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策瑜】望西

*孙策×周瑜
*差劲的文言文
*跟历史上不符
*第一次尝试这么写文,有什么错误,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吧!
准备好了就往下了噢?

却说周瑜吐血昏去后,梦闻独身单衣纵马,行于穷冬烈风,山间小道之中。道旁无木,惟雪满群山。
瑜策马前驱,往十步,曰:“此风厉也。”
又行数十米,天忽聚阴云,顷刻间暴雨落下,中杂碎霜千粒。瑜衣衫尽湿,寒意砭骨,瑜曰:“此雨大也。”
瑜仰天视曰:“风雨者,不可挡也。”
人马难行,瑜欲辄返,却闻风雨中一人低语:“公瑾,勿退!公瑾,勿退……勿退……”
瑜心一凛,振作精神,随即鞭马抵风缓步向前。二时辰后,寻得一山洞急避之。
系马于洞口,令其刨雪掘草根食之。洞内有枯枝数根,设法聚堆点燃,且驱寒气。
时天色已暗,雨势将歇,风仍不减,阵阵呼啸,唬得瑜心惊胆颤。
瑜久行至此,腹中饥饿,喉中干渴,又不得利器戮马饱腹,只得躺于火旁,心中郁闷,哀曰:“想吾为中郎将、东吴大都督,而今沦落野岭,生死难定,悲哉!”
夜渐深,人困马乏,虽身于荒郊,皆睡尔。瑜枕碎石面上,辗转不适,眉间紧蹙。
先前夫人又语,“公瑾,勿睡,公瑾,走西……来寻我……公瑾,勿睡!”
瑜猛然起身环顾,然四周并无人。
却见篝火攀上一角布,灼得小腿肚热气滋滋。瑜慌扑去洞外雪堆,滚地掩火。
将近四更,天稍亮,疾风已息。瑜躺地望天,星光疏朗,即刻起身欲望白虎七宿方向进发。
马于洞口僵立而死,瑜长叹一声,复回洞中,带一火把,一干粗枝,蹒跚离去。
散发跌足,踉踉跄跄行了四五余里,正累极,视山脚忽见一小村,炊烟袅袅。瑜大喜曰:“吾得救矣!”遂狂奔下山。
及入村,迎路见一武将跨骑骏马,手持长枪,身披银铠,威风凛凛。瑜上前,自云乃是东吴大都督,今落难于此,望救之。
武将便邀还家,宰畜作佳肴,斟美酒,又拿锦衣貂裘以遗瑜。瑜喜不自胜,问其姓名。
武将闻言仰头大笑,朗声曰:“公瑾何不识我?”
瑜孰视之,大喜又大悲,忽大叫一声,口中喷血,倒去。
大梦方醒。
绸罗软榻。周瑜手撑起身环顾。左右大呼:“都督醒了!”
时吴侯在中军帐中聚文武谋取荆州之计,知瑜已醒,大喜,即径往内室而去。
却说周瑜初醒,神志未清,四下茫然。见孙权入,坐于榻边,才执手大恸,泪流满面曰:“吾适才见汝兄也!梦中大雪三日,冰天寒地,忍饥挨饿,惟伯符不弃我,教我随他往西居世外桃源之中安度余年,我当亦往。请主公另任贤才为辅。臣别矣。”言讫,撒手归西。
时年建安十五年,寿三十六岁。

—END—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D
讲真,我真的心疼瑜哥。
历史上的瑜哥特别好,三国中作者为了诸葛的形象,才故意把瑜哥写得那么心胸狭窄的,瑜哥在古时候风评挺好( ˘•ω•˘ )
三国中瑜哥被诸葛气死,而历史上是重病而死的。
天妒英才啊QAQ
另外,策哥刚起家的时候封瑜哥为中郎将,后来吴侯孙权封瑜哥为水军大都督,偏将军,南郡太守等。
白虎七宿是西方的一些星象。
好了,其他的应该很好懂吧????您不懂的话,烦请百度一下,您就知道:D

评论
热度(5)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