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乌比】同居日

*【伪】日式文风
*ooc    ooc     ooc 
*第一次写乌比,请多指教
*除了对话流以外,最话唠的一篇文
*很烂的噢,真的准备好往下看了吗?

『1』

伊莉娜-耶拉比琪遵照约定的时间,提着精致的手提包站在家门前往街道口翘首以盼,她的身后是两个大行李箱。
“比琪小姐,是准备出远门了吗?”街口缓缓走入一位牵着宠物狗的女士,是住在隔壁的寺中太太。远远看见伊莲娜便笑着走过来寒暄。
“太太早上好,”伊莉娜微笑着问候,“不是啦,从今天起就要搬去和男友同居了。”
“啊,这么突然?”寺中太太拔高声音叫道,而后眉目慈祥地看着她,“真是快呢,前几个月还见你形单影只的,现在已经找到爱的人。恭喜你们啦。”
这样像带男朋友回家见父母的场面。伊莉娜有些不好意思,微红着脸向长辈道谢:“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结婚,但请您喜宴的时候一定要来。”
“当然啦。”寺中太太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还有,这段时间十分感谢您的照顾。”
“啊,不必客气。”
正闲谈着,一辆黑色的本田驶进街口,在离她们不远处停下。紧接着,一身黑西装的乌间惟臣下了车,稳步向女士们走去。
“伊莉娜。”他站在女友身侧,目光快速打量起她的装扮——因为今日要搬家,伊莉娜没有同以往那样穿着性感奔放,一身轻便的运动服及跑鞋,淡金色的长卷发高高束成马尾,倒是显得整个人清爽干练。
乌间赞赏地微微颔首。
伊莉娜瞧见他便笑吟吟地挽住他的手臂,先是向寺中太太介绍,才转头对乌间说:“乌间,这位是我的邻居寺中太太。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好久了~”
乌间无视掉女友的撒娇,朝寺中太太深鞠一躬:“这段时间承蒙您的照顾。”
寺中太太笑着摆摆手:“哎呀,不敢当,你们实在是太客气了。希望你们能长长久久,尽管生活中有很多零零碎碎的事情很麻烦,但是互相忍让着,也能快乐地过下去呐。”
伊莉娜闻言眼眶一热,赶忙使劲眨眼将眼泪忍回去。
乌间握住她的手,再次向寺中太太道谢。

告别寺中太太后,俩人踏上了回家的路。
近日雨水渐多,车窗开了一条小缝,风裹携着冰凉的水汽掠入。街道上,人家院内种植的草木探出头来,与路旁栽的樱花树枝条交缠,新绿与淡粉点缀中,一切都是幅崭新的模样。
伊莉娜收回视线,转向正在驾车的乌间。
“呐,乌间,我们就要同居了。”
“嗯。”
“那么我们算是确认关系了吗?说起来你连一句喜欢我都没有说过诶!”伊莉娜嘟着嘴抱怨。
“算。刚刚寺中太太已经见证了。”乌间目视前方,答道。
伊莉娜看着他习惯性地无视自己,心中不爽,一下没忍住便扑过去抓着他的手臂摇晃撒娇。
“喂!不要胡闹!我们还在公路上!”乌间被吓了一跳,还好多年训练的臂力稳稳握住方向盘,才没有导致车子失控转出一起连环追尾。
“……对不起。”伊莉娜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怯怯地坐正身体。
车内终于恢复了安静。
路口的红绿灯闪烁,几秒后跳转到红灯。乌间停下车,趁着前方车流不息,瞥了眼伊莉娜。
她沉默地不知看向何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乌间有些头疼。果然没了她咋咋呼呼的声音,会很不习惯啊。而寺中太太的话恰时萦绕在耳边——“夫妻之间需要互相包容彼此的缺点”。
于是他抬手捏了捏眉间,低声道:“我喜欢你。”
沉默。
片刻之后是女人高分贝的尖叫——“啊啊啊啊啊!!!!!!!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啊啊啊!!!!!!……”
乌间扶额,还是让她沉默比较好。
不过已经晚了。车内动静太大,两旁的车主都纷纷降下车窗探出头来张望。
他可没有光天化日之下秀恩爱的习惯。乌间赶紧制止伊莉娜。
此时她也从激动的情绪中稍微平复,一瞬的安静,伊莉娜侧身,双手合十虔诚的很,宝蓝色的大眼眨巴着:“拜托你再说一次吧,我没有听清。”
“……”乌间黑着脸,准备发动车子。
“乌间~说嘛~再说一次嘛~”说着,伊莉娜又是一副准备扑过来的样子。
乌间头疼。她这个不分场合乱撒娇的毛病从哪来的?
为了让接下来的路程安全无阻,他思索片刻,干脆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倾身吻住她。
“安分点。”并未缠绵多久,离开时乌间看着她发怔的脸,又伸舌舔了舔涂着玫瑰味唇膏的柔软双唇。
伊莉娜只觉得脸颊发烫,味蕾上充斥着对方的味道——他刚刚喝了咖啡吧。却甜得她的心发软。
车子重新启动,穿梭过一个又一个路口。
原来是在这边吗?伊莉娜好奇地望向窗外的风景。这片区域来来回回因为不同的原因走了十几遍,却未曾以“前往乌间的家”的名义来过。
忽然有些近乡情怯。
夜里曾迷茫过无数次——活在肮脏黑暗地下的杀手,像蛆虫蠕动在淤泥里,吞吐出浑浊的气息。
这样的她,真的有资格摆脱过去回到阳光下吗?
童年的记忆持续在脑中放映。一帧一帧的,将过往的痛苦再次显现。
血色漆成的城市是她的故土,在所谓上等人的宴会中游走,出卖肉体诱骗被欲望障眼的人们,成长便是挥刀刺进对方的致命点。
恶心,糜烂,肮脏。这样的她,并不与他般配。
“呐,乌间。我这个女人可是很贱的,身体在你之前被很多男人碰过,未来还会有更多男人。你真的不介意吗?”
乌间一怔,奇怪地看着用指尖玩弄头发的伊莉娜。心下纳闷。
仔细想了想,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去拉住她的手,道:“我不会介意那些事情。只要你现在好好地在我身边,就已经够了。”
伊莉娜还没来得及感动,又听到他补充说,“从明天起,我会针对你来制定一份强化训练。”
伊莉娜:“……噢好的。”
这时的乌间彷佛被打开了嘴炮的按钮。
“那个寺中太太,也是个杀手。她的手掌有许多不属于家庭主妇的老茧,应该是善用匕首类的武器。几年前我同事接到过捕捉她的任务,但没成功。没想到她现在是个普通人。应该是做个整容,不过颈侧那颗痣还在。”
“所以说,伊莉娜。杀手也可以回归到平凡的生活中,幸福下去。”
伊莉娜看着他,半晌才反应过来:“乌间,你以前害羞也是这样吗?变身话唠?”
“没有!”乌间瞬间黑脸。
倒是伊莉娜笑了:“真是的……突然说这些好听话。”
她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本来还以为你是那种典型的迂腐的日本男人,竟然那么温柔……红牌犯规啦!”

“那么本月就先姑且适应一下,一天十次吧!”
“……别妄想了。别把安全套撒得满车都是啊!!!”
“乌间~乌间大人~~~”
“笨蛋!还叫什么乌间,可以叫惟臣了。”
“哦……老公~”

—有了1不知道有没有2,暂且来个end —

米娜桑晚安。
是只有我一直认为是伊莲娜吗【倒地】……对不起伊莉娜!!这么多年都记错了你的名字【跪】qaaaq

评论(8)
热度(29)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