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薛蝌的烦恼

*丰年好大雪—1
*写写薛家四兄妹的故事
*剧情稍有改动
*薛蝌×刑岫烟



薛蝌觉着,世上不省心者有三:一是女人,二是小人,三是他大哥薛蟠。
薛蟠前头还在席上说着自己结交的朋友都是人中之龙,豪侠仗义的肝胆兄弟。薛蝌在旁,看着他同刑大舅左搂兔官,右抱娈童在那瞎划拳喝酒,心说:“可拉倒吧你,人中之龙岂会成日家的跟你这呆霸王吃酒赌钱厮混?真真是薛大傻子一个。”
果不其然,转眼儿薛蟠就因一个戏子闹了人命进了狱,天天在牢里哭着喊着要薛姨妈快快使银子把他弄出去。薛家这边也是一团乱,薛蝌没法,毕竟是他亲大哥,只得四处去托人找路子。而薛蟠口中的肝胆兄弟,如今见他进了狱,树倒猢狲散,早已翻脸不认人,或是袖手旁观、隔岸观火,或是千方百计想着从官司里捞着油水。薛蝌本就为薛蟠的事忙得昼夜不宁,家中又有夏金桂、宝蟾闹得家翻宅乱的,更是心烦,于是直接让家人不管好的坏的薛蟠的朋友一气儿都赶出去。
后来亏得有贾府扶持,家中上下又打点了几万银子,薛蟠的事终有了生机。薛家人的心也渐渐安下来,薛蝌也得了空儿在家中歇几日。
不料薛蝌没得清闲,转身却被夏金桂缠上了。这夏金桂本是薛蟠之妻,自嫁过来便没一刻消停,前日见薛蟠恐怕是不得活了,因此闹得天翻地覆,这会子见了薛蝌,也是个高瘦俊逸的公子哥,又见他办事色色稳妥,比起薛蟠,不啻百倍,嫁与他不失为一条好出路,心思渐渐地打到他身上来了。她本就是个水性的人,夏母宠出来的一身娇蛮,要什么便是什么,纲常伦理浑然不顾,因此薛蝌在家时带着宝蟾打扮得花枝招展,搔首弄姿,费尽心思要勾引薛蝌。
薛蝌很烦,真的很烦。本指望在家中休息几日,却未料到夏金桂主仆二人竟如此不知羞耻,他是忠厚老实的人,兄长之妻就是千杀万剐他也不敢染指,但每日在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不仅总提心吊胆防着薛姨妈知道,还带累了香莲被夏金桂记恨,可恨的是无法将这两个恶女逐出薛家,一时忧闷愁苦竟比得知薛蟠坐牢时更甚。
是日,薛蝌独坐在房中算账,他的小子小六拿着一叠子信件进来作揖:“二爷,刑姑娘来信了。”
薛蝌一听是刑岫烟的信,心里喜欢,在下人面前不好意思,只沉声问:“大爷来信了没有?我算着上次给他的银子该用完了。”
小六哂笑道:“有的。二爷还是先看了刑姑娘的信才好,赶紧写了回信,叫小人送去,免得姑娘心急。”
薛蝌笑骂道:“多嘴的奴才!滚出去!”
小六笑嘻嘻地退了出去。
薛蝌拿过信,展开,只薄薄的一张纸,几个娟秀的蝇头小楷,写道:“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薛蝌心中一软,思及刑岫烟目今寄人篱下,生活凄苦,而夏金桂却骄纵淫荡,不禁一阵悲酸,从此更是厌恶夏金桂宝蟾二人。
且说薛蝌看完仍将刑岫烟的信放好,打开薛蟠的信。薛蟠一向不学无术,虽上过学,也是成日厮混,腹中没有半点墨水,所以书信皆由家人代写。
薛蝌还未将信看完,脸色早已大变,慌慌张张地拿了信便去找薛姨妈。
适时,薛姨妈正看着宝钗宝琴二人做活,薛蝌也顾不得礼数,急忙道:“姑妈!哥哥不好了!”
吓得三人急忙接过信来,宝钗念道:【“男在县里也不受苦,母亲放心。但昨日县里书办说,府里已经准详,想是我们的情到了。岂知府里详上去,道里反驳下来。亏得县里主文相公好,即刻做了回文顶上去了。那道里却把知县申饬。现在道里要亲提,若一上去,又要吃苦.必是道里没有托到。母亲见字,快快托人求道爷去。还叫兄弟快来,不然就要解道。银子短不得。火速,火速!” 薛姨妈听了,又哭了一场,自不必说。薛蝌一面劝慰,一面说道:“事不宜迟。”薛姨妈没法,只得叫薛蝌到县照料,命人即便收拾行李,兑了银子,家人李祥本在那里照应的,薛蝌又同了一个当中伙计连夜起程。
不想刑部驳审,又托人花了好些钱,总不中用,依旧定了个死罪,监着守候秋天大审。薛姨妈又气又疼,日夜啼哭。】
薛蝌也急,天天四处要账,抵当家产折变钱财。宝钗是个明事理的,时常劝慰薛姨妈,宝琴年纪小,不谙世事,薛蝌只得请宝钗多照看着。
那夏金桂见薛家家道中落,想着自己在这呆着也没个趣,薛蝌又是块撬不动的顽石,自己怕是要一辈子埋没在薛家了,越性拉着宝蟾豁开脸闹将起来。
后来一连生了金桂自杀,贾政被参,东府被抄,又有宝钗嫁人诸事,薛家人皆是悲喜交加,心力交瘁。
薛蝌是家里唯一的爷们,事事扛在肩上,没有半日是得闲的,自薛蟠事起后竟再未理过刑岫烟。
如今熬了许久,皇恩浩荡,大赦天下,贾家光复了,薛蟠终被放回。
薛蟠在牢里走了一遭,霸王的傲气全都没了,出来便跪在薛姨妈面前哭道:“儿子以后定当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不负妈的养育之恩。”众人大哭一场,回到家来,从此安稳过日。此是后话,不提。
大哥回来了,薛蝌肩上担子轻了许多,他想起刑岫烟的信,心中一动,直往薛姨妈这边来。
此时宝钗早已嫁与宝玉,宝琴也去了梅家。听说梅家的姑爷人品性子很好,宝琴回娘家时体态也丰腴了些。倒是宝钗,因宝玉得了病才急急地娶过门冲喜,婚礼办得并不风光,俩口子在相处不久,宝玉便随了个疯和尚出家了,从此不知影踪,只可怜宝钗与腹中之子相依为命。
贾家人说宝玉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历劫来的。薛蝌不信,暗怨薛姨妈草草做媒,使得宝钗年纪轻轻便守了寡,心疼他这妹子命苦,但也只能听命。
话说薛姨妈早打算着为薛蝌娶亲一事,今日听他一提,心里喜欢,立即应下,命人快把聘礼备上。薛蝌心里也喜欢,拜谢姑妈后回到房中,取出笔墨,微笑写道:“姑妈已经同意你我婚事,待一切具备妥当,薛某亲自上门提亲。愿与姑娘执子之手,永结为好。”





【】内为红楼原文
薛家人也挺有意思的。
薛蝌在红楼梦里的爷们中算是挺不错的人了,有情有义,薛蟠犯事,他二话不说直接扛起薛家的大梁,虽是年轻,却也尽心,还说大哥没出狱前,不愿结婚。面对金桂宝蟾的勾引丝毫不动。对待宝钗宝琴两个妹妹也很好,婚后更是与岫烟举案齐眉。拎到现代简直就是不可多得的优质男啊!薛二爷!!我喜欢你!!ヽ(〃∀〃)ノ
所以就简单地给他发颗糖吧,祝他幸福 (●'◡'●)ノ♥

评论
热度(3)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