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张楚】眼底藏星辰


————————
大家晚上好,又是我,这里又是上周圣诞节匆忙发的那篇文,因为上周赶着圣诞,挤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写了两千多字【尴尬】,而且其实并没有写完,所以这一周心里不停地循环忐忑,回来没想到能收到那么多热度,开心极了。今晚终于有时间能进行修改补充了,我一定认认真真地为人民发糖(,,•́.•̀,,)再次发布刷了屏真是抱歉。
————————
*张楚+王柔

今年的平安夜恰好是周六,烟雨客场对微草。过节不放假这种事丝毫没有影响微草队员的发挥,稳稳妥妥地将以7:3的比分守住主场。
烟雨这边,楚云秀瞧着队员们的心情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便找李华安排了回去的事,记者招待会也不去了,换好外套打开休息室的门就往体育馆的后门匆匆忙忙地走了。身后还能隐约听到有“咦队长要去哪?”类似的问句,她低头不好意思地干笑了声,如果说是为了约会的话,一定会被单身狗的谴责淹死的。
这时比赛刚刚结束,工作人员大都在大门维持观众散场的秩序,通往后门的通道只开了几盏灯,空无一人。楚云秀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高大的人影,好像正在低头捣鼓后门的锁。她放缓脚步,先警惕地环顾了圈周围,想好了逃跑路线后,躲在拐角处暗搓搓地观察。
这个身影好像是……“王队?”
正在努力开锁的王杰希被她吓了一跳,回头瞪着两只一样大的眼睛仔细一看,是今晚的手下败将,问道:“楚队?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云秀走过来,笑嘻嘻地说:“今晚输了心情不好,不想跟记者啰嗦,就先偷溜咯。没想到逮着一个也是早退的。”
王杰希挑了挑眉,指挥楚云秀过来打开手机的灯照着锁,他将一把钥匙插进锁里,三俩下便开了,拉开门,绅士地比了个“请”的手势。
“王队……你刚才弄了那么久是……?”
“……走廊太暗,找不到锁孔,手机又快没电了。”
“……”

俩人一前一后地出了体育馆,楚云秀站在一旁,一边等着王杰希锁门,一边随口说:“王队,你猜记者会怎么写,微草烟雨队长齐齐耍大牌不出席记者招待会?”
“嗯……”王杰希沉思了会儿,“平安夜王杰希楚云秀赛后丢下战队浪漫约会?”
楚云秀愣了愣,随后点头表示赞同。她倒没想到王杰希挺懂标题党的套路。
锁了门,俩人也准备离去。
“楚队接下来要去哪儿?需要我们送你回酒店吗?柔柔开了车。”
“不用了,新杰在等我呢。今晚谢谢你了。”
“客气了。平安夜快乐。”
“同乐同乐,再见,明天的头条。”

从体育馆后门往左走个十几米就是一条鲜有人迹的街道。楚云秀远远地便看见了张新杰。他身姿笔直站在路灯下,双手插兜,目视前方,也不知在想什么。橙光的灯光洒在他乌黑的发上,泛起一圈光泽。
“新杰。”楚云秀加快脚步向他走去。
张新杰闻声回过神来,迎上前去。他从外套口袋里伸出手来,拉着她的双手又放了进去。
“等很久了吗?”楚云秀问,说话间呵出一小团白雾。
“没多久,5分钟而已。”
“对了,我刚刚出来时碰到大眼,他被我吓得两只眼睛一样大了!”
“你啊。”张新杰抬手,伸出食指轻轻地戳了戳她的额。
楚云秀笑嘻嘻的,提议道:“今晚平安夜,我们去逛街吧。”
张新杰当然毫无异议。
俩人对北京都不是特别熟悉,也没兴致去一到节日便人山人海的旅游胜地、约会圣地挤,只是牵着手慢悠悠地在雪地里走。夜渐深了,天空这时飘下点点白雪,楚云秀仰头看,又伸出手去接,看着落在衣服上的雪欣喜地大叫。她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一年到头来几乎看不见雪,所以每次冬季都特别期待到北方城市打比赛,然后赛后跑到雪地里去撒泼打滚,还堆雪人。有一次也是在b市,从体育馆回来,也不去休息,她带头领着烟雨全体队员深夜在酒店内的花园里堆了七八个雪人,第二天就被赶出了酒店。
张新杰则淡定多了,他是北方人,从小看到大,早已失去了玩雪的兴趣。当他说要去超市买把伞的时候,遭到了楚云秀的强烈谴责——“新杰,你不能剥夺一个南方人的快乐。”他竟无言以对。
张新杰担心她会着凉,没奈何,只好到附近的一个小摊买了两个圣诞帽,一人一个,低头先给她仔细戴上,又重新缠紧了她的围巾,这才放心。戴好了,俩人互相瞅着,都觉得二十好几快奔三的人还戴顶红通通的尖角帽,有点傻。
仗着冬天穿得厚实,也不怕被粉丝认出来,俩人走走停停,一路逛到个热闹的小吃街。
楚云秀突然站住不动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某处。
“怎么了?”张新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一家馄饨店。
“我饿了。”楚云秀一脸期待地朝他眨巴眨巴眼睛。
张新杰轻声笑了,领着她往小店里走去。
点餐窗口前排着一条小队,张新杰先去排队,楚云秀则找了个角落的座位,先拿纸巾粗略地擦了一遍桌子,然后坐下等着张新杰。
过了半晌,他亲自端着两碗馄饨走过来放到桌上,挨着楚云秀坐下。
馄饨是牛肉馅的,配着浓浓的排骨汤和青菜葱花,冒出大片的水汽。
俩人松了松围巾,动筷开吃,但刚喝了一口汤,张新杰便停下了,一脸无奈。
楚云秀瞅着他被水汽糊住的镜片,笑了起来,赶紧递去一张纸巾。但这也不济事,擦了又糊,糊了又擦,什么时候才能吃完?
张新杰反反复复擦了几次,终于停下筷子,决定等稍凉一些再吃。
而楚云秀也停了,她在一旁边看边笑,差点没被呛死。
“云秀……”
“咳好了好了……不笑了。我来喂你吃吧。”
楚云秀用勺子舀起一个馄饨,又用筷子搭上一点青菜,蘸了点汤,先凑到嘴边吹凉了才送到张新杰嘴里。
楚云秀想起两年前,因为她在全明星时跟他抱怨推荐的酸辣粉太酸,一星期后他便带着她去尝试了传说中要加十分之七勺醋才会好吃的酸辣粉,味道果然不错。那时也是个冬天,一样的水汽氤氲,身旁还是那个人,好像什么也没变,只不过是他们从朋友变为了情侣。
想到这里楚云秀笑弯着眼,小心翼翼地将一个圆滚滚的小馄饨凑到张新杰嘴边。
“来,张大嘴巴,啊——”
“唔唔唔唔……”这是来自嘴被塞得满满的张新杰的微弱挣扎。

能让张新杰破例在11点过后不睡觉
的只有三个因素——家人,工作,楚云秀。
夜半,雪愈加大了,街上也愈加喧嚣。不知何处的教堂响起钟声,悠扬回荡在城市上空。同时还有烟花“咻”一声拖着长尾向天空冲去,“砰”的一声炸开一片火花,随后有千百朵烟花冲上天空,一朵一朵的,霎时千树万树梨花开。
原本准备拦出租车回去的俩人不禁被这满眼的绚烂吸引。楚云秀仰头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从口袋掏出手机一个劲地拍。
张新杰偏头看向身旁的她,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白色的雪花粘在她黑色呢子大衣上,顷刻化成一小片湿濡,长长的发梢上也带着些水汽。
他拿出手机,对着她调试好镜头,轻声喊了声“云秀”。楚云秀回过头时那一刻,又有一束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盛开,转瞬即逝的光芒照亮了她的侧脸,“喀嚓”一声,他按下快门,这一幕变成了永恒。
她笑了,“拍照一张五块钱哦,张先生。”
“身上没带零钱该怎么办,楚小姐。”张新杰压低着嗓音说。他理了理她耳边乱飞的发丝,“用其他的方法支付好不好。”
“什么方法?”楚云秀笑着正在按住张新杰悄悄捏她耳垂的手,忽然抬头看见他越来越近的脸,一切都了然于心,闭着眼睛迎了上去。

街边,一株装饰满圣诞饰物的槲寄生微微弯腰,为身旁拥吻的男女挡去风雪。

12月25日0点35分的微博——

张新杰V:你的眼底藏着星辰。
【云秀.jpg】

楚云秀V:又一年,圣诞快乐♡♥(。´▽`。)♥♡
【被水汽糊一脸的新杰.jpg】

王杰希V:今晚的月色真美
【与唐柔的合照.jpg】

唐柔V:真巧
【从咖啡厅俯视树下接吻的张楚.jpg】

单身狗保护联盟☆:为什么今天的黄历上没写忌深夜刷微博?!!!!!!!我的眼睛!!!!哦!!!!!我的眼睛!!!!!
【哭泣的狗.jpg】

—END—
柔柔的画风脱离轨道(:>)| ̄|_微博图片的内容我想了很久,感觉都不是很对,所以大家自己脑补去吧(:>)| ̄|_【乖巧】
啊都快元旦了我才把圣诞的贺文给搞完……【扑通一声跪下】各位老爷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会努力提高手速的qaq
下面附带的小剧场就当做是在下微薄的赔礼吧,希望老爷们不要嫌弃。

小剧场
在出租车上。
张新杰:师傅,麻烦到xx酒店(烟雨下榻的酒店)
师傅:👌👌👌
楚云秀:(耳语)那个……新杰,这次住的酒店房间隔音不是很好……
张新杰:(点头)师傅,不好意思,麻烦到xxxx酒店
师傅:???

评论(10)
热度(104)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