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


*张楚

我的女朋友,很怕痒。

楚云秀从小到大都很怕被挠痒痒,不提重点部位腰啊胳肢窝啊,就连轻轻挠一下手掌心,她都会咯咯咯笑个不停。
张新杰发现这一点后,常常有事没事就爱逗她,看她痒得笑出眼泪满床打滚,像只在太阳下慵懒地舒展身体的猫咪。

此时的猫咪有些不开心。
张新杰皱眉看着紧闭的房门,在思考备用钥匙到底放哪儿去了。
就在一分钟前,愤怒的楚云秀决定用冷战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是的,这是一个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的美好夜晚,本来应该发生一些浪漫的事情的夜晚,而他们却在为一些陈年旧事吵架。
张新杰有些懊恼。他就不该提起那个话题,不然楚云秀也不会扯出不愉快的过往。
现在好了,纵使他能用条理清晰逻辑严密的论述...

为你,千千万万遍

*相泽消太×香山睡(午夜)

*几句话出欧

*私设如山ooc

*时间点是在绿谷他们已经毕业,并打败了敌联合的太平人间

*字数6000+注意

 

 

1.

 

 

“喵~喵~”

软而微弱的猫叫伴着手机震动声引起欧尔麦特的注意。

他向左歪头一看,一个黑色的智能手机在相泽消太的桌面上亮着,屏幕的来电显示是“睡”。

“相泽君,你的电话。”欧尔麦特喊着。

正在书柜前找资料的相泽消太“哦”了一声,才抱着资料慢慢走回座位。

相泽消太看了眼来电显示,坐下接通的同时,还白了一眼偷瞄的欧尔麦特。

“有什么事吗?”

“啊终于通了,”...

此端彼端

*张医生和楚警官学生时代的故事 

*有微妙的年龄操作

*戳这看结婚后的故事


楚云秀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扛过了大一的魔鬼军训,裸考压线过了期末考试,,最终栽在了实战训练上。

大一的格斗课基本是老师拆解动作,学理论知识,动起手来也客客气气的。到了大二,甫一开课,老师面带着慈祥的微笑走进训练场,随后进来的是一排踏着整齐步伐的黑衣人。

小菜鸟们面色一肃,立即排好队列。

老师道:“同学们,去年我们学习了许多格斗技巧,相信你们也是跃跃欲动,想要一展身手。那么今年我们将会跟这几位师兄师姐们进行一对一训练。现在,你们可以挑选一...

2000年8月3日
s市市妇幼保健医院里一声啼叫,6斤半重的女婴蜷在襁褓扯着嗓子哇哇大哭,向世界宣告她的降临。
手术室外的楚家人一拥而上,团团围住。
从此她就是楚家人掌上的明珠。

 

 

2001年
1岁的楚云秀很闹腾。
她最爱半夜尿床,尿就尿吧,尿完了还哭,大哭特哭,不把全家吵醒誓不罢休。
“哇————”
梦正甜的楚父楚母一听到这哭声就头疼。
痛苦万分地爬起来,楚父趴在摇篮床沿慢慢摇动,轻声哄道:“宝宝不哭,爸爸妈妈在呢。”楚母则弯腰抱起楚云秀,去卫生间换衣物。
待她回来时,楚父早换上新的被子褥子。
楚云秀躺起暖和的被窝,朝父母咯咯咯咧嘴笑。
夫妇俩相视一笑,伸手捏捏她的小肉脸。
“小坏蛋...

风雨同舟(二)

*张楚同居三十题

*现代AU

*就是不按顺序的无脑发糖

 (一)


5、   做饭


时钟指针转到六点。

案子还有三分之二未完成,楚云秀瘫在转椅上,只觉人生无爱。

她认命地拿出手机,给早已下班回家的张新杰发微信:“我加班,今晚你做饭。”

张新杰秒回:“罚钱。”

“我在加班啊!!工作原因!!”

“驳回!”张新杰冷漠无情。

楚云秀气得牙痒痒,早知道就不该定什么鬼厨房协议!什么一三五我煮饭,二四六你煮饭,星期天下馆子,不履行就要罚钱,没人性!

没人性的张新杰不识趣道:“工作不可影响生活,你早应...

风雨同舟



*同居三十题


*现代AU


*张楚+几句话叶橙,后边大概会有很多cp半路杀出吧......
 


 


1. 相拥入眠


 


 
 


年末,荣耀游戏公司出了件大事——公司的主服务器被黑,全服瘫痪三小时,数百万玩家的游戏数据被删除。


这场袭击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没办法,谁叫荣耀的风头太劲。自五年前成立后,便靠一款同名大型端游《荣耀》一举登上业界巅峰,成为垄断市场的巨头,招人恨也难免。


被黑后,荣耀游戏公司立即进入一级戒备状态。技术部的程序猿阵亡了一批又一批,客服部的小姐...

虽然文还没写完,倒是摸了一些鱼。

咸鱼画手只会画大头了..........


P1:灵感来源。我刚开始是想写龙争虎斗,大家一起打群架什么的,结果还是歪成了一个沙雕爱情故事。

P2:年度火爆大剧《人妖殊途》的大结局当晚。深山老林信号不好,云秀还得靠自己接受信号,可以说得上非常方便的一个技能了!

P3:即将出场的云秀的哥哥——南海三太子楚云暝!

因为没网,在百松山呆了一个小时后,哭着喊着要回家。

并对张新杰发出了“我们南海小公主怎么能一辈子呆在这种没信号的深山老林呢?要么分手要么你入赘我们家”的危险言论。

最后被张新杰热情款待(?)了一个月。


信号满格...

山有猛兽

*张楚

*妖怪paro

*挑战北京卷:绿水青山图

 

 

张新杰望着将雨不雨的天,反手从背后箭筒中取下一支箭,搭弓,拉满,放箭。利箭破风而去,呼吸之间,百米外的一只肥硕野兔已死于箭下。他卸下箭筒,背起装满果蓏菌菇的竹篓,拎起兔子的耳朵,信步下山。

此山名为百松山,位于西安,毗连华山,峰峦高耸,山势险峻,绵延千里,放在当代,早应被人开发成景点,再申报个世界自然遗产什么的。但百松山毫无开发的痕迹,山上生有数千株稀有松树,棵棵都是百年以上的好松,更有数不胜数的珍稀玩意,愣是没人上山去取。

当地政府的说法是,此山已被人承包,使用期70年,证件未到期,任何人都不得以个人...

殊途同归

*应朋友的脑洞写了这篇不知什么玩意的玩意。

*文中一切都为虚构,不要当真。


1.


如你所见,我是一条锦鲤。不是金的,也不是银的,我只是条红白锦鲤,虽然普普通通,但在这个小城市里活下去也足够了。

我出生在某养殖场的某个水池里,我很幸运,是一条观赏鱼。

养殖场很大,东面起是观赏鱼的池子,共20池,西面起是食用鱼的池子,也20池。我家隔壁刚好是食用鱼的池子。

每到月尾早晨,一群人便会来到西面的鱼池,张开大网,捞起无数松浦镜鲤。镜鲤们还未从睡梦中醒来就被带离水面,它们惊恐地嚎叫着,奋力甩动扁平宽...

又要长弧一段时间啦!

小伙伴们请从我的坑里出来透透气。

江湖再见。有缘再会。

1 2 3 4 5 6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