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不见

 

*CP刘柳

*强行文艺

*私设子厚生前最爱梅花

 

 

 

 

长安的冬,总是下着纷纷扬扬的雪。

刘禹锡独坐在炕上,指间捻着一枚黑棋轻叩木桌,凝神看着一盘残局。

忽闻门外踏雪声,刘禹锡抬起头,柳宗元正解下蓑衣,摘下斗笠。

“来了。”刘禹锡笑道,忙唤侍儿奉上茶水。

“来了。”柳宗元于他对面坐下,便细细端详起棋局,半晌,捻起一枚白子,于西九南十放一子,他抬手点了点边星,“劫此子,作声东击西势,引虎入牢,便可破此局。”

刘禹锡却道:“你是走着来的么?好大的雪,袖口和头发都湿了。”说着便递上一帆帕子,“擦擦罢。”

屋内暖和,落在身上的雪融成水,濡湿了眉梢须发,衣摆带袖,柳宗元接过帕子,随意擦了擦,仍看着他的棋,刘禹锡无奈道:“你且换件衣裳去,我再来与你下棋。”

主人家强硬要求,柳宗元也不好拂了他的意,只好随着侍儿去偏房换了件干净衣裳,再回来时,刘禹锡已布好棋局,邀他入座。

二人端坐炕上,无声对弈,手边热茶烹出缕缕轻烟,窗外的雪下得越发的大,枯木的枝丫不堪重负,随雪断了落到土里。

刘禹锡抿了一口茶,道:“子厚,你认为王叔文其人何如?”

柳宗元道:“甚善弈棋。”

“还有呢?”

“王叔文雄心壮志,善理政事,国之栋梁也。”

“嗯?”

柳宗元默了一瞬,执起茶杯,一饮而尽,缓缓道:“我愿追随他。”

刘禹锡抚掌大笑道:“好啊!子厚!英雄所见略同!我亦觉得王叔文必能有所作为,如此,我正听闻他要聚集有识之士进行革新,若是你我二人加入,助他一力,必能废弊政、除佞臣、兴国运、济苍生!”

柳宗元却摇头道:“梦得,你我同道殊途。”

刘禹锡问道:“你说什么?”他只见柳宗元张了张嘴,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刘禹锡还要再问,忽眼前迷蒙,不见了柳宗元的身影。

 

 

 

“刘伯伯、刘伯伯。”

刘禹锡醒来,见柳周六侍立一旁,便问:“几时了?”

柳周六道:“酉时了。”

“嗯。”刘禹锡起身,问侍儿,“备好了东西么?”

侍儿道:“回老爷,饭食、香烛、纸钱都一一齐全了。”

“走,六儿,我们看你父亲去,再晚点他该饿了。”

刘禹锡领着柳周六出门,往灵堂去。

院里的梅花新开,一阵风过,吹落枝头的雪,倒显得花骨蕾越发的精神。刘禹锡近前端详片刻,信手折下三俩枝,喃喃道:“你父亲生前最爱的便是梅花,可惜这花开得不甚好,还是长安的花好看啊。”

刘禹锡望着一树红艳的梅,轻声叹道:“只是我和他,却再也回不到长安了。”

 

 

评论(8)
热度(21)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