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雨世

*旧稿
*给这个月凑个偶数

风起。
道路两边成行的树木被带动歪向北边。少年贴着左侧的墙根快快走,他的黑发被逆风吹乱,未拉上拉链的深蓝外套下摆使劲往后翻飞,裹着他纤瘦的身躯往南前行。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刮台风,但上阳市居民受骗多年,全当它打屁似的还不在意,以至于阮萧现在闹得一身狼狈。
阮萧家在城南,学校在城北,好死不死刚一放学台风就呼啸而至。刚开始还好,他还可以努力挣扎着跑两步,但台风越刮越猛,加上现在已是初秋,早上他为了耍帅又只穿了件薄外套,现在哆嗦着要抱紧双臂。
上阳市靠近大海,远远的,淡淡的海潮味伴着一大片乌云飘来,嗒嗒地落下雨。
“靠!”阮萧把背后的双肩包取下,顶在头上挡雨,重新迈开步伐小跑起来。雨水洒在脸上,视线便变得模糊起来,朦朦的白色与绿色撞在一起,颇有些恬淡秀气的江南风情。他腾出手抹了抹布满水珠的镜片,便望见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上了年纪的女人撑着一把大黑伞踩着小碎步披头散发地匆匆跑来,身上还穿着宽大的睡衣,一看便知是刚刚午睡醒,就出来接孩子的老母亲。
“啊哟!你这么急回来干吗!?雨这么大等我去接你好伐!”母亲踏过一个小水坑,赶忙把伞倾到他头顶,身上瞬间暖和了许多。阮萧把书包背好,刚想说话便被母亲伸出粗糙宽厚的手掌掐住削瘦硬朗的肩膀,用力捏了捏,责备道:“早上都说穿多点咯,你偏不信,男孩子这么要强!”阮萧想解释,但他低头看见母亲脸上带着好像有些促狭的笑,又满肚窝火地把话压下去。
“算了算了,回家吧,“母亲早已习惯青春期的儿子偶尔的别扭,把大黑伞塞到他手里,又打开一把粉红色带圆点的折伞,“知道你不会撑这把‘丢人的伞’。”然后率先闯入愈加变大的雨幕中。
他跟在后面走着,苍白着脸抿着唇,默默地看着前面母亲脚下的旧拖鞋把泥渍甩上睡裤腿上,看着她的伞被风吹歪,看着她后脑勺上的白发。
-END—

评论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