思,是胜利者的炫耀?还是挑衅?
她有点懵,但死亡状态下无法说话,只好先出了比赛席。在走上台握手时,看到王杰希神情平常,她也就没问。
回头复盘时,叶修注重到这一小细节,问唐柔这是什么意思,她摇摇头。
“不对,有古怪,”叶修摸着下巴琢磨,“王杰希在其他人的比赛时都没有这个动作,为什么就只有这一场有?”
“阴谋!一定是微草的阴谋!”方锐听了,立即嚷嚷起来。
“什么?!老大,我们去找他们去。”
包荣兴听得云里雾里,但这不妨碍他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兴致。
“包子,快把板砖放下!”陈果急忙阻止。
“……”与其看着他们闹,还不如直接去问正主快些。唐柔起身,打了招呼,回房登陆QQ。
正好王杰希也在线。
寒烟柔:王队晚上好
王不留行:晚上好。竞技场?
寒烟柔:不是。只是想问问你,昨天比赛后做的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王不留行:……你没看出来?
寒烟柔:……没有
王不留行:是道歉的意思
寒烟柔:……我还以为你在挑衅
这边的王杰希正在喝水,看到回复差点被呛到。他哭笑不得,自己赢了也犯不着去特意挑衅啊,这姑娘脑回路真神奇。
寒烟柔:不必道歉,输就输了
王不留行:好
寒烟柔:那我下了,有空竞技场见。
王杰希瞧着暗下去的头像,思忖着网上的套路行不通。随即去扣张新杰,向脱团人士询问恋爱秘籍。
石不转:主动约她出去吃个饭,加深印象,增进了解,逐步发展,最后再找个时机告白
王不留行:受教了兄弟

王杰希看了下表,9:16,还早。于是直接拨通唐柔的电话。
“唐小姐,愿意和我出去吃个宵夜吗?”

韩戴

韩文清今天是被戴妍琦吵醒。
窗帘被拉开一半,外边的天色还是一片暗沉。他坐起身,心底直纳闷平时得睡到日上三竿才肯睁眼的小姑娘怎么起得那么早。
戴妍琦倒是兴致盎然地翻腾着衣柜,这件比划俩下又换上那件在镜子前转两圈。
“怎么突然想穿这些?”睡眼朦胧的韩文清瞧着堆在床上的衣服,大都是一些公司品牌送的,不是高叉的就是低胸的,跟戴妍琦的风格完全不搭调。
“今天是你的生日啊,睡傻了吗。”戴妍琦头也没回,一头扎进衣柜里。
“晚上才开始,急什么?”
“哎呀,你不懂!”
韩文清不语,倚着床背又闭上了眼,任由她忙活。
他明白她在紧张什么。
今天是他的生日,晚上有霸图准备的生日会,照惯例会邀请父母来到现场一起庆生,这次带戴妍琦一起去,也有准媳妇见公婆的意思。不管父母答不答应,反正这媳妇他是娶定了。
其实韩文清对生日根本没上心,生日,就意味着他又老了一岁,离荣耀又远了一步。
如果给韩文清篡改时间的能力,那他绝对会选择在娘胎里赖多几年,与戴妍琦同岁;然后在戴妍琦16岁选训练营的时候把她拐到霸图来,这样俩人就不用忍受之前异地恋的相思苦了;最后把时间定格在第一赛季,与老友们纵横荣耀大陆,与叶修斗上个三天三夜……不对,第一赛季太早了,她还没出道,改到第六赛季,也不行,应该改到……
“老韩老韩,这件好不好看?”韩文清兀自想得出神,就听见戴妍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睁眼便看到她穿着一袭素雅白裙,笑意盈盈地站在自己面前。熹微的晨光撒在她身上,不像他的小姑娘,倒似仙女下凡。
“好看,就穿这件吧,”韩文清点头表示肯定,而后伸手揽住她的腰,抱个满怀,“过来陪我再睡会儿。”

张楚

同居第一天,张新杰就定了条规矩——明令禁止楚云秀在吃饭时玩手机,如果违反,洗两天碗。楚云秀当时没多想,多大点事儿,忍那么个半小时肯定没问题,于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结果午餐时她就后悔了。张新杰从小到大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也不砸吧嘴,吃饭的时候安静极了,这让习惯在饭桌上闲聊的楚云秀感到有些憋屈。手不自觉地伸进口袋想摸出手机上网,又想起信誓旦旦答应张新杰的自己,咬咬牙缩回手捧起饭碗猛地大口吞咽,没过多久就把饭吃得干干净净,放下碗,嘴里的肉还没咽下,含糊地说了句:“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就像避难似的逃离餐桌。
张新杰早就注意到她诸多的小动作,但一直装做“眼里只有食物,无暇顾及她”的样子。直到楚云秀落荒而逃,他才忍不住低下头偷笑。
坏习惯要改,还得花很长的时间啊。他摇摇头,起身收拾碗筷。

同居后迎来的第一个新年,各回各家。
楚母看到许久未见的女儿,自然是欣喜的很,马不停蹄地准备了好饭好菜犒劳经常在外奔波的女儿。但在年夜饭上看着安静如鸡的楚云秀,她开始怀疑人生。
楚母:“怎么办,孩子他爸,回来了个假的闺女!”
之后拜年时大大小小亲戚组的饭局。只见一大桌年轻人边吃边说笑,聊微信的,看视频的,打游戏的都有,因此显得沉默吃饭的楚云秀特别出淤泥而不染。
有心的长辈瞧见了,少不得夸几句,这时的楚云秀挺直腰板,微微一笑。内心活动横上九霄云外:那是!你也不看看老娘是被谁管出来的。
全然没了之前被张新杰气到的郁闷模样。

张楚

白驹过隙,猝不及防的,联盟女神苏沐橙要结婚了。消息一公布,犹如一遭雷劈,上至联盟,下至粉丝,不知哭死了多少宅男,纷纷嚷着要跟周杰伦上天台,要找尔康谈人生,要和皮皮虾一起远离尘世……
再看当事人倒是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婚礼筹备得热火朝天。试婚纱,看场地,偶尔上微博看留言的祝福和单身狗的哭泣,挺乐呵的。

办的是西式婚礼,大家的意思本来是想让联盟第一奶来当牧师,但没想到婚庆公司已经安排有人了,那就顺了伴娘楚云秀的意思,让张新杰当伴郎。
定好人选,苏沐橙一瞧,伴郎团和伴娘团里清一列的俊男美女,其中还藏着几对情侣,心想这是得气死联盟单身狗的节奏啊!回头还要准备一箱墨镜才行。

(中间省略婚礼过程N字)

晚宴开始,伴郎伴娘们都忙活起来,陪着新郎新娘满场敬酒。职业选手不能多喝酒,多数是以饮料代酒,各人送祝福,调笑几句就算过了。
但到了男方亲戚面前可不能这么糊弄,总不能人家喝酒,你喝饮料吧,多没诚意啊!
各家亲戚大多数明白他们职业的规矩,都是点到为止地喝两口,就拉着新郎新娘的手叨叨些“和和美美”“早生贵子”的话去了。
绕是如此,一圈走完,一直替伴娘团挡酒的伴郎团也已阵亡四五人。
楚云秀坐在张新杰身边,有些担心地看着他,“还好吗?”他刚才可是一连喝了三四杯。
“没事。”张新杰坐得笔直,神情严肃。
“真的没事吗?”楚云秀很怀疑。
“……”张新杰不语,半晌,他摘下眼镜,柔声唤道:“云秀。”
“嗯?”
“我有点晕,借我靠会儿。”
“来吧!别客气!”楚云秀豪爽地张开怀抱。
张新杰笑了笑,俯身环住她的纤瘦的腰身,轻轻枕在她的肩膀闭上眼。
见他疲惫成这样,楚云秀心下一软,抬手轻抚他的背,“今晚辛苦你了。”
还好他们这桌在角落,同桌的人也倒得七七八八,没什么人会注意到他俩。
楚云秀抱了半晌,忽然觉得不太对劲……怎么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背?
她一怔,低头看着张新杰,脸倏地红了,赶紧揪住他在背后作祟的手,娇嗔道:“醉了也不安分,大庭广众的你想干嘛!”
怀里的男人轻笑一声,在她耳边落下带有酒气的吻,“你刚才说的,别客气。”

—END—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16)
热度(37)
  1. ゛墨、锁流年ゆ九万里云雾 转载了此文字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