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


*张楚
*放飞自我
*大家新年快乐!




初次见面是在赛场上,楚云秀对张新杰的印象并不好。彼时烟雨刚刚以3:7的成绩输给霸图。
赛后握手时,楚云秀对着这个同期低声咬牙道:“下一场我一定会把石不转首杀!”她的风城烟雨在团队赛时就是被张新杰的战术给耗死的。
张新杰一愣,点点头说:“加油。”语气平淡极了。
楚云秀被他毫不在意的态度给气着了,来个黄少天张佳乐那样的跟她打打嘴仗调侃几句也好啊,她还想再说什么,但张新杰早已放开她的手,握向别人的手了。
楚云秀只得一脸烦闷的跟着队伍退场,回头把张新杰的QQ备注改为“霸图的高岭之花”。
次年的全明星赛后,四期生们自己组了局,经过一年相处的年轻人们都基本熟悉了,大家伙说说笑笑闹了一夜,豪放派楚云秀也敞开了心四处打闹,在KTV同苏沐橙窝在沙发看田森与李轩对唱情歌时,她余光一瞥,瞧见了在角落的张新杰。
他今晚除了在饭桌上多点话外,其余时间都安静地站在人群外,倒像个旁观者。此时他就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没看手机,目视前方,也不知道是在看别人唱歌还是在发呆。包厢里眼花缭乱的光打在他身上,张新杰这坐姿挺直,面无表情,愣是让楚云秀看出了正气君子遗世而独立的感觉。
合着他们就是妖魔鬼怪?楚云秀对自己的念头嗤笑一声。转头跟苏沐橙打了声招呼,然后拎着罐可乐,径直走到张新杰身边坐下。
“喝不?”她把没开过的罐装可乐放到他面前。
张新杰刚想拒绝,但他侧首看到楚云秀明亮的杏眼,鬼使神差地伸手接过,说了声谢谢楚队。
“唔,不用这么客气,”楚云秀翘起二郎腿,单手托腮,看着黄少天嘴里呜哇乱叫地以极其强硬的姿态护住点歌台,以防喻文州点的歌被切,“张新杰呀,你是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啊?”
张新杰犹豫了会,说道:“没有。我只是有些困了。”
楚云秀轻笑:“你哄虚空阵鬼啊。”
张新杰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他的技能树上还没来得及点亮“和女性相谈甚欢”的技能。
“既然不喜欢,以后就不要来了,”楚云秀靠着椅背,一脸认真,“以后聚会的时候,你吃了饭就找个借口早点回去吧。”
“什么借口?”张新杰问。
“嗯……比如说什么,你必须十一点睡觉,过了点睡不着这样的借口啊!”楚云秀说。
张新杰哭笑不得,这算什么借口?只怕说出这样的借口,不但不能推辞,反而还会被按着头喝几杯吧。
但他还真点点头答应了。以后除了楚云秀在场的和霸图内部组织的以外,大大小小的聚会宵夜都被他用这个借口推了。
久而久之,张新杰本人也为了圆这个弥天大谎,养成了十一点睡的习惯。而关于他的“强迫症”“霸图小闹钟”的大名在联盟里流传了一代又一代。
话说楚云秀和张新杰也因此亲近起来。那晚楚云秀集齐了四期生的电话号码,回头一个一个加微信。等加到张新杰时,她还特地去翻了翻这人的朋友圈。
出乎意料,她还以为他的朋友圈会同空间一样冷清单调。可这几十页美食图是怎么回事??她挨条戳进去,发现不是深夜放毒报复社会,而是图文并茂,详细中肯的美食评论。
大半夜翻完的楚云秀,饿了。她截了张图,发给张新杰。
“好饿好饿QAQ”
大半夜的,张新杰自然没有回复。
楚云秀撇撇嘴,丢下手机,挣出被窝,跑去厨房给自己煮宵夜。
次日早七点,张新杰吃完早餐后打开手机看到她的信息,微微一笑。
回道:“没出息。”想了想,又回了句:“你想吃什么?下次我带你去吃。”
这大清早的,浪到半夜才睡的楚云秀当然也没有动静。
张新杰放了手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中午的时候楚云秀打电话来了。
一接通她便说:“奶爸,我们之间的时差也忒大了些。”声音三分缱绻七分慵懒,一听就是刚起床。
张新杰道:“是你作息不规律。”
楚云秀反驳:“是你作息太规律。”
张新杰不跟她争,悠悠道:“想不想吃好吃的?”
“想~”楚云秀一听,赶紧甜甜地喊了一声。
张新杰笑道:“是吗,那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楚云秀继续腻着嗓音:“什么条件呀?”
“从今天开始,你保证再也不熬夜,不抽烟不喝酒,按时吃饭,不躺在床上看电视剧。元旦假期我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楚云秀沉默了。
“云秀不愿意吗?就算是香辣小龙虾,塞满了肉的肉夹馍,加上满满两勺辣椒的凉皮也不行吗?嗯?”
不知是他说的太诱人,还是被上扬的尾音撩到了,楚云秀脑子一抽,一口答应了这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一年听着很长,转眼也就过去了。年末最后一天,楚云秀早窝在床上了,手上却没闲着,她还得忙着在微信跟家人说祝福,忙着去企鹅群里发红包玩闹,忙着登微博给粉丝们发福利。
已是最后时分,她要掐着零点发微博。通知栏里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挤满各种信息。
5、4、3、2、1……
职业选手的手速对于这些小事没在怕的,只不过刚按下发送键时,会套马杆的霸图汉子突然跳了出来,吓了她一跳,差点手滑把微博给删了。
这是她为张新杰特意设的铃声,就是那首霸图人在场的聚会必点单曲——《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楚云秀用的是全员合唱版,这会儿韩文清的歌声在寂静深夜里愈加雄壮,掩过了她因激动而强烈响起的心脏跳动声。
这个铃声可从未在11点后响过。
楚云秀稳了稳神,按下接听键,小心翼翼地放在耳边,问道:“喂?张新杰?”
“云秀,是我。”那边张新杰的声音听起来挺真的,应该就是本人了。楚云秀放心了。
她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啊?”
张新杰说:“我在守零点。”
楚云秀说:“噢噢,我还以为又是什么BOSS刷了呢,居然让霸图小闹钟晚睡。”
张新杰默了一瞬,“不,我是为了你……不,我想说,”他顿住,深呼吸,然后郑重地说,“楚云秀,我喜欢你。”
楚云秀懵了。
寂静的夜愈加寂静。
长久的沉默让张新杰感到不安,他屏息听着,生怕错过她的回复。
但楚云秀仍是沉默。
张新杰抬起手腕,盯着手表。等到秒针转完了大半圈,对方还没有回复。他失望地开口:“对不起……”
“你等等!”楚云秀突然出声打断他,“你道歉干吗!我有说不愿意吗?”
“?!”现在轮到张新杰懵了,“……所以,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当然!”楚云秀坚定地应道。
张新杰轻笑了声:“那,新年快乐,女朋友。”
“你也快乐啊,男朋友。”楚云秀脸红地往被子里缩。
没人再说话,没人说再见,也没想着要挂断电话。他们沉默着,耳边是对方一下一下的呼吸声。
张新杰突然笑了。
他说:“云秀,我很开心。”
楚云秀也笑:“傻子啊你。”
她听到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还有阵阵的风声,问道:“你出门了?”
“嗯,”张新杰锁好门,慢慢走上阶梯,笑道,“喜欢的人答应跟我在一起了,激动得睡不着,上楼顶吹吹风冷静一下。”
楚云秀红着脸又骂了一声“傻子”。
“早点睡吧,已经很晚了。”张新杰说。
“嗯,你也快点回去睡觉,别吹感冒了。”
“好。晚安。”
“晚安,好梦,奶爸。”
“嗯,我今晚一定会做个好梦的。”




电话挂断,通话时长00:39:44
楚云秀丢开手机,爬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玻璃窗,托腮倚着墙,任由寒冷的北风侵入温暖的房间。
虽是午夜,城市仍是流光溢彩,大朵大朵绚烂纷繁的烟花在空中炸开,给冷寂的天空加了一笔热闹。
她捂住不知是被手机烫的还是因为激动而发热的脸颊,望着远方,想着远在青岛的张新杰此时此刻有没有穿好外套,有没有被冷风吹疼,他会不会感冒。
一想到这些,她的目光便变得柔软下来。
明年,一起跨年吧。




修改了下结尾。
踩着2018的头同2017say  goodbye
2018:今年的日子你就甭想好过了!!
嗯,希望新的一年,张楚能越来越好!太太们能发更多的粮!
晚安。

评论(4)
热度(36)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