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


*张楚

*一句话叶橙

*cider:一种低度数果酒

 

 

我的男朋友,醉酒后超黏人!

 

 

 

全息投影的巨大荣耀字样跳出,关注这场终极博弈的支持中国队的观众全都疯了一样鼓掌呐喊,解说员全力嘶吼着——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总冠军,中国队!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一个月的浴血奋战,终于换来丰厚的回报。

参与团队赛的六人从比赛席挨个走上台,而其余八人激动地冲下观战席,与他们抱成一团。半晌,十四人一列排开,望向观众,迎接他们的是如雷响的掌声和欢呼,或许是现场灯光太晃眼,或许是音响太大震得脑壳疼,或许是结果让人犹如梦中,以至于众人跟对手韩国队列队握手时都有些恍惚。

他们站在领奖台上接受最高荣耀的嘉奖,捧着奖杯,对缓缓升起的国旗大声唱着国歌,热泪盈眶。

这是属于他们的荣耀。

 

第二晚是主办方安排的庆功宴,各国选手盛装出席,享受着比赛后的放松。香花美酒,轻柔的音乐和曼妙的舞蹈,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们来来往往,纵享欢畅。

冠军中国队队员自然是场上的焦点,昔日的对手纷纷来祝贺,免不得喝几杯。酒精会影响操作,不过此时没人再顾虑这些,连叶修都敞开了肚皮,连被一个热情的英国汉子灌了三杯cider......然后他就倒了。

“老叶真是太没用了!”方锐驾着叶修放到一边的沙发上后,转身对苏沐橙吐槽。

“没事,让他睡吧。”苏沐橙轻抿了口白兰地,微笑说。

方锐瞧着苏沐橙神色如常,目瞪口呆,心里纳闷道:“这俩口子的酒量为什么会差这么多?!”

而后他看到了在桌上和李轩孙翔唐昊比酒量的楚云秀,心里对女生的认知又刷新了一次。

方锐自诩酒量全联盟第二,这会儿看着那边热闹,也跑过去跟着吆五喝六地玩。

楚云秀连着干翻了孙翔唐昊两个小年轻,正要和方锐一决高下时,身后有人环住了她的腰,楚云秀一惊,刚想用手中的白葡萄酒反手给这个不知礼教的家伙当头一杯,耳边却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张新杰。

楚云秀收了手,问道:“干嘛呀你。”

张新杰伏在她耳边低声连唤着“云秀”。呼出的热气灼红了她的耳。

对面的方锐被这对秀得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正要跑路,却被楚云秀叫住,“方锐大大,快来搭把手。”

方锐看了看楚云秀的长裙摆和小高跟,再看看神志不清的张新杰,心里没法,只得上前扶着张新杰到沙发上躺着。

这边楚云秀谢过方锐,转身给张新杰挪到另一边,免得他醒来看见自己跟叶修搂在一起会产生心理阴影。

仔细想想那场面可真够惊悚的。

楚云秀自个想乐了,手一松,张新杰歪到一边。

她赶紧去扶,张新杰此时迷迷蒙蒙地睁开眼,坐起来,又搂住她,像个没有娃娃抱就不肯睡觉的小孩。

楚云秀笑道:“新杰大大,演技挺好的嘛。”

张新杰却嘟囔:“好热......”

楚云秀忙给他扯松了领带:“热就不要黏着我啦。”

张新杰道:“头好痛......”

楚云秀道:“要喝牛奶吗?”

张新杰道:“困......”

楚云秀将信将疑:“真醉了?你到底喝了多少杯?”

张新杰歪着脑袋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一杯......”

楚云秀震惊:“一杯就倒,太弱鸡了吧,叶修都比你强!”

张新杰:“......白酒......”

楚云秀:“......好样的。”

废话轴了几轮,兴许是白酒的后劲上来了,张新杰不一会儿又昏过去了。楚云秀趁机起身拿了杯热牛奶回来,放在一旁。

 

 

事实证明,男选手的酒量是真的不行。楚云秀这陪着张新杰的空档,醉汉的搬运工方锐又帮着扶来了肖时钦和王杰希,这下好了,再来个喻文州,心脏4+1就齐活了。可人喻文州可精着呢,带着黄少天在身边,不管谁来敬酒,都只有一句“少天喝吧”,如此,走遍全场,滴酒不沾,可谓是卖得一手好队友。

楚云秀饶有兴味地摸出手机,先是拍了合照,然后挨个给叶修肖时钦王杰希拍了特写,发到职业选手群里给国内的大家品一品。

至于张新杰的特写,那肯定个人私藏。从交往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张新杰醉成这样。酒醉的牧师不再冷静自持,暴露出深藏于严肃下的本真。

这么可爱的新杰怎么可能给别人看到啊!楚云秀在心中呐喊。

然后可爱的张新杰此时突然睁开了眼,极快地伸手捂住镜头,镜片下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她,“不准拍。”

楚云秀一秒心虚:“你醒了?”

张新杰重复道:“不准拍我。”

“只准你看我。”

 

 

看来是没醒。楚云秀虚惊一场。关了手机。拿过牛奶探了探温度,确定是温热的后递给他,说:“喝了它。”

张新杰却张开怀抱:“要抱。”

楚云秀连哄带骗:“你喝了牛奶我就抱你。”

“好,”张新杰应下,乖乖将牛奶喝个精光,“抱我。”

“好好好,抱你。”楚云秀无奈笑着,前倾抱住了他。

张新杰低头极快地在她脸上嘬一口,楚云秀只觉头皮炸开,红着脸低呼:“张新杰!”

张新杰得寸进尺:“要亲。”

楚云秀坚决反对:“不行!这里好多人呢。”

张新杰不依不饶:“我不管,就要云秀亲亲!”

楚云秀宁死不亲:“不行就是不行,再闹我就不抱你了。”

张新杰沉默,权衡再三,最后说:“好吧。不要亲亲了,你哄哄我吧。”

楚云秀傻眼:“啊?......嗯......呃......这个......新杰宝宝你好棒哦!”

张新杰心满意足地闭上眼,与她十指相扣,“嗯。我的云秀也最棒了。”

镌刻着荣耀的两枚冠军戒指相碰,在他们的指间熠熠生辉。

 

 

 

——————————————————

后来国家队队员被采访问到世邀赛期间最不能忍的事是什么时,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姓领队回答:“大概是酒醒起来看到队内的情侣在自己身边接吻吧。”

老叶:早知道酒醒得这么快,我就多喝几杯了。

方锐:我再也不想和你们喝酒了。

文州:云秀,你的脸上有奶渍噢^_^
 

 

评论(7)
热度(103)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