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同舟(二)

*张楚同居三十题

*现代AU

*就是不按顺序的无脑发糖

 (一)


5、   做饭


时钟指针转到六点。

案子还有三分之二未完成,楚云秀瘫在转椅上,只觉人生无爱。

她认命地拿出手机,给早已下班回家的张新杰发微信:“我加班,今晚你做饭。”

张新杰秒回:“罚钱。”

“我在加班啊!!工作原因!!”

“驳回!”张新杰冷漠无情。

楚云秀气得牙痒痒,早知道就不该定什么鬼厨房协议!什么一三五我煮饭,二四六你煮饭,星期天下馆子,不履行就要罚钱,没人性!

没人性的张新杰不识趣道:“工作不可影响生活,你早应...

风雨同舟


*同居三十题

*现代AU

*张楚+几句话叶橙,后边大概会有很多cp半路杀出吧......
 

 

1. 相拥入眠

 

 
 

年末,荣耀游戏公司出了件大事——公司的主服务器被黑,全服瘫痪三小时,数百万玩家的游戏数据被删除。

这场袭击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没办法,谁叫荣耀的风头太劲。自五年前成立后,便靠一款同名大型端游《荣耀》一举登上业界巅峰,成为垄断市场的巨头,招人恨也难免。

被黑后,荣耀游戏公司立即进入一级戒备状态。技术部的程序猿阵亡了一批又一批,客服部的小姐姐表示这辈子都不想接电话了,这会儿正赶上...

虽然文还没写完,倒是摸了一些鱼。

咸鱼画手只会画大头了..........


P1:灵感来源。我刚开始是想写龙争虎斗,大家一起打群架什么的,结果还是歪成了一个沙雕爱情故事。

P2:年度火爆大剧《人妖殊途》的大结局当晚。深山老林信号不好,云秀还得靠自己接受信号,可以说得上非常方便的一个技能了!

P3:即将出场的云秀的哥哥——南海三太子楚云暝!

因为没网,在百松山呆了一个小时后,哭着喊着要回家。

并对张新杰发出了“我们南海小公主怎么能一辈子呆在这种没信号的深山老林呢?要么分手要么你入赘我们家”的危险言论。

最后被张新杰热情款待(?)了一个月。


信号满格...

山有猛兽

*张楚

*妖怪paro

*挑战北京卷:绿水青山图

 

 

张新杰望着将雨不雨的天,反手从背后箭筒中取下一支箭,搭弓,拉满,放箭。利箭破风而去,呼吸之间,百米外的一只肥硕野兔已死于箭下。他卸下箭筒,背起装满果蓏菌菇的竹篓,拎起兔子的耳朵,信步下山。

此山名为百松山,位于西安,毗连华山,峰峦高耸,山势险峻,绵延千里,放在当代,早应被人开发成景点,再申报个世界自然遗产什么的。但百松山毫无开发的痕迹,山上生有数千株稀有松树,棵棵都是百年以上的好松,更有数不胜数的珍稀玩意,愣是没人上山去取。

当地政府的说法是,此山已被人承包,使用期70年,证件未到期,任何人都不得以个人...

殊途同归

*应朋友的脑洞写了这篇不知什么玩意的玩意。

*文中一切都为虚构,不要当真。


1.


如你所见,我是一条锦鲤。不是金的,也不是银的,我只是条红白锦鲤,虽然普普通通,但在这个小城市里活下去也足够了。

我出生在某养殖场的某个水池里,我很幸运,是一条观赏鱼。

养殖场很大,东面起是观赏鱼的池子,共20池,西面起是食用鱼的池子,也20池。我家隔壁刚好是食用鱼的池子。

每到月尾早晨,一群人便会来到西面的鱼池,张开大网,捞起无数松浦镜鲤。镜鲤们还未从睡梦中醒来就被带离水面,它们惊恐地嚎叫着,奋力甩动扁平宽...

又要长弧一段时间啦!

小伙伴们请从我的坑里出来透透气。

江湖再见。有缘再会。

特权

*四期智障日常
*多cp
*ooc


一月的广州,风不大,难得地飘了些小雪,入骨的湿寒让远道而来的北方客瑟瑟发抖。
今年的全明星赛告一段落,南派的以蓝雨为代表主张去搓一顿,而北派的以王杰希领头,早早收拾好东西,拎着保温杯就要走人。
黄少天看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王杰希,大肆嘲笑:“王大眼,怎么样我们南方人的冬天比你们北方的厉害多了吧!你怕冷我懂,身子虚嘛,特别像你这样的老年人,回去洗洗脚早点睡,小心生病了状态不好就输给我们蓝雨了!”
王杰希眼皮懒得抬一抬,正想带队离开,却看见身后小草们渴望的目光,便说:“你们想去就去,只是记得早点回来。”
微草的小辈们一听,甚是激动,争先欢送...

5·20……没文,画个儿童简笔画来凑数|・ω・`)

雨天(上)

*CP出场顺序是:王柔→张楚→叶橙→肖戴

*时间线不同

*7K字注意

*原著向

 

 

 

 

 

07:00

 

 

唐柔醒来时身边已经空了,窗帘被拉开一小段,她眯了眯眼睛,看向阴沉的天空,细微的雨声还在敲打着玻璃。

昨夜似乎下了场大雨,风吹得很大,乍暖还寒的时节,唐柔被冷得尽量往床上唯一的被子里缩,迷迷糊糊间她感觉王杰希起身去关紧了窗户,还抱了一床棉被回来,细致地裹住她,让后半夜变得暖呼呼。

她搂住棉被,忍不住把脸埋进去傻乎乎地偷笑。

糟糕,全都是他的味道。她想。

 

 ...

突然想到这个,写一下,下周打算填一下侠客行,希望可以顺利填完吧。

一日,张宗行与徒张新杰赴燕山,过饶州,途遇大雨,寻至一古寺避之。
寺中只有一树,一佛,一僧,一蒲团而已,僧不吃不喝,终日不动,犹如磐石,不为外界所动。
宗行谓新杰:“汝不如僧也。”
新杰道:“是,弟子愚昧,红尘所困,心中不净。”
宗行奇之,心道:“子已有心上人矣。”因问之:“是哪家姑娘?”
新杰笑道:“烟雨,楚云秀。”
宗行微怔而笑道:“如此,甚好。”
宗行戏道:“明日改道苏州,师父与汝便登门求亲。”
新杰摇首道:“不好,弟子尚未向姑娘表白心意,若唐突佳人,实是弟子的不是了。”
“若她不肯,又何如?”
“无他,惟愿她一生安好。”

1 2 3 4 5 6

© 九万里云雾 | Powered by LOFTER