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闲云旧事


*周瑜×诸葛亮
*亮哥的第一人称
*别看啦,是坑,现在走还来得及

楔子


关于自传,我向来是不大写的,仅偶尔受他人之托写几页序。一是我平生从未有过大灾大难,日常小事不值得供诸位花费时间阅读,二是常忙于工作,除了不写不快的故事外,竟再无余力兼顾其他,三是怕有甚么不妥当之处,无意中误人子弟,实在是罪过。
这几年,公瑾的病复发频繁,从初夏住院至今,仍需时刻有人在近旁照看,考虑种种,我于四月辞去工作,同他住在病房内,一心陪护他。
前段时间,公瑾每夜发病疼痛难忍,我衣不解带地守着他,日夜操劳,因此《蜀中一日》暂时停载,万望诸位谅解。
这几日,他病情稍微稳定,我得了空,饭后正坐在桌前读书,他倚着床背吃药,见了此景,便说起了风凉话:“孔明,既然你如此之闲,何不写本自传出来,好让大家传颂传颂你的事迹。”
我故作东张西望,“哪儿,谁,这屋里有甚么闲人?”
他指我,“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诸葛孔明是也!”还学着道士画符的模样乱挥手,嘴中念念叨叨着“急急如律令天王老子快显灵……”
我怕他是中了邪,只好放下书走到病床前,抚他的额探体温,“你脑子清醒么。”
他拉住我的手,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孔明,我知你的累,但你为了我荒废了许多笔墨,我真是替你的读者感到不公,又恐遭他们唾骂,日日夜夜不得心安!这回忆录,你闲暇时写俩句,认真也好,应付也罢,权当是练笔吧。”
说完,他打起哈欠,眼皮下垂,“我困了,你好好休息。”那是药效起了作用,药效很强,公瑾每次服用后,需睡足一小时,才觉得精神。
于是趁此无人搅扰的片刻,作下此序。
记下诸多琐事,供诸位茶余饭后消遣。

                                            诸葛孔明
                                            1978.7.19



既然要装逼就得认真装(?)
本来打算一口气写一到三的,结果修修改改,一才写了一半,下周再放出来吧(。)
大概看完序,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吧∠( ᐛ 」∠)_

评论(2)
热度(11)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