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阎魔大人不在的第一百天


*阎判
*七夕到了,把我家的单身判拉出来溜溜吧:D
*许愿阎魔大人
 

“QQ牛里脊肉!”安倍晴明端坐在阵法前,目光凝重,待神乐将咒语念完,旋即将手中攥着的的一叠符纸扔进阵中,并暴喝一声,“出来吧!青行灯!”
召唤屋顷刻爆出强烈的光芒,庭院中被留下来看家的小式神们都向召唤屋投去期待的目光。
“晴明大人又十连了呢。”九命猫趴在屋檐下懒散地舔着爪子。
“不知道这回又有谁加入,会不会辉夜姬呢!”新来的金鱼姬很是兴奋。
“喵哈哈才不可能呢,晴明大人可是传说中的黑手党啊喵。”九命猫毫不留情地嘲笑晴明。
正在房间内练习书法的判官听到底下动静后停下笔,走到窗边观察庭院内的情况。他已经四星了,对这些事已经习以为常,被召唤来的式神还未走出召唤屋,他便能感受到这一批式神的妖气并不强,其中还夹杂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应该是七代目来了吧。”他自语,而后整了整衣服,提起判官笔向庭院走去。
还未穿过长廊,他迎面碰上了晴明和他身后的判官。
“晴明大人。”四星判官停下脚步,恭敬地对晴明微微一躬。
“是你啊,判官四代目。我们正好要来找你。嗯,这是新来的七代目,拜托你先照顾一下他。”晴明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匆匆交代完事情后便走了。四代目判官看着他步伐虚浮,背影疲惫,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皱了皱眉,转头问七代目:“这次的SR有多少个?”
“只有在下一人。”七代目答。
“果然是这样吗,晴明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脸黑啊,”四代目了然,“在下先带你去房间。”
“晴明大人很脸黑?”七代目边走边问。
四代目点头:“相比于同期的其他寮的阴阳师大人,晴明大人在京都修行了百日,目前寮内的SSR只有三位,一位是大天狗大人,另两位都是酒吞大人。”他努力回想着,“第二位酒吞大人来的时候,晴明大人的表情十分复杂。听说他那天抱着一个奉为达摩哭了一晚上。”
“不过啊,”四代目突然一脸严肃,他看着七代目,他才一级,却已经换上了新装,显然是已经觉醒了,“尽管没钱氪金和脸黑,但晴明大人对我们很好。每天都在努力打麒麟和八歧大蛇,辛苦攒着皮肤券为我们买新衣裳,积蓄都用来买六星御魂,虽然大多数都是生命针女、防御破势之类的。总而言之,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大人呢!就像是.......”四代目的话戛然而止。
“......”七代目明白他想说什么,但他也沉默半晌,最后轻叹了声,“不知阎魔大人此时在阎罗殿内是否会感到无趣。”
“......走吧。”四代目转身,踏上楼梯。
 

安倍晴明是受人尊敬的阴阳师,深受皇室信任,这座庭院便是村上天皇所赐,虽未设有园林水池,但院中植有一株百年樱树,足有数十米高,须得在阁楼才能看到树顶。召唤屋在西南角,往东走是院中最大的一幢建筑——大家所居住的房子,共有四层,一楼居住着R级式神,二楼是SR级式神,三楼SSR,四楼则是阴阳师大人们的房间。
四代目领着七代目走进一个大房间,放下判官笔,向他逐一介绍道:“在你之前,本寮包括在下在内共有六名判官。因为SR式神数量太多,所以晴明大人将重复的式神都安排在同一房间内。你的日常用具等会儿去找姑获鸟处领。判官笔专门放在这,那边的书桌上有纸墨笔砚,闲暇时可练字一二。还有,除了西北角是一代目指定的睡觉区外,其他地方你尽可随便选。大抵就是这些了,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七代目草草环顾了圈,他本对居住环境并无什么要求,这儿干净整洁阳光柔和,虽简单朴素,却感觉比在地府的住所好上许多。
“楼上是SSR大人们的房间吧?”七代目问。
“是,”四代目瞥了他一眼,“你想上去?”
“是。”七代目点头。
四代目看着七代目,沉声道:“在下当初同你一般,对三代目提出了这个请求。”
七代目笑道:“因为我们都是判官啊。”
不管是第几代目的判官,都是阎魔大人麾下最忠心耿耿的判官。
 

戌时,庭院里热闹起来,外出征战的式神们陆续回来,四代目叫上正在练字的七代目,两代判官走下楼去认识认识寮内的主力们。
在两个酒吞童子发出“晴明那家伙又召唤出了判官”“阎魔那家伙该气死了吧”“红叶怎么还没来啊”的嘲讽后,晴明微笑着将刚刚集满的五个五星白蛋全都给了山兔,终于升为六星的山兔十分兴奋地骑着大青蛙在院中跑来跑去,差点将正在打扫的小纸人踩扁。
一代目觉得院中太吵,不适宜叙旧,找了八百比丘尼要了些茶叶,便和四代目七代目回到房间。
其他四个判官,一个被委派去帮助村民,两个留守在结界内,还有一个送去别的寮和亲去了。
此时的三个判官围坐在桌前,窗户大开,清风徐来,月光朦胧,茶香满屋。
七代目看着六星判官头顶明晃晃的一代目,问道:“你来这多久了?”
“......有八十九天了,不知不觉中已度过了这么久,”一代目望着空中高悬的圆月儿,回忆起过往,“说起来,晴明大人的第二个SR便是在下,所以直至今日仍格外器重在下。”
“比起在地府中的千万年还不算什么。”四代目低头抿了口茶。
“是啊,”一代目看向七代目,“阎魔大人最近过得可好?”
七代目摇摇头,“大人她......还是老样子。最近送来一批棘手的亡魂,都是生前罪大恶极之人,每一件案子大人都尽心尽力地审,耗费许多心力,在下却在这关头离开地府,不能帮上大人一分,是在下的失职。大人虽贵为地府之主,拥有不老不死之躯,却也不能劳累过度,恐是有什么好歹,在下安心不得!”
一代目和四代目俱是皱眉:“新的判官须得是翌日逢魔之时才可出现,此前这段时间,阎魔大人独自处理公文,必会感到厌烦。”
三个判官忧心忡忡。
最后四代目喝尽杯中的茶,当场拍板,“在下明日要去隔壁寮寄养,去拜托彼岸花大人回一趟地府看望看望阎魔大人。”
一代目补充道:“顺便请彼岸花大人带上萤草和山兔,给大人解解闷也是好的。”
“嗯。”四代目点点头。
“时间不早了,休息吧。”一代目起身。
“在下来收拾吧。”七代目将壶杯放进托盘中。他暂时帮不上忙,只好做些杂活善后。
 

夜深,月光更甚。
七代目看向身边躺着的四代目,问道:“你可介意开着窗睡?”
四代目摇头。
角落的一代目早已睡熟。
七代目规规矩矩地躺好,晚风拂过他的脸庞,白色的缚布掀起,他并不理会,而是轻声说:“今夜的月光,让在下想起了曾经随阎魔大人参加人间的花火会,那时候的月光,也如此般旖旎。”
 
 

 
 
小纸人:老子本来的就是扁的!
院子的设计参考《刀剑乱舞·花丸》.......研究了好半天日式庭院,还是不懂写啊(´Д`)
啊至于为什么七夕不写个甜甜甜的小段子,而是来虐判判,那是因为......
...
...
...
日本人今天不过七夕啊!

评论
热度(15)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