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年终总结

产粮最少的一年,居然跟了风写起了年终总结,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现在是2016年12月30日晚22:30,我窝在沙发上,还没洗澡。再过25小时30分,2016就要结束了。
今年的我在忙碌与放松的间歇周期中活着,有点迷茫,有点急功近利。心态变了很多,行动与想法总是不一致,所以错过了很多,同时也得到了很多。
现在仍然不知所措着,三个小时前看了papi的视频,我觉得她说的很对,既然2016年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那么2017年也要继续浪费时间吧。【安详躺】
先给大家拜个早年,搞完这个就去洗澡睡觉。

1月——

【张楚】当你

“姓名。”
“张新杰。”
“症状。”
“我上周已经在医院检查过了,这次只是来拿药的,麻烦您按照这张单子上的给我就行。”窄小的诊所里,天花板的灯管还微微闪了光,招了几只虫蛾不知方向地飞来飞去。张新杰正襟危坐地坐在小板凳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木桌后的医生。
(一个至今未填的小水洼)

【双北】风雪夜归人

暮色四合,身着墨色长衫的北京缓步走下飞机,举目四顾,机场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一副繁华热闹的景象,却没有他事先约见的那人的影子。
他轻笑着呵了口气,早已料想到那人不会态度那么好地来专程接机。旋即解下脖间的貂绒递给身旁的助理,径直上了出租车。
台湾的冬天,还是那么暖和啊。
(第一次写城市拟人)

【全员】春晚节目单(为了好玩写的,这个就不放片段了)

2月——

【张楚】【知乎体】喜极而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匿名用户:

谢邀。
其实这个问题没人邀请我也会不请自来的,毕竟那段招人嫉妒的经历还在我记忆里难以散去(你们可以想象一下答主我此时面对手机露出得意的笑的欠揍表情。
哦匿名的原因是由于保护他人的隐私,所以我不得不深藏功与名(。
好的,废话不多说,进入正题。
(……这是来搞笑的)

【张楚】没有她的日子

“对不起新杰,队里有事我必须得提前回去了,下次再和你一起去吧……抱歉。”话筒那边是楚云秀软着嗓子道歉的声音。
张新杰站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往下望,26层的高度令来来往往穿梭不息的车辆像渺小的光点般游弋在耀眼的城市里,底下的嘈杂喧闹,往上逐层减弱,到了他所处的位置只剩偶尔从云层划过的飞机轰鸣声。
(骰输了被罚写的小黄文)

3月——

【乌比】同居日

伊莉娜-耶拉比琪遵照约定的时间,提着精致的手提包站在家门前往街道口翘首以盼,她的身后是两个大行李箱。
“比琪小姐,是准备出远门了吗?”街口缓缓走入一位牵着宠物狗的女士,是住在隔壁的寺中太太。远远看见伊莲娜便笑着走过来寒暄。
“太太早上好,”伊莉娜微笑着问候,“不是啦,从今天起就要搬去和男友同居了。”
“啊,这么突然?”寺中太太拔高声音叫道,而后眉目慈祥地看着她,“真是快呢,前几个月还见你形单影只的,现在已经找到爱的人。恭喜你们啦。”
这样像带男朋友回家见父母的场面。伊莉娜有些不好意思,微红着脸向长辈道谢:“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结婚,但请您喜宴的时候一定要来。”
(写完之后才被提醒知道一直以来都把伊莉娜的名字记错了……)

【策瑜】望西

却说周瑜吐血昏去后,梦闻独身单衣纵马,行于穷冬烈风,山间小道之中。道旁无木,惟雪满群山。
瑜策马前驱,往十步,曰:“此风厉也。”
又行数十米,天忽聚阴云,顷刻间暴雨落下,中杂碎霜千粒。瑜衣衫尽湿,寒意砭骨,瑜曰:“此雨大也。”
瑜仰天视曰:“风雨者,不可挡也。”
人马难行,瑜欲辄返,却闻风雨中一人低语:“公瑾,勿退!公瑾,勿退……勿退……”
瑜心一凛,振作精神,随即鞭马抵风缓步向前。二时辰后,寻得一山洞急避之。
(第一次尝试用文言文写文)

【王柔】早间新闻

5:45
王杰希从导播手中接过一叠雪白的纸稿,他粗略地翻了翻,然后走到新闻台后坐下,低头再次仔细整理西装及发型。
“早。”身边传来一声带着笑意的问候,王杰希转头看去,一袭白色西装裙的唐柔端正地坐在他的身旁。
他微微一笑,将桌面的稿件递给她,低声说:“早,吃早餐了吗?”
“还没呢,今天有点赶。”唐柔也学他低下声音。
“等会儿下了节目一起去吃?”王杰希问。
“好啊,东街的虾饺怎么样?”唐柔提议。
“听你的。”王杰希点头。
演播厅里的数十名工作人员都在忙忙碌碌,惟独他俩在厅内一隅里悄声闲谈,心照不宣地对彼此露出一丝笑意。
(……下面有请青年相声演员王杰希、唐柔送上一出《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张楚】 Merry Christmas

12月24日,沐浴在耶稣圣光中的西伯利亚一派安详。
教堂里的午夜弥撒已经结束,教徒们四五成群地告别主祭大人,踏着新雪钻进纵横交错的小巷,回到家中点燃壁炉安然度过今夜。
张新杰拿了剩余的面包,站在教堂门口发放给流浪者们或是穷人家的孩子。
“愿主与你们同在。”他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
“感谢您的恩赐!感谢主!”信徒们虔诚地躬身在前额、唇口、胸膛划了三个十字,高声唱着圣体歌离去。
(不知道当时3月的我为什么会在写12月的故事,就像现在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正在写7月的梅雨)

4月——

【延忠】撒点玻璃渣

安静的办公区里突然响起一串轱辘滚动声,王平脚一蹬地面,跟着椅子原地转了半圈。他站起来环顾四周,问道:“谁喝咖啡?我去泡。”
同事们头也不抬地回应,王平数了下人数,大概有三十多人,他看着同事们都顶着硕大的黑眼圈还一刻也不敢停歇地工作,苦笑了下,闪身进茶水间忙活起来。
(南极冰山巅的cp)

【备香】【乡村爱情三十题】聘礼没给够,两家打起来了

在沂水村,生活着一群平凡质朴的人们。
村西的刘家里有一个擅长编织的年青人,叫做刘备。
村东住着猎户孙家,世代习武,连幼女孙尚香也能舞得一手好剑。
刘备成年后在家附近开了一间杂货铺,除了日用品副食以外,还卖一些他自己编的草席草鞋竹篓、朋友诸葛亮的字画对联、二弟关羽做的卤蛋卤鸡翅等熟食,三弟张飞锻造的菜刀铁锅……总之是一家货真价实的杂货店。
孙尚香经常跟着兄长们进山打猎,采集野菜,偶尔会因力气过大而搞坏工具,这时就需要往刘备的店里跑了。
(我爱三国,放飞自我)

5月——

【双叶】纪念

1997年5月有很多重要的事发生,例如中国与巴哈马国建交,香港发现全球首宗人类感染禽流感死亡个案,穆罕默德·哈塔米被选为伊朗总统……还有我和叶修的出生。
也许这不重要,但母亲一定还有别的理由能用一个电话将我从办公室call到某家影楼里,美其名曰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当然要拍照纪念一下啦!
上午十点的b市市区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一派繁荣。车子转过路口,缓缓靠边停在影楼门前。
“叶总,到了。”司机说。
我点点头,摇下车窗环顾了一圈,在确定这附近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荣耀迷或二次元人后,才拿出墨镜戴上,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快步走进影楼。
(叶秋是多么的可爱(,,•́.•̀,,))

6月——

【张楚】Merry Christmas(修改版)

“我说过,这里是教堂,主会保佑我。”张新杰一板一眼地说。
楚云秀闻言不屑地冷笑,放开劫风,抬起双手一副投降的模样:“感谢你的主让我输了,失败者任你处置。”
回答她的是片刻的沉默。
“好像有句话忘了跟你说。”张新杰退后了几步,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挑开保险栓,手指搭上扳机,一点一点地往下压……“砰!”
枪声响起的瞬间楚云秀下意识地睁大双眼,然而不过五米的近距离容不得她思考——一朵娇嫩的白玫瑰傲然盛开在她面前,浓稠的鲜血在它的花瓣上流淌,格外妖娆。
“楚云秀,圣诞快乐。”他笑道。
(可以见得,6月的我是多么的懒)

7月——

【王柔】一个段子

即使是凌晨,b市仍霓虹敞亮,绚丽喧闹。
王杰希独自一人呆在二环的公寓里,在电脑屏幕面前看着微博上的庆生消息。
零点刚过,#王杰希0706生日快乐#这一话题早已登上微博话题榜前三,粉丝们各施技能,唱歌同人绘图应有尽有,而职业圈的大V们,由黄少天领头,集体一个劲地大眼儿大眼儿的叫。王杰希暗暗记下,准备明天竞技场正面怼死黄少天。
粗略翻了几页,或早或迟,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唯独没有唐柔的消息。
他第五次打开短信,最新一条显示时间为昨天晚上的十点半,就短短一句晚安。
(对老王深深的爱)

8月——

【张楚】无题

“张副队好。”“张副队晚上好。”……
队友们齐齐朝站在门口的张新杰打招呼,然后皆是回头对她一番挤眉弄眼,便快速走进里间收拾个人物品,又快速地离开了。
“哎那个……队长!我们就先回去了,今晚过得愉快!”
……愉快个鬼啊!楚云秀一脸黑线地瞪着逃之夭夭的队友们。
而后她转头看向张新杰,带着些羞怯,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张新杰定定地注视着她,目光镀上一层柔和,“我一直在观众席看着你。”
楚云秀一愣,笑道:“我说怎么今天那么顺利,原来是有恋爱加成啊。”
张新杰也笑了,凑近她耳边低声道:“恭喜退役,张太太。”
楚云秀瞬间红了脸,推开他警戒地张望四周,发现没人后,对他伸出双手,“新杰抱抱我。”
张新杰从善如流地俯下身拥住她,然后直起腰,将楚云秀悬空着带进休息室里,顺带关上了门。

“新杰新杰,我还要亲亲和举高高~”
“乖,回家再说。”

终于结束了,我的职业生涯,与此同时,新的生活开始了。
(一想到撒娇要举高高抱抱亲亲的云秀,心都要化了(づ ̄ ³ ̄)づ)

9月无产出

10月——

【月亮】傻白甜

“啊——呼——”又一声哈欠从身后传来。
正在整理笔记的黄月英闻声直起腰来,四处望了望,没发现任何老师后才放心地转回头,便见她的后桌诸葛亮一脸困倦地一手撑着沉重的脑袋,一手百无聊赖地翻着课本。
“诸葛,”黄月英小声唤他。此时是自习课,四周都十分安静,她一出声便像是石子投进湖面,泛起的涟漪让周围的闲人纷纷侧目。
(给一个特别喜欢月亮的大佬写的,作为她给我画张楚的回报)

11月无产出

12月——

【张楚】眼底藏星辰

能让张新杰破例在11点过后不睡觉
的只有三个因素——家人,工作,楚云秀。
夜半,雪愈加大了,街上也愈加喧嚣。不知何处的教堂响起钟声,悠扬回荡在城市上空。同时还有烟花“咻”一声拖着长尾向天空冲去,霎时炸开一片火花,随后有千百朵烟花冲上天空,一朵一朵的,霎时千树万树梨花开。
原本准备拦出租车回去的俩人不禁被这满眼的绚烂吸引。楚云秀仰头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从口袋掏出手机一个劲地拍。
张新杰偏头看向身旁的她,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白色的雪花粘在她黑色呢子大衣上,顷刻化成一小片湿濡,长长的发梢上也带着些水汽。
他拿出手机,对着她调试好镜头,轻声喊了声“云秀”。楚云秀回过头时那一刻,又有一束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盛开,转瞬即逝的光芒照亮了她的侧脸,“喀嚓”一声,他按下快门,这一幕变成了永恒。
她笑了,“拍照一张五块钱哦,张先生。”
“身上没带零钱该怎么办,楚小姐。”张新杰压低着嗓音说。他理了理她耳边乱飞的发丝,“用其他的方法支付好不好。”
“什么方法?”楚云秀笑着正在按住张新杰悄悄捏她耳垂的手,忽然抬头看见他越来越近的脸,一切都了然于心,闭着眼睛迎了上去。

街边,一株装饰满圣诞饰物的槲寄生微微弯腰,为身旁亲吻的男女挡去风雪。
(挺满意的一段)

【瑜亮】日常事

“工作结束,明天回来。”
“几点的飞机?我去接你。”
“上午八点左右。”
“好,明天见。”
“晚安。”

经过长达13个小时的飞行,来自纽约的飞机缓缓降落在北京的停机坪上。机舱内的旅客们从纽约的梦中醒来,拿着行李相继风尘仆仆地踏上北京的早晨。
周瑜蒙着眼罩一动不动,周围人发出的嘈杂响声毫不影响到他沉浸在昨夜的繁华风光中,不愿醒来。
直到机舱内只剩寥寥几人,经纪人徐盛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小心翼翼地叫醒周瑜——
“瑜哥,咱们该走了。”
“……”无人应答。
“瑜哥,人都走光了,再不走可就要被空警赶下去了!”
“……”
“瑜哥,亮哥还在外边等着您呢,您看咱们是不是该……”徐盛话还没说完,身旁裹成一团的周瑜猛地挣开毯子,扯下眼罩,顶着一双黑眼圈瞪着他。
徐盛被他浑身散发的低气压吓得习惯性地缩了缩肩膀,抬手将亮着的手机屏幕面向他——信息界面上就一个短短的对话框:收好起床气,别为难徐盛,乖,我在停车场等你——发件人:诸葛亮。
(一年前我答应一个妹子要给她发瑜亮的粮……一年后我实现了我的承诺……)

希望明年能好好做人,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好好发糖。
最后祝您身体健康,晚安(:>)| ̄|_

评论(2)
热度(3)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