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备香】【乡村爱情三十题】聘礼没给够,两家打起来了


*淳朴直白乡村风
*刘备×孙尚香

在沂水村,生活着一群平凡质朴的人们。
村西的刘家里有一个擅长编织的年青人,叫做刘备。
村东住着猎户孙家,世代习武,连幼女孙尚香也能舞得一手好剑。
刘备成年后在家附近开了一间杂货铺,除了日用品副食以外,还卖一些他自己编的草席草鞋竹篓、朋友诸葛亮的字画对联、二弟关羽做的卤蛋卤鸡翅等熟食,三弟张飞锻造的菜刀铁锅……总之是一家货真价实的杂货店。
孙尚香经常跟着兄长们进山打猎,采集野菜,偶尔会因力气过大而搞坏工具,这时就需要往刘备的店里跑了。
近来孙尚香的脾气不太好,稍有不顺心就整个人就像点燃的爆竹一样噼里啪啦地发火,以至于还没走到山脚竹篓就坏了。
没办法,极其宠爱这个小妹的兄长们决定让她休息几天,放松心情。
孙尚香回了家,坐在院里的小凳上看着老母鸡带着小鸡崽们到处啄食,放空半晌,还是静不下心来,她便寻思着再去买个竹篓回来,正巧母亲让她把发锈的柴刀拿去张家铁铺磨磨。
她应了,握着把长约两尺的刀,一路大摇大摆,威风堂堂。
有人招呼她,“哎,孙小妹!又去买竹篓啊?这星期都第几次了?”言罢,一阵嬉笑。
孙尚香循声看去,只见曹操嬉皮笑脸的,正和他的几个兄弟们坐在小卖铺门口的石凳上乘凉抽烟打牌。
曹操是村长的儿子,本村臭名昭著的混混。
孙尚香之前气还未消尽,偏生这伙人不识好歹来撞枪口。她不语,想教训一番这帮臭小子,又想到娘亲还在家中候着她,便只向混混们示威地挥了挥手中的刀,扬长而去。浑然不理身后的恶语。
刀送去磨了,她径直来到刘备的杂货店里,恰逢刘家这哥几个都聚在庭院里喝酒。孙尚香常来这边,一来二往地也都混熟了,这时张飞抱着酒坛,二话不说便拉着她入席。
孙尚香也不含糊,一杯杯与关羽张飞赵云等对饮起来,边笑边聊,和气融融。
刘备在旁看着,见她喝得差不多了,便赶紧拦下她要续杯的手,道:“差不多行了,喝多了醉。”
孙尚香嚷道:“凭什么?我偏要喝。”
张飞通红着黑脸也叫道:“喝!喝!必须喝!不醉不归!”
刘备瞪他一眼,“三弟,不要胡闹。”
诸葛亮瞥了眼刘备,悠悠道:“玄德说得对,孙姑娘还得回家,天暗路远,醉了恐怕会遇危险,见到父母也难解释。不如玄德送姑娘回去吧。”
刘备笑道:“孔明这个提议好。”便转头问孙尚香,“我送姑娘回去吧。”
孙尚香点了点头,起身时双颊通红,也不知是酒烈还是羞怯。
天色傍晚,两人走过一片玉米地,飒爽的夏日晚风吹得叶片簌簌作响。
刘备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道:“孙姑娘回去晚了会挨骂吗?”
孙尚香沉吟半晌,道:“……父母会问我去何处了,如果知道我跟你们喝酒的话就会骂,不过哥哥们会帮我挡着,到最后反而罚的是他们。”
刘备:“……真是辛苦他们了。”
一路说说笑笑的,也不觉路远,临近孙家,刘备遥遥望去,只看孙策与孙权人手牵着只猎犬,站在门口,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孙尚香见此莞尔,对刘备道:“就送到这里吧,我家的那两个门神会护着我的,多谢了。”
刘备点头,“那我先走了,以后再挑好日子来拜访令尊和……两位门神大哥。”
远处的门神兄弟虎着脸,不明就里地看着小妹与一陌生男人有说有笑,不禁郁闷恼怒,恨不得直接上去揍得这人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小妹和他俩在一起时还没有笑得那么开怀咧!

谷雨方过,将近立夏。
刘备与孙尚香时常相约出游,感情渐深,终于在某一日,刘备向孙尚香求婚了。
夏夜的山泉边,皓月撒下祝福的光辉,温和的清风阵阵,草木群虫捧上掌声。身着白衣的刘备跪地,持着一枚玉镯,满脸诚挚,“我很穷,无法给你充足的物质生活,连一个钻戒也买不起,只有祖上流传下来的一个镯子。但我很喜欢你,想和你组成家庭,从此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点点星星的萤火虫在孙尚香周身萦绕,她笑意盈盈,伸出手戳了戳刘备的前额,“二愣子,在你给我编腕绳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嫁给你啦,那句话怎么说……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刘备一怔,然后欣喜地起身,小心翼翼地给孙尚香戴上玉镯。
自此,白首不相离。
翌日,刘备便携礼上门提亲。
孙家父母对这位女婿很是满意,当即同意了婚事,而孙家兄弟又是震惊又是气闷,但见刘备在村中品行尚好,磨着刀勉勉强强也同意了。
刘备双亲早亡,与诸朋友兄弟商议置办妥当后,去找左慈算了吉日。
万事俱备,刘备便与孙尚香开开心心地出门游玩了。
谁知前脚刚走,找茬的后脚就来了。
原来是孙家兄弟得知小妹要嫁人的消息后,连续几日怏怏不乐,后来两兄弟暗自对刘备挑剔了一阵,找了一个“聘礼太少”的理由,上门来闹事。
这时只有关羽守店,见俩人来势汹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于是茶水也免了。
“两位有何贵干?”关羽问。
孙策先上前一步,瞪着眼,“我们找刘备。”
关羽也瞪着眼,“大哥不在,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会转告他。”
孙权道:“那好,麻烦转告刘备,我们家尚香不嫁了!”
关羽诧异道:“为什么?”
孙家兄弟齐声道:“刘备太穷了,配不上我们尚香。”
关羽道:“只要两心相悦,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
孙权道:“可笑!我们尚香从小锦衣玉食,不愁生计,要是跟了刘备必定要吃苦!”
孙策接道:“我们尚香嫁妆价值千万,而你们刘备送的聘礼连十分之一都比不上,还好意思娶老婆?”
关羽怒道:“请问亲家有同意取消婚约吗?没有的话别来这捣乱!”
孙家兄弟也怒了,“我们是兄长,我们同意就可以了。”说罢,孙权一拳捶在柜台上,关羽手旁的杯子不止地颤动。
关羽火气上来了,放下手中的活,走出柜台,与孙家兄弟对立,“嫁的是孙姑娘,不是你们。不服气就出去打,看看谁的拳头厉害。”
三人横眉瞪眼,到了院内对峙而立。孙权率先出手,关羽立即挡着,正与孙权激战,后又有孙策的攻击,关羽一对二,打了半晌终归是有些吃力。
关羽挡开孙策的拳头,退后几步,忽然扯声大叫:“张飞——过来打架了!!!”
此时隔壁家的张飞正与赵云马超马岱等人烤肉吃酒,闻声哥几个赶忙爬上墙头察看,只见关羽一人抵挡两人,众兄弟怒了,一个扭身就翻过了墙,纷纷摩拳擦掌。
孙策一看情势好像有点不对,便招呼着孙权收手退后,骂道:“无耻!”
众人回骂,“你二打一就不无耻了?!”
双方顿时对骂起来,僵持不下。
又骂了半晌,大门忽然开了,众人转头看去,走在前头的是孙策的挚友,周瑜。
周瑜身后跟着吕蒙、鲁肃、陆逊和甘宁。而甘宁吕蒙口中骂骂咧咧,和黄忠魏延互相推搡。
原来对骂期间两方都打电话叫了人手助阵,却没想到帮手们在门口碰着了。
各自归营,势均力敌,正要展开一场混战时,却又听到一阵敲门声,两方人马面面相觑,沉静了几秒后破口大骂起来。
龟儿子!竟然还叫人!
敲门声在骂声中不停歇,众人听着也烦,张飞喝问:“谁锁的门?”
一旁的魏延举手应道:“我锁的!”
马超瞪了他一眼,“那还不快去开。”
魏延赶紧一溜小跑去开门。
门外是游玩归来的刘备俩人。
刘备往里探头看去,有些迟疑地问:“……你们是在聚会吗?”

后来此事以孙家兄弟被孙尚香收拾了一番,其余众人去张飞家烤肉搓麻将完美落幕。

—END—
孙家兄弟回家后,又被父母收拾了一顿(bu)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作死,把鲁肃写成鲁敬了,肃哥对不起!【跪】
在我不断地偏题下,文风也开始变得不三不四_(:з」∠)_完全没有我臆想中简单粗暴……
三国魏时一尺等于23.80厘米,三国吴时24.20厘米,所以两尺长的柴刀也50厘米左右,也算合理的吧,毕竟我没见过多少次_(:з」∠)_
求婚的事以后再详写,先说个大概,反正这个系列我是一定要写的了!有毒!
晚安咯,祝你今夜好梦。

评论(4)
热度(32)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