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双北】风雪夜归人

*腹黑儒生北京×霹雳小子台北
*我写得开心就好

暮色四合,身着墨色长衫的北京缓步走下飞机,举目四顾,机场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一副繁华热闹的景象,却没有他事先约见的那人的影子。
他轻笑着呵了口气,早已料想到那人不会态度那么好地来专程接机。旋即解下脖间的貂绒递给身旁的助理,径直上了出租车。
台湾的冬天,还是那么暖和啊。

一路约莫二十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北京十分愉悦,看着台湾顺畅的路况暗自盘算着等会儿请教一下这儿的交通管制,以便尽早解决掉他一直被诟病的堵车现象。
付过钱,他双手拢袖在一家气派的西餐站定,抬头打量了会儿,才推开玻璃门进入。
伫在门边的侍者迎了上来,准备接过他的外衣,却瞧着这一袭长衫困惑不已。
北京对他笑着点点头,脱下毡帽递给他,然后朗声道:“你好,请问台北先生到了吗?”
“已经到了,您往这边请。”侍者低头答道,说普通话时带着本地软软的音调。
北京笑着多看了他几眼。

餐厅装修地富丽堂皇,十几盏华丽的大水晶灯高高吊起,强烈的光线照下来有点闪人。北京颇不适应地眯起眼,视线模糊中前方有一道黑色身影站了起来,转身在原地候着他似的。
“好久不见,台北。”北京笑意盈盈,上下打量地着对面的少年——看来这几年过得不错,比之前又长高了一点。黑西装搭条花领带,挺好,符合他的傲气,再看看头发,啧这金色那么亮,估计是昨儿才染的吧,还立起来,真他妈难看。
台北的目光也毫不避讳地在他身上转,看了几遍,耿直boy冷笑道:“我们那么久就没见面你怎么没穿正装?中国不准?呵……还穿着这破古董干吗,搞文艺复兴啊?”
面对他的奚落,北京不紧不慢地撩起下摆坐下,仰着头对他一脸平和:“不,你说错了,这不是文艺复兴。而且父亲一向鼓励我们吸取外国文化,对外开放的。这不是正式场合,所以我想穿着我所喜欢的服饰。你说是不是,小弟。”
台北恼了他一眼,刚想讽刺,却见他已经自顾自地召来侍者开始点餐了。外人在旁不好发作,只好一脸不爽地一屁股坐下。
“你们这有面条吗?…汤面,不要意大利面。…没有吗,那你们有什么比较有味的?…嗯…那就来这几个吧。谢谢,”北京合上菜单,一边交给侍者,一边对台北道,“弟弟,我点了两份儿八分熟牛排,沙拉,你的一份儿鹅肝,还有个甜点焦糖布丁,你还想要什么就自个点吧。”
“不用了,就这些。”台北冷着脸,心中却隐隐一软,在北京又是要筷子,又是要碗的折腾侍者时蓦地回想起从前。
那时候台湾还跟着中国,两岸经常有往来,于是他们这边一帮小子也常到大陆那边,与哥哥姐姐们接触。台北在台湾这算老大,但到了那边还是小辈,在性格迥异的兄长们面前不敢喘一口气。
好在第一次见面,兄长们不是想象中的苛刻模样,对他们非常友好,其中大哥北京热情地设宴款待他们一众。那时的台北看着面容俊秀,面如冠玉的北京纳闷至极——咦咦咦?!!!这个人为什么长得那么娘却那么生猛?!!开玩笑吧???他刚刚喝了一瓶白酒怎么还走得那么直?!!这馒头有什么好吃的??连吃十个不喝水不怕噎着?!!!
仿佛看穿了台北的疑惑,北京突然对他温和一笑,拎着两瓶白酒走过来直接用行动来说明一切。台北为难地半推半就,最后招架不住,一小口下去就被呛得不行,而北京在旁边看着他狼狈的模样哈哈大笑。
后来他们俩个脸红着像猴子屁股地一箱箱对瓶吹。
从此这一大一小因酒结缘,每每碰面总要拉着对方鏖战到天亮才过瘾。
现在想起来他的第一套西装还是北京去英国出差时给他带回来的。顶好的面料照着他的尺寸做的,穿上去显得少年挺拔的身姿气宇轩昂。他欢欢喜喜地穿了一个月才肯换下来。
第一次吃洋餐也是北京领着他千里迢迢跑去法国吃的。作为南方人他比较喜甜,对焦糖布丁很钟意,北京笑着看他那副小孩子得到宝似的模样,走之前大手一挥,给他打包了一箱牛奶和许多奶酪,十来个焦糖布丁怕带回去化了,俩人就吃了一路。
记忆中的甜味漫上心头,如今却混着苦味。台北抬头看了北京一眼,顿时心生憎恨。
“这次你找我可不是为了吃饭吧?”他抱臂靠住椅背冷眼看着捧着一碗,拿起筷子已经准备开吃的北京,“服饰行为表明个人立场,这个还是你教我的。”
“哦?难为你还记得。”北京镇定自若地夹起一撮生菜往嘴里送,轻蔑地瞥了他一眼。
“是!我记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
台北猛地站起来,双手撑在桌上,逼视他,“你教我的东西我永远不会忘,但我真的不想再记得我是中国的孩子这个身份!”
“为什么?”北京问。
“因为中国令我们失望!”台北怒吼。
“台北,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不了。每次想到中国把我父亲,把我们交给外国人当奴隶时我的心就撕裂了一样痛!
这几十年里我们忍辱负重,一直期盼着中国来带我们回去,结果呢?你们社会主义发展地兴兴向荣,完全不顾我们的死活!你知道我们当时看着你们一个个欢乐的样子有多心痛吗?!
兄弟?还真他妈的可笑!你们强大了,第一个先去找澳门,然后又到香港,为什么最后一个才轮到台湾?我们一点也不重要是吗?呵……北京,劳烦你回话中国:台湾已经不是当年的台湾,不是任你想留就能留的台湾了。我们可以自食其力,我们已经习惯独自坚强,独立的台湾完全不需要你们可笑的慈悲!”一连串的怒吼让台北感到有些眩晕,悲从中来,泪水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北京一脸欲言又止,当即觉得可笑。
太可笑了,自己曾经那么羡慕崇拜的大哥,现在站在他的对立面,成为他的敌人。
北京起初怔了一下,渐渐恢复平和。他放下餐具站了起来,道:“弟弟,你们的委屈我都懂。我曾经也被外国人毒打过,那种屈辱的滋味很不好受,但那不是我们断绝关系的理由。你的想法错了,错得离谱。那时的父亲很虚弱,连自己性命都难保,面对外寇我们只好选择委屈求全,委屈你们。战乱中兄弟们被重伤被侮辱,尤其是南京,几乎性命垂危,他奄奄一息倒在荒岭上的样子我永远不会忘掉。所以我们一步步咬着牙要变强,不能再容忍外人欺负同胞们。到今天我们有了实力,外敌不敢来犯,带你们回家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心愿。”
台北不语。直勾勾地看着北京,发红的眼圈让他看起来像个不甘的小孩。
“我想我再说下去也没用,先告辞。”
北京对他温和地笑笑,走了几步,忽然身形一顿,又转身到他面前,抬手摸了摸他那竖起的头发,硬邦邦的还有些戳手。
“以后别搞这种发型了,还是原来那个好看。”
“要你管!”台北立即偏头躲开。
“呵…”北京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长大了就要成熟一点。天气好了来我家吃烤鸭吧。”
“你走。”台北拍掉他的手,一脸不屑。
然后北京真的走了。

夜风呼啸,几盏路灯同三俩行人如树叶般不停萧瑟。台北裹着大衣走在雪地上。
前方的路长而暗,不知何时才能回家。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完了真的猴开心的!!!
这不是bl,只是简单的兄弟情,憋想到奇奇怪怪的地方去。ヽ(•̀ω•́ )ゝ
太多错字了我重新来一遍_(:з」∠)_

评论(2)
热度(6)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