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真男人从不夏天撑阳伞

*韩戴

*校园paro

*发个神经

 

 

高三五班的班长韩文清是个青岛汉子,身高八尺,威风堂堂。板寸、肌肉、钱包脸,随地一站就能形成强大气场,眉头一皱,不怒自威。这样的老韩,简直完爆高中校园里遍地的瘦弱怂蛋小四眼,又因他正气凛然,虽不苟言笑,却被众多女生爱慕,称其为最具父亲力的理想男友。

学校里近日大兴土木,领导大手一挥,从宿舍区到教学楼前的一排大树皆被拔根而起,起重机推土机来来往往,扬起一阵烟尘滚滚。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过300米的路程,躲远点就是了。但道旁的树都被砍了,夏日的阳光直直照下,不死也得黑层皮。

于是下午起床去教室的路成了同学们走过最长的路。女生们还好,优雅地打开伞和伙伴一路有说有笑,男生们就比较难过了,他们平时连下雨天都是嗷嗷跑着回去的,更别提大晴天随身带把伞了。有人选择百米冲刺,有人选择厚脸皮蹭伞,有人骚走位一路缩在阴影下.......而我们的韩文清同学,他看了看头顶耀如火球的太阳,毅然走进了前往教学楼的行伍里,身姿挺拔,步态沉稳,尽管汗如雨下,却未曾想过退缩一步。

“韩文请同学.......”女生们凝视着他近乎悲壮的背影,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

而韩文清却满心想着:“到食堂了,还有200米,看到走在前边张佳乐的小辫了,还有125米,什么,叶修居然在我前面,得走快点超过他,100米,95米,50米......”

终于到了!韩文清走进教学楼大厅,中央空调奉送着冷气,让韩文清觉得犹如经历了一个轮回。身后众人在唰唰地收伞,酷哥韩文清扯扯书包背带,率先走上楼梯,留下一片小迷妹在身后冒星星眼。

6月的阳光毫不留情地照耀万物,而韩文清在每天中午轮回两次,下午轮回一次中被晒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黑.......连他的朋友张新杰都忍不住提醒一句:“班长,注意防晒。”

韩文清瞅着张新杰肤白唇红的白净小脸,刚想拒绝,就被对方堵住了话头。

“过度的紫外线照射对人的眼睛和皮肤很不好。第一,会引起急性角膜炎和结膜炎,慢性白内障等;第二,容易诱发皮肤癌;第三,你越来越黑,在晚上出行可能会造成他人困扰,还能收获一个包青天的新外号;第四.......”

“好了,闭嘴。”韩文清被说服了。

 

翌日。韩文清站在楼道口,看了看外边满地刺眼的阳光,又看了看手中捏着的折叠伞,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抿了抿唇,将伞塞回书包,大步向教室走去。

今日无风,建筑工地造出的声响格外刺耳,韩文清低头快速在一片花花绿绿的伞面中穿梭。

就快要登上走廊台阶时,头顶忽然掷下一片阴影。

韩文清愣了一瞬,疑惑地回头,看见一个只到他肩高的小姑娘正努力地将一把小花伞高高举起,好罩住自己。

“太阳太大了,遮一下你。”戴妍琦朝他微微一笑。

“......谢谢你。”韩文清憋出三个字。

“不用谢,下次记得撑伞哦!”戴妍琦说完便麻利地收了伞,脚步轻快地向远处的楼梯口走去。

“.......嗯。”韩文清伫在原地目送她走远,而后才转身走进楼梯。

刚才匆忙,没问名字班别,他却无意瞥到了她的校章,小姑娘的笑脸在蓝色的一寸照里格外明媚,甜得似乎要溢出来。

高一九班的戴开可......下次在哪遇到的话跟她打声招呼吧。

 

 

后来,大家看到阳光下一米八一高的壮汉老韩撑着一把缀有白色圆点紫色伞面的伞,纷纷表示瞎了眼。

 

 

 

 

 

 

九班的戴开可和五班的韩紫圆请不要打我!

老韩不愿意撑伞主要是因为妈妈塞给他的伞太少女,有碍观瞻。

改编自真实事件。文中的老韩就是我,因为懒,所以夏天就算晒到爆炸,我也不会撑伞。后来某天下午有课,大概是那天中午没睡好,走路蔫蔫的没精神沉着脸,让一位路过的阿姨看到了,阿姨特别热情地靠过来给我撑伞,特别暖心。

评论(4)
热度(16)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