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张楚】没有她的日子

*骰输了惩罚diy200+被我写成了不三不四的小黄文。
*我一定是想张楚想疯了,新杰大大对不起【跪】

“对不起新杰,队里有事我必须得提前回去了,下次再和你一起去吧……抱歉。”话筒那边是楚云秀软着嗓子道歉的声音。
张新杰站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往下望,26层的高度令来来往往穿梭不息的车辆像渺小的光点般游弋在耀眼的城市里,底下的嘈杂喧闹,往上逐层减弱,到了他所处的位置只剩偶尔从云层划过的飞机轰鸣声。
“没事,下个月的全明星赛我们还能一起。你注意身体,晚上降温了,记得穿多点……”一阵风吹过,灰色的云悠悠浮动,皎洁的月露出脸来,一片柔和的白月光洒下。
还未叮嘱完,电话那头的女友急忙忙地丢下一句“要登机了”就挂断了电话,徒留他一句“晚安”哽在喉咙里,说不出,咽不下。
又一阵风,寒意漫上四肢,他抬头看了眼夜空,转身走回房间。
月光大盛,而他的云,不知已飘向何处。

女友不在,事先安排的行程一个人游玩也是索然无味,张新杰打开电脑想研究一下今晚轮回主场对烟雨的比赛录像,可进度条还未到三分之一,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他干脆关了手机和电脑,匆匆洗漱之后便上床睡觉了。
睡前他看了一眼摆在床头柜上那束娇艳的玫瑰和旁边黑丝绒的小盒子,不禁一阵郁闷。
比赛里失误率最低的他却在求婚上一出师就栽了个大跟头,说出来也是好笑。

往日他不常做梦,这次却异常真实。梦里的他回到了家,一入眼便是在厨房里做饭的楚云秀,她围着围裙,长发随意束起,听到脚步声后回头,朝他甜甜地笑着,眯起的双眼瞧得他心头发软。
下一秒他便将她拥入怀里不住地低声呢喃她的名字。
“新杰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很想你。”
情不知所起,一吻而深。眼眸、鼻尖、耳垂、嘴唇、脖颈……想她,想要她,想要她的身体,想要她的心,想要她的一切,想到理智泯灭,行为失控。
从起初发狠的吮吸到齿间轻柔印在白皙肌肤上的噬咬,身体里像是藏着一团火,遇到干枯的柴草便无法克制地附上去,一寸一寸猛烈燃烧,明亮的火星跳出,焦黑的草梗发出死亡前最后一声呐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火焰欢愉地围着灰烬舞蹈,最终化作一片青烟,袅袅娜娜拥住灰烬陷入沉睡。

睁开眼时房间里还是黑暗的,张新杰异常地清醒。他伸手往裤裆处探去,指尖触及到一种湿濡的滑腻感,他皱了皱眉,赶紧打开壁灯戴上眼镜坐起来,一把掀开被子低头看去,还未适应光线的眼睛连续开合,看了两三次后,他才确定自己真的是梦♂遗了。
凌晨五点,城市寂静无声。浴室里水雾弥漫,他坐在浴缸里,及肩的微烫热水缓解了一身的疲倦——明明在梦中辗转不止,醒来时却还是入睡前的姿势,稍稍动弹才发现身体僵得厉害,睡了一觉没有休息反倒闹了一身的累。
闭上眼脑海里全是那些旖旎的画面,她那细腻如羊脂玉的触感,她那妩媚动人的迷离双眼,她那喷吐在耳边的低低喘息……张新杰看着又肿胀起来的下身,觉得自己现在有点跟欲♂求不满的单身青年似的,傻到令人发笑。
未尝不可以再傻一点。
他伸手握住昂首挺立的分身,属于职业选手的修长双手上下快速律动取悦着自己。
脑子一瞬的空白,直到一小团浊白的液体在水中散开后他才收回了神。
悠悠叹出口浊气,他起身放掉浴缸的水,一番淋浴后回到卧室,打开手机,六点钟的闹钟蹦出来,吵闹的铃声给安静的房间带来一丝热闹。关闭闹钟,张新杰站在阳台上眺望天际边不刺眼的红日,然后给楚云秀发了条短信。
“早安。我想你。”
—END—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果然小黄文什么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磨了两天,终于写完了这篇一点也不黄的黄文,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写了qaaaq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裤子脱了没?硬不起来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自己都硬不起来【手黄再】
再一次,新杰大大对不起qaaaq

评论(26)
热度(35)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