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标题啥的随便吧

CP张楚 

非原著设定

 

 

张新杰从未后悔过当初选择了心外科。就算是此刻,48小时未合眼在手术台上连轴主刀两台大手术,刚刚结束手术正缓缓走出手术室,在门口被一把揪住领口的他,看着面前高达两米面上横肉表情狰狞的男人,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推推眼镜。

“先生,请问你找谁?”他轻声问。

“找你这个庸医!”男人大喊着一拳挥来,张新杰根本没有力气抵抗,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苍白的脸立即显出一块淤青,眼镜也被打飞在地。

男人显然是个练家子,他从揪住张新杰到动手打人这一过程十分迅速,张新杰身后的医生护士们还未从手术成功的喜悦中反应过来,男人再次挥拳,众人急忙上前阻拦,场面乱成一团,引起了周遭的注意,强健的医生都冲上来制止男人,有的赶紧跑去呼叫保安。其他人心急却也没办法,只能在外围张望。

“哎!这不是xxx的儿子吗!”有护士认出了闹事男人的身份。

男人被认出后反而情绪愈加激动,加大了手劲:“对!我妈就是被你害死的!!你这个庸医!今天老子就要打死你给我妈偿命!”

“你别不讲理,你妈妈手术中途恶性心律失常,不是张医生的错......”护士辩解。

“闭嘴!你们总是拿理由欺骗家属!”男人不等话说完,转头怒视护士。

张新杰觉得自己再这样被揪得悬空下去,恐怕保安没来,自己先休克过去:“......咳,你冷静一下......”

“冷静!!!你妈被害死了你还能冷静?!!”男人愈加焦躁,挥舞着结实的胳膊企图甩开努力阻拦他的医生。常年忙碌于手术台的医生哪里是这大汉的对手?几个人用尽全力抱住男人的胳膊也拦不住。

张新杰眼见着又要挨打,闭上眼,心里第一个念头是回家后脸上的伤痕该如何向楚云秀解释。

但下一秒他睁开了眼。

“哟,哪来的泼猴,敢打我男人?”他听到了楚云秀的声音,没了眼镜的他四舍五入就是个瞎子,十米之外人畜不分。凭着对她的熟悉,一眼便能认出。

男人惊恐地侧首看着身后的楚云秀,即将挥出的拳头竟然被她捏在手掌,动弹不得。

“你、你是谁!”男人瞪着楚云秀,恶声恶气地问。

“呵呵。”楚云秀阴沉着脸没理他,一个手刀劈向男人揪着张新杰的手,男人吃痛放开,楚云秀顺势绞着他的脖子,一个过背摔把男人掀翻在地,然后将男人的手反手扣住,死死踩住他的背,早就在一旁待命的保安赶忙上前拿出手铐铐住男人。

两米高的粗壮大汉轻而易举地被楚云秀撂倒,围观人群中传出一阵喝彩。

男人自知敌不过楚云秀,倒扯声叫起屈来:“打人了!有没有王法了!你们不仅害死我妈还打我!”

真是声声凄惨,句句悲凉。

楚云秀眉头一皱,蹲下身从兜里翻出特警证摆到男人面前:“你再吵,保安室不用去了,老娘直接把你送去队里给哥几个练两天手。”

此话一出,男人立即闭紧嘴。

“啧,”楚云秀一脸嫌弃,“你有本事来我们队闹事,欺负人民的天使算什么男人?”

 

闹事男人交给医院的保安处理,楚云秀赶紧回身察看被安置在地上张新杰。

“没事吧?”她蹲下身,仔细端详他脸上的淤青,再看到架在他鼻梁上碎了半片的眼镜,心不由得一抽。

“没事,你放心。”张新杰笑着拍拍她的头。早在被男人放下时,同事们就已拿来冷毛巾给他敷脸,还有葡萄糖补充能量,他现在也恢复了不少体力。

“放心个鬼啊,我晚来一步,你就变猪头了!”楚云秀看着他的笑容,更加心疼,眼圈一红。

“嗯,多亏了你,”张新杰伸手拥她入怀,在她耳边低声说,“多亏了你保护我。”

“咳咳咳......!”咳嗽声顿时此起彼伏,还未离开的同事,特别是单身男医生看着刚才威风凛凛的楚云秀瞬间化身张新杰怀里的小娇妻,纷纷眼红,选择踹翻这盘狗粮。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抬头瞥了眼单身狗们,对楚云秀说:“夫人,我们回家吧。”

“好。”楚云秀率先站起身,然后一把捞起张新杰,直接扛在肩上,跟众人打了招呼,走了。

人民天使们:???还有这种操作???

张新杰:......

 

 

“云秀,我能走。”张新杰挣扎。

“我不信。你的腿还在抖呢!今天肯定又站了一天没休息。”楚云秀紧紧卡住他的大腿。

“那你放我下来扶着我走,这样影响不好。”虽说现在是凌晨两点,但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还是不少,他们俩这奇葩的体位招来无数瞩目。张新杰绝望地捂着脸。

“不放,叫你这么晚都不回家,我难得有假,你居然不回来陪我。这是惩罚。”楚云秀说着伸出手一掌拍向张新杰的臀部。拍完她突然感悟到了霸道总裁的快感,又顺手摸了一把。

“对不起云秀,本来今天我已经跟小祝调了班,但三床的病人突然心衰,所以......”

“好了,你不用解释。本来就虚,还说那么多话。”

“......”

“你支持我的工作,我当然也要理解你的工作。你的辛苦我都懂,我只是心疼你,你知道吗,我刚刚看到你头发又白了一小撮,我真是心疼死了。今天离上次咱见面才多久,你就背着我白了头,说,是不是还背着我去焗了油。”

“焗油倒是没有。”

“那你有没有听话去看脚,每天站十几个小时都肿成球了。”

“看了,找池主任看的。”

“那就好,你可答应我,不要为了救人先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好,云秀,你也要满足我一件事。”

“什么事?”

“往前走,左拐,去男厕,我尿急。”张新杰凑到她耳边低声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你怎么不早说!怎么样了没有尿出来吧?要不要我帮你啊?”楚云秀本来还在期待是啥深情告白,没想到是厕所之神的召唤,顿时笑喷。

“请你闭嘴。”张新杰冷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楚云秀的笑愈发猖獗。

 

 

看着张楚二人越走越远的身影,在对抗闹事者中起到不少帮助的人民天使们,特别是单身狗们,在哀伤地叹气。

“嘤嘤嘤,主任,人家也想要酷到爆炸的霸道女友来保护人家脆弱的小心脏。”

“恶心死了!闪边去!”

“呵呵,要不赶明儿我也给你开一刀?”

“哎你们别闹了,晚餐时订的可乐炸鸡还没吃呢,赶紧的,迟了没份!”

“陈姐别,给我留点。”

“啧,瞧你们这点出息。听着,咱儿周末去新杰家搓顿火锅。”

“妙啊!主任威武!”

 

 

而此时在厕所里的张新杰突然感到脊背一凉,右眼皮突然疯狂跳动起来。

 

 

 

 

 

 

 好了,没啦。

最近在看《人间世》,是讲述关于医生的纪录片,挺好看的,强力推荐,小伙伴们有空了可以看看。

Emmmm.....这就一段子,没认真过脑,如果有啥不合理的地方欢迎在评论指出٩( 'ω' )و 

其实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而此时在厕所里的张新杰突然感到脊背一凉,右眼皮突然疯狂跳起了disco,还是按《达拉崩吧》的节拍的那种。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33)
热度(106)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