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张楚】 Merry Christmas

*做了一点小修改

12月24日,沐浴在耶稣圣光中的西伯利亚一派安详。
教堂里的午夜弥撒已经结束,教徒们四五成群地告别主祭大人,踏着新雪钻进纵横交错的小巷,回到家中点燃壁炉安然度过今夜。
张新杰拿了剩余的面包,站在教堂门口发放给流浪者们或是穷人家的孩子。
“愿主与你们同在。”他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
“感谢您的恩赐!感谢主!”信徒们虔诚地躬身在前额、唇口、胸膛划了三个十字,高声唱着圣体歌离去。
张新杰目送着他们转过一个街口消失,推起稍滑落的眼镜,转身走进教堂。
甫一进门,石壁上依次摆放的蜡烛瞬间熄灭,视线变得昏暗,月光从门外照入,整个教堂弥漫起让人恐惧的死亡气息。
张新杰僵在原地,低垂着头,双手紧攥住他的十字架——逆光的十字星。
“圣诞快乐,主祭大人。”女人的声音夹杂在一片骨骼摩擦声里格外熟悉。
“你好,死灵法师。面包已经没有了。”张新杰回身,入眼是伫立在逆光中一片密集的骷髅士兵,以及当中最显眼的披着长袍的女人。
女人“嘁”了一声,冷笑道:“收起你虚伪的善良,众生无需上帝那可怜的血肉,撒旦才会赐予人们想要的。”
张新杰挑了挑眉,充耳不闻这荒谬的理论。他微笑道:“好久不见,楚云秀小姐,您还是那么地固执己见。”
楚云秀摘下兜帽,露出年轻姣好的面容,双眼直视张新杰,笑道:“原来你还记得我,赞美撒旦!”
张新杰纠正:“应该是赞美上帝。”
楚云秀耸肩:“如你所言,我很固执。”
张新杰点头:“是的。不过我想您大老远过来应该不是为了说这些吧?”
“当然不是,”楚云秀从袍袖内拿出一封信,扬手扔向张新杰,“上个月死灵魔法协会与教堂谈崩了,两方大佬已经开打。然后我被派来清除这片区域的光明派人士。”
张新杰一目十行地看完信件,沉默地重新叠好还给楚云秀。他推了推眼镜:“你已经清除了多少了?”
“我昨天刚来,还没开始。”楚云秀有些不好意思。
“效率太慢了。”张新杰评价。
“喂喂喂!我可是要杀你们的,你这是什么态度!快点跪下来赞美我啊!”楚云秀不满地嚷嚷。
然而张新杰开始提议战斗地点:“我们去五里外的地方打,在教堂内对你不利。”
明明对方语气平静,而“不利”这个词却惹恼了楚云秀,她高举起法杖劫风,口中低声吟唱古老的咒语,泛着幽暗绿光的魔力浮动在她周身。
“喀嚓喀嚓”骷髅军队僵硬地扭动身躯,顷刻间全都化作虚幻的光影,遁入黑暗消失了,教堂门口空出一大片。
张新杰一怔。
楚云秀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只白手套丢在张新杰面前,道:“只要不用魔法,就不会存在任何不利。”
“不,”张新杰一脸认真,“还有一个根本的不利。”
现在轮到楚云秀发怔:“什么?”
“你是女人,我是男人。男人某些方面会比女人强一些。”张新杰指的是当然是体力,格斗方面,却不料楚云秀想歪了什么,脸颊通红舞着劫风直接杀进来。
张新杰赶忙用逆光的十字星格挡,但面对招招凌厉的攻击,他应付地十分狼狈,仅十余合便被逼到了主讲台边。
劫风扬起,瞄准张新杰的右肩猛地挥下,张新杰边将逆光的十字星迎上,边侧身躲闪,却不知楚云秀手腕一翻,劫风划出一个弧度,径直往张新杰腿上打去。
张新杰来不及反应,右腿的神经末梢发出痛楚的哀嚎,噗通一声单膝跪地。
楚云秀得意地用劫风挑着他的下巴,笑道:“不利?信不信我送你去见你的主?”
张新杰只沉默地看着她。
两人对峙良久,楚云秀被他那漆黑双眸盯久了瘆得慌,刚移开视线准备与这位光明派人士再光明地战一局时,张新杰动了。
他右手抓住劫风,手掌顿时因为法杖上附着的死灵力量而鲜血淋漓。左手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抵上楚云秀的前额。张新杰缓缓站了起来,双方互相牵制。
“厉害。你就不怕死灵力量吞噬你?”
即使局势反转到对自己不利,楚云秀仍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张新杰的双手。
“我说过,这里是教堂,主会保佑我。”张新杰一板一眼地说。
楚云秀闻言不屑地冷笑,放开劫风,抬起双手一副投降的模样:“感谢你的主让我输了,失败者任你处置。”
回答她的是片刻的沉默。
“好像有句话忘了跟你说。”张新杰退后了几步,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挑开保险栓,手指搭上扳机,一点一点地往下压……“砰!”
枪声响起的瞬间楚云秀下意识地睁大双眼,然而不过五米的近距离容不得她思考——一朵娇嫩的白玫瑰傲然盛开在她面前,浓稠的鲜血在它的花瓣上流淌,格外妖娆。
“楚云秀,圣诞快乐。”他笑道。
—END—

评论(9)
热度(23)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