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张楚】宵夜

*灵感来源于某个饥饿而没有宵夜的夜晚
*非原著设定
*放飞自我

楚云秀窝在长沙发的一角,拥着毯子刷好友动态。群里消息不停闪烁,自从下班开始苏沐橙已经拉着她从公司门口新开的甜品店聊到kiko新出的唇色,现在她们的话题延伸到了某台新播的电视剧。钟摆指向八点,厨房冷清,米还没下锅。
正是兴起,同事群里长久潜水的柳非突然晒出一张聚会照。
柳非:部门聚会中~☺
楚云秀本是不饿的,这冷不丁地看到图片里桌上琳琅满目的食物,还有正中央雾气氤氲汤汁沸腾,肉片蔬菜翻滚的火锅,感觉隔着屏幕都能问到香味了。
她甩下一句“呵呵”,扔了手机倒在沙发上,一边踩“空中自行车”,一边冲书房扯着嗓子嚎。
“新杰!我饿了!”
无人应答。
“新杰——我好饿啊——”
仍是一片安静。
“新杰?”楚云秀爬起来,看了看时间,心里琢磨:不对啊!才八点二十,不可能工作到睡着,怎么会不应我呢?呆了好一阵,她才想起来张新杰今天早上出差了,行李还是她帮着收拾的,人也是她送上飞机的。难怪今晚没人管她。
微一怔松,楚云秀拿起发绳将散乱的头发束好,起身到厨房里,翻出袋速冻饺子,搭锅烧水。

张新杰在家的时候,极少吃速食食品,更不会去买。冰箱里的速冻饺子、汤圆,以及一箱藏在某个隐蔽角落的方便面,全是楚云秀屯的,以防哪天丧尸围城、大水淹城、世界末日,撑多几天。
俩人都是老饕,人生信条皆是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只不过张新杰有原则,吃得讲究点,极少沾染路边摊的烟火,而楚云秀则是来者不拒,全不忌口,尤其是辛辣重口的,特别对她的胃。每次工作压力大时,同办公室里的大家伙订外卖,边吃边干,好不快活。吃完没忘抹干净了嘴再回去,但每次都被张新杰发现。久而久之,张新杰也应付从容了——若是哪天发现她吃垃圾食品,先不动声色,第二天一早拉她往称上一站,颤颤巍巍偏向50公斤的指针准能遏制住她的陋习。
这倒不能说是张新杰亏待楚云秀,当初张新杰就是靠一碗酸辣粉拐走了楚云秀的心。
人生在世,该吃就吃。饿了,张新杰不用她叫唤,瞥一眼,就知道该暂时放下手头的事,去厨房里捣鼓点好东西填肚子了。
有时俩人心情好,或是合伙揉面团捏各种奇形怪状的小馒头,或是头抵头蹲在垃圾桶旁削红薯皮,煮一锅香甜的红薯汤。
而宵夜的最低标准,也是肉汤下挂面,上边卧个鸡蛋,旁边铺着几条青菜,再缀点葱花。

思及此,楚云秀越发觉得面前这清汤寡水的几个饺子难以下咽,再看看调味碟里的酱油,整个人都焉了。
拿出手机,就眼前的东西拍照,委委屈屈地发给张新杰:“想吃你做的饭。”何止是想你做的饭,更是想你精心调制的十分之七的醋,想你这个人。
另一个城市还在酒桌上应酬的张新杰看见她的信息,心中一软,跟客户打声招呼,离席出了包厢。
里头坐着的都是今年公司的大主顾,待遇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出了门是宽敞的环形走廊,弧形的玻璃幕墙能让人清晰地俯瞰城市。
张新杰边走边拨打楚云秀的电话,两秒接通后,他停下脚步,倚着扶手漫无目的地往下看。

“云秀,怎么现在才吃饭?”
“呃……今晚加班,回晚了。”
“那早点休息吧,别累着。我……还有五天零四个小时就回来。”
“嗯,知道了。”
“想你。”

彼时夜色渐深,高高低低的建筑物里的灯火或亮起或熄灭。万家灯火,却没有他的归属。

任务一结束,张新杰即刻订了最快的航班,也不管落地时间近凌晨一点,登机一落座便戴上眼罩,却是情思难抑,无法入睡。
睡吧,睁眼就能回到她的身边了。他如此催眠自己,硬是逆了生物钟。
出租车上,他已把到家时间发给了楚云秀,所以站在楼下看到家里灯火通明并不意外。
以前他因外出或加班回晚了,楚云秀总会借着等他的借口,光明正大地熬夜,然后困到在沙发上睡着。
张新杰刚打开家门,厨房里忙活着的楚云秀闻声探出头来看他一眼,又转回身去专心摆弄锅里煮的馄饨。
“放好行李先去洗澡,我煮了馄饨。”
她扬声笑道。同时传来咕噜咕噜的水沸声。
“好。”他一愣,笑了,正好肚里咕噜咕噜的一阵响。

—END—

今晚的我好饱啊……(:з っ )っ
真·ooc·放飞自我·毁角色·写完掉粉·瞎几把写系列
修改一丢丢

评论(2)
热度(71)
  1. ゛墨、锁流年ゆ九万里云雾 转载了此文字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