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对峙

*几年前写的文,发出来存一下档

胡先生和胡太太又吵架了。两人都是二婚,没什么感情基础,家里介绍觉得不错就草草决定在一起。结果才结婚一年,彼此摸清了对方的劣性,夫妻关系也恶化到极点,一周大小争吵不下十次。而这次战火的开端则是胡太太认为胡先生昨夜对她的新昵称是在辱骂她。
胡先生伴着夜幕的脚步归家。他是家小公司的部门经理,年近四十,半秃顶加啤酒肚,典型的普通大叔形象。此时夫妻两人冷战,入门后互不理睬,他便坐在客厅角落,一根接着一根抽完了包红塔山,面色愁苦地像部门持续下滑的业绩表。
胡太太从里屋走出来,坐下与他面对面无声对峙着。十几年的教学经历教她明白怎么对待做错的学生。
胡先生吐出一口烟雾,好似制造了一堵屏障隔绝掉妻子锐利的目光,使他的焦躁和疲倦舒缓了些,他无心与妻子对干,干脆地向她屈服,一如既往地首先嗫嚅出声:“你别像看那些小兔崽子一样似的看我好么?都7点钟了,煮饭了么?”
“没呢,地中海你昨晚不是挺有理的吗?怎么不拿道理当饭吃啊?”
胡太太显然受用,嘴上骂骂咧咧的,实则眉毛早已得意地飞舞起来。然后心满意足地进了厨房忙活晚饭。
胡先生的前妻是个随性的女人,三年前不知在哪跟一个外国佬看对眼,直接带着女儿瞒着胡先生远走他国,半年后他才知晓,当即离了婚,女儿随母亲。如今不知为何,女儿竟独自回了国,还大着肚子,在街头流浪了几日才想起他这个父亲。他自然得给她安排妥当,但又恐现任妻子刻薄,一时间憔悴得白了稀少的发。
近年来公司上下皆不景气,工资比以往少了许多,大城市的消费标准高,在这种无法养活自己与妻子的情况下,如何再负担起两个人的饭碗?思绪像团乱麻,想解开,却被妻子的聒噪蛮横地拽住,双方僵持。
胡太太在碎碎念。五十平方米的家中放个屁都能听的一清二楚,何况是她的大嗓门。
“啊哟,地中海你昨晚没把电饭煲的盖子盖好啊?饭都馊了!很浪费的你知不知道?…地中海你待会儿把猪肉切了…要死的煤气又打不开了!你看看你买的什么东西啊!这么破!…啧啧老李家的都比咱家的好…你过来啊!我打不开煤气。”
他只好挪动肥胖的身躯挤进肮脏的厨房,柴米油盐酱醋茶,此时他觉得这些异常陌生。
胡太太在洗碗池边择菜,面前沾满油腻的纱窗透进夏季夜晚的一阵阵凉风,她闭了闭眼,感觉有些困了。
“这些剩饭让我去喂楼下那几只野猫好么?”胡先生的话唤回她的意识,她偏头看了他一眼,直接拒绝。
“我很快就上来的,让我去吧!”胡先生暗地用力磨了磨后槽牙,女儿的生活费没了,今天再不抽时间打钱过去,可能明天他见到的就是一尸两命的结局。他只好低下头可怜兮兮地哀求,“十分钟,十分钟我就回来。”
胡太太的脾气如炸雷,一点即炸:“那些畜牲管它干吗?!以前怎么不见你那么好心?!装什么装?!我知道你外边有人!泡到了只小骚狐狸,本事很大啊你!”
“我没有,你想错了,”胡先生先是一怔,随后平静地反对,“那是我女儿,她被人骗了,所以来找我。”
胡太太冷笑:“女儿?你前妻呢?落魄了才来找你啊,你还真是好利用。”
“我不是!”向来逆来顺受的胡先生也怒吼起来,像被外人揭开刚刚痊愈的疤一样,痛苦和恼怒把他的脸涨得通红。
胡太太被丈夫的激烈反应吓了一跳,随即扭曲着面容回击:“不是?那你去喂猫啊!快去啊!把那个小畜生带回来让我看看也可以!吃什么吃!我偏不让她吃我的东西!”说罢,她迅速地把盛着剩饭的碗夺下,脸扑到饭里去大口大口地吃。咽了几口她终是受不住了,旋即用力抓出一团掷到胡先生的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看看你现在多滑稽…哈哈哈哈没人会需要你,少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吧,你就是头蠢猪而已!”黏糊糊的感觉十分不好,当胡先生手忙脚乱把米饭从脸上拔下来时,就看见胡太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不住吐饭的丑陋模样。
愤怒已经把理智吞噬,他怒吼着扑过去,粗短的大手掐住胡太太的脖子,另一边则挥舞着菜刀,听从胡太太的指示——把肉切成块。

今夜难眠。
  




整理了下文档,突然发现自己以前还写过这东西……_(:⁍」∠)_
怕了吧我其实切开来是黑色的

评论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