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上)

*CP出场顺序是:王柔→张楚→叶橙→肖戴

*时间线不同

*7K字注意

*原著向

 

 

 

 

 

07:00

 

 

唐柔醒来时身边已经空了,窗帘被拉开一小段,她眯了眯眼睛,看向阴沉的天空,细微的雨声还在敲打着玻璃。

昨夜似乎下了场大雨,风吹得很大,乍暖还寒的时节,唐柔被冷得尽量往床上唯一的被子里缩,迷迷糊糊间她感觉王杰希起身去关紧了窗户,还抱了一床棉被回来,细致地裹住她,让后半夜变得暖呼呼。

她搂住棉被,忍不住把脸埋进去傻乎乎地偷笑。

糟糕,全都是他的味道。她想。

 

 

刚走到楼梯口已能闻到空气中夹着的肉香,她笑吟吟地一步作两步跳着下楼,跑到厨房从背后一把抱住王杰希,“好香啊!今天吃什么?”

王杰希娴熟地煎得滋滋冒油的培根翻面,低下头极快地吻了吻她,笑道:“早安。早餐是培根鸡蛋三明治、牛奶和沙拉。”

唐柔:“没了?”

王杰希又吻了吻她:“没了,你就原谅你男朋友是个厨艺废吧。”

唐柔:“看来我得买本食谱回来让你天天练了。”

王杰希:“要点亮这个技能点可不容易。”

唐柔拍了拍他的肩,正色道:“任重远道,知难而上。”

王杰希无奈叹了口气:“好吧,那么劳驾您下楼把今天的报纸取了。”

“得令!”唐柔敬了个礼,哼着小曲儿出门。

 

 

二人所居住的小区在单元楼的一楼设有信报箱,这会儿唐柔乘电梯下来,麻溜地刷卡开箱取报纸,正要回去,却被一声微弱的猫叫刹停了脚步。她左看右看,什么也没有,喵喵声却持续不断,像是在呼唤她似的。好在唐柔从小练琴,听力敏锐,虽然有雨声干扰,凝神细听,还是能大致分辨出猫叫是从那个方位传来的。

她走出大门,走向左边的小花坛,俯下身拨开茂盛的大花萱草,果然有只黑灰色的狸花猫。

它浑身湿漉漉的,蜷在一株月季下,身下是黏湿的泥水。唐柔试探性地碰了碰,小猫抖了抖,却没有逃。于是唐柔直接将它抱起。

“好瘦,”她皱起眉,“一点手感也没有。”

“喵......”小猫有气无力地叫了声,像是在抗议。

唐柔嗤笑:“饿了多久了你?还有力气跟我抬杠。”

小猫不动了,孱弱的身体在唐柔怀里发抖。

“好了好了,别怕,我带你回家。”

 

 

王杰希将早餐端上桌,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唐柔回来,心里纳闷,正解下围裙想去看看,却听到门铃响了。

“门没锁。”他喊道。

“是我,快开门。”门外回应的是唐柔的声音。

王杰希更加奇怪,走过去,打开门。

湿漉漉的唐柔怀里抱着一只脏兮兮黏糊糊的猫,腋下夹着一份半湿的报纸。

王杰希:“怎么回事?”

唐柔倒是兴高采烈地给他介绍家庭新成员:“你看,我捡的流浪猫,杰希大神,再多做一份早餐吧!”

王杰希:“......哦。”

 

 
同居第一天,二人世界不保!

 

 

 

 

13:00

 

 
惊蛰。

春雷一响,像是指挥家挥动指挥棒,于是万物随着雨点的落下而从长久的冬中复苏。

风吹,树动,虫鸣,农人的闲话声,树梢上鸟儿婉转的歌声,自然的交响曲缓缓响起。

现在看电视倒有些煞风景。楚云秀这么想着便随手摁下了遥控器上的红色按钮。

没了综艺节目的喧闹,房间安静下来。潮湿清新的气味飘进来,才是午后,没开灯,屋子里很暗。

她兀自在沙发上坐着,听着雨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么好的天气呢。”她自语。起身趿拉着拖鞋回到卧室。

 

 

张新杰在午睡。

他平躺在她少女时代的床上,金边眼镜放在床头柜上,一脸安详。南方没暖气,室内温度还在个位数,他盖着两张厚棉被,双臂规矩地贴着身体两侧,睡得笔直。

楚云秀脱了外套,钻进被窝,躺在他身边。

张新杰一动不动。

世邀赛时,和张新杰同住一个宿舍的张佳乐吐槽,说张新杰睡觉不叫睡觉,叫关闭程序进入休眠状态。楚云秀当场反驳,什么鬼关闭程序,你以为我家新杰是机器人啊!他睡觉是直接死掉好吗!这说得张佳乐无言以对,只得抱拳敬佩,是,您厉害,天天和死人睡觉也没在怕的。然后张佳乐在当天练习赛时被楚云秀全程轰炸。

话说回来。

“新杰。”楚云秀叫道。

无人响应。

楚云秀觉着不行,心想:我睡不着,你也别想睡。然后她开始对张新杰动手动脚。

她天生体寒,一年三百六五天有两百天手脚是冷的,冬天进被窝时要缩成一团抖好久才能暖和过来。因此冬季的张新杰会在每日计划表上额外加多诸如“给云秀准备热水袋”“督促她改善体质”“提醒她多喝热水”等事项。

除了改善体质这项常年被楚云秀的懒惰赖过去外,其他的渐渐成为他的习惯。

 

 

张新杰是被冷醒的。准确的说是脸被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捂住了,和脚被晾在冷风中。

他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黑暗。

“......”张新杰伸手拿下覆在他脸上的楚云秀的手,握住藏进被窝里。

“你醒啦?”楚云秀此时正坐起来倚在床背上。

“嗯,你吵醒的。”张新杰说。

“嘻嘻。”楚云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张新杰:“外婆呢?”他们现在住在楚云秀老家,70年代的老房子,江南典型的黑瓦白墙。房子周围环着小桥流水,脚下是绵长的青石板路,路旁杨柳依依,一景一物都承载着楚云秀的前半生。

楚云秀:“噢,她跟妈妈去四叔公家串门了。”

“你在干吗?”张新杰揉揉眼睛,也撑起身同她并肩坐着,拿过眼镜戴上。

楚云秀伸腿轻轻踢了踢他,晃晃脚丫,白而嫩的小脚丫同张新杰肤色略黑的脚放在一起,十分骄傲地说:“我的脚比你的脚白!”

“......”张新杰彻底无语。合着你吵醒我让我的脚在冷风中发抖就是为了显摆你的脚白啊。

楚云秀感慨:“我说新杰啊,你这人脸看起来白白净净的,怎么脚会这么黑呢?难道你上半截和下半截的颜色是不一样的?”

张新杰懒得跟她比,一屈膝把楚云秀撩起的被子给踢回去盖好,确定不会透风进来后,淡淡地说:“我下半截是什么色的,你昨晚没看见吗?”

楚云秀:“......臭流氓。”

午睡刚醒的张新杰整个人都懒懒的,见她被自己一句话撩得满脸通红,心说她真可爱。干脆搂住了楚云秀靠在她身上。

张新杰:“我被晒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楚云秀:“什么时候的事?”

张新杰:“你忘了?上次我们去三亚,是谁一言不合就生气,到处乱跑,害我找了好久。”

楚云秀沉思:“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事情发生在四年前,前因楚云秀不大记得了。那时他们双向暗恋两年后终于确定了关系,交往的第一年夏休期,两人都有个走遍中国的梦,于是一合计,第一站就去了海南,感受海岛风情。

啊!大海啊!阳光啊!还有沙滩、海浪和仙人掌啊!

可是没等到两人欢快地在沙滩上演你来追我呀的偶像剧,他们之间就产生了一些小摩擦,临时改剧本出演了《海岛寻人记》。

争执半天没个结果,楚云秀一想,这叫什么事儿出来玩还要受你的气,呸,老娘不玩了!

然后她像是脚踩风火轮似的,甩下一句狠话和张新杰,跑开了。

张新杰没去追。事后他对自己这个决定表示后悔。

常年坚持锻炼的张新杰:要是我当时追上去的话,她根本跑不出十米。

都说旅行最考验情侣,张新杰很认同。他在原地冷静了十五分钟,最终否定了“与楚云秀分手”的想法,并沿着她跑开的方向追上去。

楚云秀跑了一会儿,荣耀女神养出来的死宅体质没多久就虚了。阳光猛烈,她走走停停,时不时回头看看张新杰有没有追过来,然而海滩上人头攒动,只是没有他的身影。

她委屈又失望,找了个冷饮店点杯冰沙,就坐在椰树下拿出手机跟苏沐橙哭诉。

可怜张新杰那边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找她,穿着T恤大裤衩人字拖顶着烈日跑了大半个海滩,终于在一棵椰树下找到了她。

嗯,在玩手机,还喝冷饮,很好。张新杰想,同时也松了口气。

他走过去,干渴许久的嗓子有些沙哑:“楚云秀。”

楚云秀抬起头,看见大汗淋漓的张新杰,大吃一惊,还以为他被谁丢到海里去了。他的T恤前胸后背都湿透了,脑门上全是汗,一向梳理整齐的头发凌乱而湿哒哒地黏住脑袋。

楚云秀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张新杰,心中的气瞬间消弭。

她忙站起身拿出纸巾给他擦汗:“你跑了多久啊怎么会出这么多汗!”

张新杰却抓住她的手,沉声道:“对不起,我错了。”

楚云秀抿着唇,半晌她说:“我原谅你了。”

张新杰仍说:“对不起。”

楚云秀小声说:“......我也有错,对不起。”

张新杰:“没关系,我爱你。”

他俯下身,轻轻吻住楚云秀。

 

 

回忆结束。

楚云秀感慨:“当初就是太年轻了,什么事都吵得惊天动地。”

张新杰:“现在也差不多。”

楚云秀炸毛:“什么叫现在也差不多啊!我有进步的好吗!至少没有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了!倒是你,四年了怎么肤色还没恢复啊!”

张新杰:“这个问题,请你去问脚。”

楚云秀:“......”

张新杰摘下眼镜,埋首在她肩窝,一寸一寸亲吻她纤细的脖子。

“还好我当初没有放开你的手。还好现在我们还在一起。”

 

 

 

 

17:00

 

14岁的苏沐橙在最后一节物理课上第五次看向窗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正在城市上空肆意咆哮。

她一向上课专注,遵守纪律,是老师眼中的乖孩子。今天却在最后一节课上频频出神。

同桌的女孩看出了她的不安,悄声问:“你怎么了?家里有急事吗?”

“没什么呀。”苏沐橙笑着摇摇头,将目光投到黑板上,一脸认真听课的模样,满脑子却是下这么大雨等会儿该怎么回去。

还有五分钟下课,早有人悄悄在下边背好书包,半只脚跨出书桌蠢蠢欲动,物理老师教书多年,早就知道就算是暴雨也拦不住这群小兔崽子的归心似箭。

老师慢悠悠地布置完作业,挥挥手,“下课。”

冲锋的号角响起,士兵们冒着下楼被校领导抓的风险,英勇地冲出教室。

兵荒马乱,人去楼空。

直到下课铃声响,苏沐橙才慢吞吞地收拾东西,独自一人下了楼。

她没有带伞的习惯,除非是早上下雨,因为常常熬夜的苏沐秋没办法起早送妹妹上学。从小到大苏沐橙放学了只需要站在校门口乖乖等着哥哥来接她就好了,不管风吹雨打,苏沐秋就像一个超人,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微笑着等着她,永远可靠。

今天不一样,早上出门时苏沐秋跟她说今天是叶修来接她回家。苏沐橙听了暗自开心了好久,不是哥哥的话,她就可以求着叶修偷偷去买根雪糕吃。

但临近放学时却突然下起了雨。

“吃不到雪糕了……”被禁冷冻食品良久的苏沐橙苦着脸。

她望着茫茫雨幕,也不知道叶修能不能来。

“唉——”苏沐橙站在教学楼大厅里长长地叹气。

杵在柱子背后的叶修看见小姑娘垂头丧气的模样,忍不住走过去笑着拍拍她的脑袋,“叹什么气呢?看到是我来所以不开心吗?”

“啊叶修!”苏沐橙惊喜地看着他,“你来啦!”

“嗯,来了。”叶修看着苏沐橙发亮的眸子,笑了笑。

苏沐橙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叶修接过她的书包,挎在肩上,想了想道:“十几分钟前吧,我本来还想再玩一会儿的,你哥非逼着我提前来。”

苏沐橙:“哥哥呢?”

叶修坏笑着撑开伞:“他和我一起出来的,去买菜了,没带伞。估计现在被淋得够呛。”

这伞有点小,苏沐橙只得挨着他才行:“你的伞又是哪来的?”

叶修边走边说:“找门卫大叔借的,你明天上学记得拿去还给他。”

“好。”

“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市场接哥哥一起回家吧。”

“那走吧。”

 

走到一半,叶修突然从口袋拿出一颗棒棒糖,递给她。

“诶?”

“你哥不让你现在吃冰淇淋,所以我就买了颗糖,将就一下。”

“嘿嘿嘿,是我最喜欢的蓝莓味!谢谢你~~有糖吃就够啦。”

 

 

 

 

22:00

 

“小戴,小戴。”

盯着手机发怔的戴妍琦回过神来,抬头对上方学才疑惑的目光,忙提高声调应道:“学才哥!”

“小戴你怎么了?有心事?”方学才问道。

“没有啦!我只是有点饿了。”戴妍琦笑嘻嘻道。

“是吗,那我们待会儿去吃宵夜吧,”方学才转头对程泰说,“本地人快推荐个地。”

“一句唉无*,”程泰一口应下,他又想起今晚的胜利者轮回战队,“我们不如让轮回请客吧!”

张家兴听了跟鲁奕宁说悄悄话:“老程最近怎么老打轮回的主意?看上周泽楷了?”

鲁奕宁翻了个白眼:“屁,是他女朋友看上周泽楷了,老程给她求签名照呢。”

方学才却说:“我们的接风宴就是人家请的,这顿还是我们请客好。我先去问问江副队。”

众人吵嚷换下队服,一齐来到轮回的休息室,说明来意,轮回这边正要去吃日料,两队一拍即合,于是待收拾妥当,一行人热热闹闹地前往浦东。

出发前,今天异常沉默的戴妍琦悄悄拉住方学才的衣摆。“学才哥,我不去了,我今晚有约了。”

方学才:“那你要去哪?”

戴妍琦:“......我.....要去杭州。”

方学才心猛地一跳:“你.....是去找队长?”

戴妍琦点点头。

方学才犹豫道:“非今天去不可吗?已经很晚了。”

戴妍琦只将手机给他看,票务网显示着上海前往杭州的高铁即将在二十分钟后出发。

看着小姑娘坚定的眼神,方学才没法,只得护送她搭上出租车,再三叮嘱注意安全。夜色沉沉,红色的出租车转眼就融入车流,变成了城市霓虹灯中渺小的一点。

大巴车上,江波涛问道:“你们队的小姑娘呢?”

方学才苦笑了下:“她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了。”

江波涛笑道:“男朋友?”

方学才看向窗外,肖时钦离开雷霆三个月了,队员们私底下还是叫他方副队,队长这个称号放在他身上总觉得别扭,连方学才心底都觉得不自在。

他们总是觉得,肖时钦只是离开了一会儿,过几天就会回来,或许明天,或许后天,或许很久。

“谁知道呢。”

 

一个小时的车程说长不长,戴妍琦在胡思乱想中听到广播的提示音,站起来随便拍了拍头发背上背包,跟着人群慢慢地往出口挪。

既来之则安之。她安慰着自己,就算是半夜来访显得太鲁莽,可她现在真的很想见到他,看看他在嘉世过得好不好,看看他现在在干吗,看看他是否也和他们一样想念过去。

戴妍琦边给方学才发短信报平安,边走出车站。然后就被迎面的雨水淋个正着。

她忙退回去,看着茫茫雨幕下的杭州,怔住了。

怎么办,下雨了,“想吃杭州小吃又刚好比赛结束所以就过来了”这个借口似乎用不上了,戴妍琦有一瞬间想哭,刚想点下拨通键的手指又缩回去,只是愣愣地看着肖时钦的名字,不知所措。

 

肖时钦看完今晚轮回和雷霆的比赛录像后便去洗澡了。他一直有密切关注雷霆的消息,雷霆这几个月的成绩一直不太好,他心里有点闷,于是下楼在冰箱拿了罐啤酒,回到房间,边喝边复盘。

可惜这边没有鸭脖吃。看到一半,肖时钦实在觉得没趣,暂停了视频切到淘宝准备买些武汉小吃解解乡愁。他顺手登录了企鹅,想找喻文州聊聊战术,结果方学才却跳了出来——“肖队,小戴去杭州找你了。刚走,你能去接她吗?杭州东站。”

肖时钦一惊,再看时间,半个小时前。

“好,我会去接她的。”肖时钦爆手速回了信息,关上电脑,急吼吼地起身换衣服,拿上手机钥匙出门。

出来觅食的孙翔第一次看见这么慌乱的肖时钦,问道:“小事情你急着去哪儿?”

肖时钦头也不回胡乱应道:“吃宵夜。”

孙翔追着他的背影喊道:“记得帮我带一份回来啊!”

但肖时钦已经下楼了。

“吃个宵夜跟赶着投胎一样,至于吗。”孙翔嘟囔。没走两步,又看见肖时钦噔噔噔地跑回来,甩了他一身水。

孙翔:“我艹!小事情你大爷的!”

肖时钦拿着伞从孙翔身边跑过时报以一个歉意的笑:“抱歉,外面下雨了。”

“下雨了还出去,饿疯了?!”孙翔再一次冲他背影喊道,“小事情你头发没擦干呢!还有,我想吃烤翅!!”

“知道了——”

 

肖时钦远远就看见独自一人站在车站口的戴妍琦。风雨交加的夜,那个总爱跟在他身后喊队长队长的小姑娘此时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雨中瑟瑟发抖。一想到她孤零零地从另一个城市跑过来找自己,内疚也随着心酸一直翻涌上来。他扪心自问:自己离开雷霆到底是对是错?

他下了出租车,撑开伞快步走向她。

“小戴。”

 

戴妍琦看到肖时钦那一刻再也忍不住了,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像汹涌的洪水,冲垮了她筑起的坚强。

“队长,你怎么会在这.....”她呜咽着,总觉得眼前的人不真实。

“当然是来接你啊,你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还好学才告诉我,不然你今晚去哪儿?”肖时钦无奈笑笑,伸手温柔地拭去她的泪。

“我怕给你添麻烦。”戴妍琦说。

“小哭猫,”肖时钦捏了捏她的脸,“敢自己一个大半夜的跑过来还怕给我添麻烦,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戴妍琦一听哭得更厉害了,“要是你一直在我们身边就好了,我就不用大半夜过来找你了。”

肖时钦沉默。

戴妍琦接着说:“我们......今晚输了......没有你,输得好惨......”

肖时钦心疼,叹了一声,将她轻轻拥入怀中,安慰道:“没事,轮回很强,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戴妍琦小声抽泣:“可是、可是上次对越云,我们差点输了。”

肖时钦:“嗯,上一场比赛你们确实表现的很差。”

戴妍琦:“哇——!”

肖时钦慌了:“别哭呀,我错了,对不起。”

戴妍琦吸吸鼻子:“道歉没用,我要吃宵夜,我饿了!”

肖时钦无奈:“好好好,你想吃什么,我都买给你吃。”

 

“对了,队长队长,你看!我给你带了鸭脖!汤老头家的!”戴妍琦像献宝似的从小背包里掏出一大袋油乎乎的鸭脖。

“谢谢小戴。”肖时钦笑着接过,心里却直嘀咕,她到底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已久?

不过这些已不重要,目前最重要的是今晚要安顿好这个爱哭的小姑娘。

 

 

 

 

——————————————

柔柔:这猫的眼睛好大,不如就叫它大眼吧!

杰希:......你开心就好。(小声)反正我明天就把它送到队里养。

——————————————

云秀:我当时到底干了什么,居然让你冷静十五分钟才选择不分手?

新杰:自己想。

云秀:......为什么你当时不打电话给我?

新杰:没用,你已经拉黑我了。

云秀:......对不起我错了。

——————————————

沐秋:沐橙你怎么能一颗糖就被叶修这混蛋收买了!!!

沐橙:没有啊,后来他用一车糖跟我求婚了。

老叶:呵呵。

沐秋:都怪我!不该当年把这混蛋带回来!引狼入室啊!我恨!

老叶:大哥,看开点。

——————————————

小戴:千里送鸭脖,队长,遇到这么好的我你就嫁了吧!

翔哥:小事情我的烤翅呢!

老肖:......对不起我忘了,鸭脖你要不要?

 ——————————————

南方也差不多要进入雨季了吧。

有了上就会有下,请组织放心,我就尽快把下撸出来的,不是明天就是后天,今天肝了七千多字肝有点虚......(下)就是写别的CP啦!别柳楼钟什么的,有兴趣的小伙伴请在几天后过来看啊(๑´ㅂ`๑)

顺便推荐米津玄師的《灰色と青》,很好听的一首歌,循环了一下午,是首和下雨天很配的歌。

——————————————

王柔:

尝试着写一下比较软的柔柔。

猫和老王真是上辈子结下的孽缘。

张楚:

灵感是很久以前自己写的一段话:

我想同你,在下着雨的午后,什么也不做。躺在床上,或坐在椅子上,或站在雨里,静静地听着雨声。不要开灯,让房间布满乌云。我们在这阴暗中,看风,看雨,看彼此,然后说几句风牛马不相干的话。

叶橙:

年幼时的回忆还用讲吗。等你下课。

再心疼一波在菜市场被淋成狗的沐秋。

肖戴:

私设程泰是上海人。关于雷霆队员的资料真是少得可怜。

*一句唉无:上海话,意思是:没问题。

肖戴我以前只写过一个小段子,四舍五入等于没写。现在这篇放飞自我,时间线还是选在他们之间最难过的时间段,ooc了全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会多写肖戴来回报组织的!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D

 

 

 

 

评论(16)
热度(150)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