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最为幸运,就是我喜欢的cp天天发糖
有空就更,别催,不坑
日常系,只会写些平平淡淡的故事

小甜饼

*张楚
*段子二则
*甜饼诚可贵,炖肉价更高
太太们,有肉吗?【捧碗】

你的名字

手里的一本厚厚的大字典哗哗地翻了一刻钟,楚云秀不耐烦了,随手丢在茶几上,然后舒舒服服地枕上张新杰的腿,仰头说:“要不就叫张楚好了,反正名字也不重要。”
张新杰的目光从《诗经楚辞精选集》离开,移向她的脸,将她额上的碎发往后顺,“还是得认真地取,万一以后孩子问起名字的来源,你说这是爸爸妈妈图方便起的,太伤孩子的心了。”
“好吧……”楚云秀哼哼。
两个月前,楚云秀辛苦十月怀胎,生了个女儿,两大家子都开心得不得了,喜气洋洋地将小公主迎回家。楚云秀劳苦功高,大家都好吃好喝地供着,张新杰更是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娘俩儿,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不久小公主就要百日了,这时大家才想起还没给小公主起名字,平时小宝贝小甜心等甜腻腻的昵称,张楚两家人丝毫不想在酒席上被外人这样叫,于是某个周末张家二老丢下这个起名大任,便抱着小公主乐呵呵地回家了,徒留张楚二人在原地伤悲。
他俩都是高中毕业就奔向了荣耀女神的怀抱,忙了这么多年,极少接触书本,现在只好认命地翻起字典。
“对了,你为什么会叫张新杰?”楚云秀随口问道。她刚好看到“新”字,看了注释,折个小角,又去找“杰”字的一页。
“我是新字辈的,杰大概是父母希望我以后能成才杰出。”
“没有辜负期望啊新杰大大。”
“那你呢?”
“哈哈哈那可说来话长。我爷爷迷信,觉得名字贱的好养活,差点我就要叫楚二蛋了!还好当时妈妈拦着,随便从一本旅游杂志里看到烟云秀润这个词,当场决定就叫云秀了。”
“为什么不叫楚一蛋?”
“哈哈哈因为我表哥排在前头。”
“其实叫小红也挺好的。”
“噗,我还叫小绿呢!”楚云秀没忍住,坐起来倚在他肩上笑得快岔气,“新杰大大你今天画风有点歪。”
“是吗,”张新杰放下书,笑着给她拍背顺气,“烟云秀润倒是让我想起一句词。”
“什么词啊,这么有文化。”楚云秀又躺了回去,撩着鬓角的长发。
“我见青山多妩媚。”他低头凝视她。
楚云秀一顿,然后笑着伸手揪住他的领子,使他俯下身来,扬起下巴吻上他的唇。

—END—
突然互撩,猝不及防


床单那些事


七月的天气,说变就变,昨晚天气预报说今天艳阳高照,晴空万里,这会儿还不到上午,大风刮过,给炎热的苏州送来几朵乌云。
退役后在烟雨担任教练指导的楚云秀正领着公会一群小弟在神之领域抢野图boss,元素法师的法杖舞得虎虎生风,完全没有注意到外边下起了大雨。
等她摘下耳机,雨已下了一段时间,窗都被关上,空调持续放着冷气,氛围有些闷。
楚云秀看着窗外发呆,总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直到某个新人为了缓解气氛,站出来模仿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李华配合地喊了声:“下雨咯!收衣服咯!”
在唐僧的碎碎念中,楚云秀猛然想起家里阳台上晾的两张床单,赶紧打电话给张新杰让他赶紧抢救一下。
然而,张新杰此时正陪着儿子在游乐园玩,这一场猝不及防的雨把没伞的爷俩儿困在某便利店的檐下,躲雨的人逐渐增多,他们挤在里头动弹不得。
唉,算了。抱着“反正湿都湿了还惦记着它干嘛”的心态,楚云秀又在网游杀出一片腥风血雨,完全没有要去游乐园接人的意思。
我在工作,你居然只带儿子去游乐园玩,还想要我去接你们?呵呵。
楚·跟儿子吃醋·傲娇·云秀将满腹怨气撒在boss身上,天雷地火起手,一个脆皮冲在队伍前头,硬生生把元素法师玩成了狂战士。

夏季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中午雨停了,楚云秀回到家时,家里没人。跑去阳台一看,入眼的是一片狼藉。一蓝一白两张床单,不光湿透了,还被楼上流下来的污水脏了一大块。
她费力地将还在淌水的床单收下来,拎到洗手间暂且用洗衣液泡着。
这时玄关传来动静,她探出头,只见她家的大张小张浑身湿透地站在玄关换鞋。
“这哪来的两只落汤鸡?”全身上下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楚云秀抱臂倚着墙看着他们。
“你家的。”张新杰解开衬衫脱下,内里的背心紧贴,常年锻炼的胸肌腹肌若隐若现。
“妈妈。”小张脱下鞋,噔噔噔跑过来就要抱她,楚云秀赶紧拦住,拉着他冰凉的小手,摸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又看见张新杰如此狼狈,心彻底软了,将她家的俩只落汤鸡赶进浴室,自己则走到厨房做午饭。
洗完澡,饭也做好了。一家人酒足饭饱,坐在沙发上商量今晚该睡哪。
“云秀你睡沙发,我们打地铺。”一家之主张新杰做出安排。
“不,我要和儿子一起睡。”楚云秀搂紧儿子。
“沙发太软了,对孩子的颈椎发育不好。”
“不,我要和妈妈一起睡。”小张往妈妈身后躲。
我都不能跟老婆睡,你小子闪边去。张·吃儿子醋·亲爹·新杰板着脸,“不行,你要是尿床了,很难清理的。”
“我不会尿床的!”自尊心强烈的小男子汉站起来大声说。
“那外边晾的是谁的床单?”张新杰指着重新洗净晾晒的床单。
“我的……”小男子汉立马怂了,但他看到旁边飞扬的另一张床单,又振作起来,“爸爸妈妈也尿床啊!为什么只说我!”
楚云秀在旁看戏,这时连忙推锅:“都是你爸干的坏事!”
“嗯!”小男子汉重重点头,“爸爸也尿床!”
张新杰瞥了眼眉眼带笑的楚云秀,应道:“嗯,因为你妈妈的水太多了,所以爸爸才没忍住。”

—END—

奶爸开起车来,脸不红心不跳,眼都不眨带你飙过山路十八弯
今天洗了两张被子,然后下雨了……回家后看到湿漉漉滴水的被子感觉这辈子都不能再爱了。
被子: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30)
热度(83)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