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权

*四期智障日常
*多cp
*ooc

 

 

一月的广州,风不大,难得地飘了些小雪,入骨的湿寒让远道而来的北方客瑟瑟发抖。
今年的全明星赛告一段落,南派的以蓝雨为代表主张去搓一顿,而北派的以王杰希领头,早早收拾好东西,拎着保温杯就要走人。
黄少天看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王杰希,大肆嘲笑:“王大眼,怎么样我们南方人的冬天比你们北方的厉害多了吧!你怕冷我懂,身子虚嘛,特别像你这样的老年人,回去洗洗脚早点睡,小心生病了状态不好就输给我们蓝雨了!”
王杰希眼皮懒得抬一抬,正想带队离开,却看见身后小草们渴望的目光,便说:“你们想去就去,只是记得早点回来。”
微草的小辈们一听,甚是激动,争先欢送着老父亲上了大巴车。
高英杰看着队长孤零零的背影,不忍道:“我们丢下队长真的好吗?”
柳非向着大巴车努嘴:“不会的。你看,兴欣的唐柔追上去了。”
梁方叹道:“还好我们不在车上。”
许斌催道:“行了行了。咱去找黄少吧。”
刘小别却拦住大伙:“斌哥,咱还是另组个局吧!他们黄金一代聚着呢,我们去掺和一脚,没意思。”
大家望去,果然喻文州身边围着一水儿四期大神。哦不对,苏沐橙旁边还有个一期的叶修。
大家一想,都觉得刘小别说的不错。虽然跟大神玩很有趣,但人多了未免自己玩得不够尽兴。如此打算下,小草们拉上卢瀚文和兴欣的几个,再续前缘。

 

 

这边四期们商议定了要去体育馆后街吃砂锅粥。
李轩打团队赛的时候就饿了,此时肚子不住地咕噜叫着,他问:“走了没?”
喻文州看看表:“等等少天,他去叫张副队了,应该快回来了。”
田森奇道:“张新杰居然要人叫?”
喻文州:“这个嘛……”
正说着,黄少天口中骂骂咧咧地向他们走来:“气死我了!张新杰他不来了,我们走吧!”
楚云秀问:“他干嘛不来?”
黄少天说:“别提了气死我了!我去的时候,霸图的刚要走,张新杰跟在老韩身后,我就问他:‘你来聚会吗?’他一脸懵逼问我:‘什么聚会?’我说:‘就是聚会啊,什么什么聚会?’张新杰这丫平时看起来挺聪明的,这关头跟我犯傻,说了老半天他才懂我说的是什么。然后我又问去去不去,结果他说不去!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们没有事先跟他说,今天的行程已满,没时间聚会!你们说这人可真难伺候!聚会还早提前预约,有冇有搞错!奇葩!!垃圾!!”
众人啼笑皆非,笑的是张新杰刻板,聚会本就是一时兴起,哪来的时间预约。更多笑的是黄少天,自己奇葩一个还骂别人奇葩。
叶修笑道:“我说少天啊,你认为是话唠奇葩还是强迫症奇葩?”
黄少天提起“话唠”这个词就来劲:“那当然是强迫症了!我话唠怎么了,小爷我是思维敏捷,口齿伶俐,要是放在脱口秀上肯定是颗业界闪耀的明星!可你们偏偏都说我话唠,说我垃圾话,我能有什么办法咯……”
黄少天滔滔不绝,一旁的苏沐橙悄悄跟楚云秀咬耳朵。
“秀秀,话唠和强迫症二选一,你选谁?”
楚云秀脸一红,知道她在打趣自己,伸手钻进她的大衣里便在腰间软肉上轻轻一捏:“我选强迫症,话唠太烦了,留给你了。”
苏沐橙偷眼看了看始终温柔注视着黄少天的喻文州,笑道:“话唠自有人操心。但若是以后你想约会,奶爸却说‘今天的行程满了,请先预约’,你不生气?”
楚云秀手还没放,面上笑吟吟,手上加重了力度:“苏沐橙你再乱讲我真生气了!”心中却想:“奶爸可不是这样的人。”
苏沐橙被她捏得痒了,笑嘻嘻地歪倒在叶修身上。
在场的单身狗们张开五指捂住了脸,“哎哟哎哟”地乱叫一通。

 

 

吃过宵夜,众人紧接着又去了ktv。
一进包厢,四期歌神李亦辉率先擒住一个话筒,人都没进完他便开始撕心裂肺地唱了起来。其他几个麦霸自然不甘人后,群雄并起,争夺另一个话筒。
田森争不过便去点歌台蹲着,他待李轩和李亦辉拿了话筒后,使出二百加的手速将《体面》切到《我在东北玩泥巴》。
曲风突变,李轩一脸懵逼,李亦辉反应极快,刚才还深情款款,转身就欢快地甩起了秧歌。
目击者肖时钦背过脸去,根本不想承认这货是和自己同期的:谁能想到赛场上的大神们唱起歌来竟会如此不伦不类。
余下几位乐得在划水区嗑瓜子聊天看戏。喻文州从背包里摸出一副国王牌,微笑道:“有人要玩国王牌吗?”

 

 

众人团团围坐在桌边,除了李亦辉坚持守着话筒不放。
第一轮抽到国王牌的是黄少天,他嘎嘎大笑:“可以可以!今晚我的运气真好啊!前头擂台赛一挑二,现在第一个抽中了国王牌,不错不错,等会儿去买张彩票说不定就能中大奖了呢……”
“停!”楚云秀喝断他,“快说你要干嘛。啰哩巴嗦的。”
黄少天也不恼,眼轱辘瞧着楚云秀转了几圈,笑道:“有了!我的指令是:5号现在给张新杰打电话,告诉他我们今晚吃了什么,玩了什么!要说的详细,不能敷衍!让张新杰也能感受感受我们的快乐。”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5号楚云秀万念俱灰。
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问:“你让我,半夜,打电话,给张新杰?”
坐在她对面的黄少天点点头:“嗯哼!”
下一秒一个抱枕砸到他头上,楚云秀拿起另一个抱枕站起身,冲黄少天一顿暴揍:“嗯你个大头鬼啊!想让我死就早说!烟雨下场对霸图,你想让我们队一开场就被牧师怼死吗?!本来都是雨,相煎何太急!!”
黄少天哇哇叫着:“云秀住手啊愿赌服输!”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李轩也叫道:“上啊云秀揍他丫的!”
田森连忙拦住:“秀啊别激动,只是个游戏。”
楚云秀回头反驳:“游戏个屁!这是道送命题!”说着将抱枕甩过去。
黄少天左躲右闪,最后找准机会迎上一击。楚云秀压根没使劲,黄少天却“嘤”的一声作势倒在喻文州的怀里。
叶修忍不住道:“黄少天这年头也太不要脸了!”
众人心想:在场的论不要脸谁比得过你?
黄少天嚎道:“文州!我好痛啊!”
喻文州见他耍赖皮,笑道:“你哪里痛?”
黄少天:“哪里都痛!”
喻文州:“那我给你摸摸就不痛了喔。”
众人“嘶”了一声,手边有抱枕的纷纷向这对狗男男砸去,秀恩爱没天理了!!!
人群中只有肖时钦,默默打开手机镜头,对准喻黄一顿偷拍,立即发给了戴妍琦。
呆在酒店房间刷番剧的戴妍琦被图片激得热血沸腾,滚在床上嗷嗷直叫,为队长点赞:高清大图!姿势到位!角度刁钻!队长,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肖时钦回复:我做的这么好,妍琦有奖励吗?
戴妍琦:有的有的!等你回来我给你看我珍藏多年的all肖本!

 

 

话说回来,楚云秀看着喻文州怀里委屈巴巴的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不就是打个电话嘛,不是大事。”她撩了撩长发,拿出手机拨通张新杰的电话,一并开了免提放在桌面上。
大家看见备注“张大奶”,皆是微微一笑,但见楚云秀一脸沉重,都默不作声,连李亦辉都被李轩关了音响拽过来围观。
“嘟……”
七声忙音过去,楚云秀寻思道:“张新杰从不会这么迟接我电话的。是了,现在已经是12点41分,他一定睡熟了,听不见手机响。”她面露喜色,刚想跟大伙说散了吧,没戏看了,却听张新杰的声音从手机清晰传来——“云秀?”
楚云秀心里咯噔一声,愣了一秒才回道:“你还是没睡啊?”
张新杰无奈道:“我已经睡了1小时42分了,是你吵醒了我。”
楚云秀干笑几声:“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接的。”言罢,楚云秀只想给自己抽两个大耳刮子,怎么净说些废话!
“没事。我本以为是你喝醉了,不过你喝醉了反而不会找我,”张新杰想起以前,低笑了声,“你有什么事吗?”
楚云秀听到前半句起了好大疑心,以为自己喝醉了是什么意思?但后半句旋即让她慌了神。
“我......我......”楚云秀突然卡壳,原先预好的台词全都说不出口。在深夜吵醒他人已怀有歉疚,然而还要和对方聊美食,简直是罪大恶极!何况还是对她的饭友张新杰下手,若是以后再不能和张新杰一起出去搜刮美食了,可怎么办?
一想到这,楚云秀惆怅万千。
那边张新杰察觉出楚云秀的异样,稍加思索,主动问道:“你们今晚去的那家店味道如何?”
楚云秀心说:“他不会已经猜出我们在玩游戏了吧?这样最好,回头我再跟他解释一下,现在先别让大家久等。”于是清了清嗓子,顺着张新杰抛来的杆往上爬,绘声绘色眉飞色舞地说了今晚吃了什么,味道如何,众人怎样怎样,活生生来了个单口相声。
张新杰一直安静听着,时不时应和几句,两人越聊越投机。
众人却各怀心思——
田森:我滴个乖乖,秀这讲得连我都饿了!
肖时钦:张新杰居然还没挂电话,这两人有猫腻啊。
李亦辉:???我唱歌像熊二???
苏沐橙听了半晌,悄咪咪对叶修说:“你看,秀秀一碰上张新杰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叶修笑得蔫坏:“他们俩挺般配的,一个要熬夜,一个要早睡,在一起了张新杰就不会来抢我们的boss了!”
苏沐橙笑道:“万一他们联手呢?”
叶修笑了笑,低声道:“怕什么,我们不是最佳搭档么。”


在酒店的张新杰自然不知道众人的想法。他和韩文清住一间,老韩安然酣睡,他却站在阳台上听心上人在耳边津津乐道。
“要是你也在就好了!”楚云秀突然感慨。
张新杰低头看着仍然川流不息的街道,突然心生悔意。后悔自己拒绝了黄少天的邀请,拒绝了和她共度今夜的机会。
“楚云秀,”他打断她的话,“我饿了。”
楚云秀笑道:“啊你果然饿了,早说嘛,要不要我给你带宵夜啊?”
张新杰移开手机看了看时间,01:01,还不算晚。
他说:“不了。不过你得对我负责。”
包厢内的众人一听这话,顿时人人瞪大眼睛,八卦的精光道道射去。八卦中心的楚云秀却冷静的很,她拿起手机,关掉免提,笑道:“行,半小时内你来酒店前三个街口左边拐角的拉面馆,我对你负责。”
“好!”张新杰三下两下换上出门的衣服,轻声潜出房间,大步踏入广州的夜色中,“等着,我就来。”
众人不知张新杰作何反应,但见楚云秀站起身,拎上包便走:“多谢同志们今晚的助攻,姐姐我去见男朋友了,再见!”
楚云秀潇洒挥挥手离开,留下众人在风中目瞪口呆。

 

 

 

拐角处的日式面馆整夜经营,店面不大,夜半了只有零散几个顾客安静地喝酒吃面。
楚云秀坐在角落里喝着热汤。
店门开了。外边的寒气渗进,她抬眼望去,头发有些乱的张新杰站在门口,黑色大衣上沾了星星点点的雪。
那是她喜欢了好多年的少年,现在因为她的一句话,披戴着星月风雪,不顾一切地奔赴到她的身边。
心上人终成眼前人。



两人目光撞上,相视一笑。
“你来啦。”
张新杰走到楚云秀对面坐下,“抱歉,久等了。”
“没事,早到十分钟呢,新杰大大一如既往地守时呢。”楚云秀笑道,“对了,这儿的猪骨汤拉面很不错。”
张新杰:“那就试一下吧。”
楚云秀主动去柜台招呼老板,“老板来两碗猪骨汤拉面,多加些肉!”
张新杰想起她刚才的电话,问道:“你们是在玩游戏吧。”
楚云秀红了脸:“是......黄少天那个臭猪抽中了国王牌,让我给你打电话。”
张新杰微笑道:“多谢他的助攻了。”
楚云溪感觉脸都要烧起来了:“什么助攻不助攻的,就算今晚没发生过这种事。我迟早....迟早也会跟你告白的.....”话到后头越说越是小声。
“其实这样最好,我们不必再因为犹豫而彼此蹉跎,”张新杰一脸郑重,“云秀,我想请问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楚云秀一愣,随后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

“当然愿意。”

 

 

 

 

“所以,我以前喝醉了沐橙他们都是找你?”
“嗯。他们说你喝醉了闹得厉害,只有我过来才乖乖的。”
“胡说!我哪有!”
“人要学会接受事实。”
“那这么说,我以后再半夜骚扰你,你都不会生气?”
“怎么会,这可是你的特权。”

 

—————————————————————— 

 

还有段王柔:

 

 

唐柔前头刚跟王杰希你侬我侬地告别完,转眼瞧见小草们抛下老父亲去浪了,觉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恰好卢瀚文也过来邀请他们,于是便推说自己身体不适,别过众人,追着王杰希上了微草的大巴车。
王杰希转身看到唐柔,问道:“你怎么来了?”
唐柔拉着他的手,笑盈盈道:“联盟送温暖,冯主席派我来探视孤寡老人。”
王杰希笑着将女友揽入怀里:“谁说我是孤寡老人了?我不是还有你吗。”
“唐小姐,叶修没告诉过你吗?孤身闯入敌阵,是很危险的。”
“王先生,我可是上来送医疗包的,你要好好待我才是。”

遇上冬天的魔术师,hp-20
有战法小姐相伴的魔术师,hp+100

 

————————————————————————

还有段老韩:

 

其实根本没睡的韩文清躲在被窝里看球赛,这大半夜的突然听到张新杰起来,心里一惊,还以为被他发现了。

却见他径往阳台去,杵在寒风里煲电话粥。

韩文清心下奇怪。到底是何方神圣让张新杰半夜爬起来还不骂人的?

张新杰背对着里屋,瞧不见他的神情。若是张佳乐林敬言他们,韩文清早就不理会了,但这人是张新杰,霸图活闹钟,联盟里最守时的人。

默默观察了五分钟的韩文清感到脖子贼酸,便换了姿势,暗想:新杰为人最有分寸,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作为队长,得多关心关心才行。

于是打定主意,等张新杰结束通话后,询问一番。

韩文清仍盖上被子,点开视频,边看边等。

那边张新杰和楚云秀结束通话,约好要去面馆吃面。

张新杰等待多年,想着今晚是大好良机,终能和楚云秀坦白心意,全身血脉沸腾起来,是以快速换好衣物,轻轻走出房间。

看球看得正起劲的韩文清听到轻轻一下关门声,拉下被子,一看,房里哪还有别人?

韩文清:???

 

01:07

 

荣耀联盟总群

 

大漠孤烟:有人看到新杰了吗?

夜雨声烦:哇老韩你还没睡呢??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今晚不在不知道,楚云秀跟张新杰,这俩人要私奔了!!!

百花缭乱:我擦楚云秀终于动手了!!!

林暗草惊:什么??!!!队长?!!

鸾辂音尘:心疼韩队,韩队不哭!【抱抱】

沐雨橙风:心疼韩队,韩队不哭!【抱抱】

林暗草惊:韩队你别动怒!我们队长不会对张副队怎么样的!要是发生了什么我们烟雨一定会对张副队负责的!

大漠孤烟:......都给我闭嘴。

 

————————————————————————

 

高考前发颗糖,应考的同学们高考加油!都顺利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

评论(12)
热度(170)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